<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十一章
    陆星月那天在咖啡馆跟江越谈好了之后,回去在网上查了一下关于她的情况,毕竟以后江越就算是自己的老板了,她不表明身份,自己心里得有个底。

    她开始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可没想如今网络太强大,她搜了一些关键词后,有些信息就一目了然了。

    如果没弄错的话,江越就是江氏集团的千金。商界的事情陆星月知道的不太多,可这个江氏集团却一直有耳闻,因为它涉足的范围太广,基本渗透了人们的生活圈子,有关文化娱乐,休闲餐饮,地产旅游,产业遍布全国各地,闻名遐迩。

    说起来陆星月当时找工作,还曾经去江氏集团旗下的虹光百货应聘过销售,可是因为岗位福利好竞争的人太多,加之她虽然有经验却在学历上逊色了很多,复试一回后,就不了了之了。

    陆星月当时心里还失落了许久,当时的她也没想到,几年后的今天竟然能直接跟江家的人处在同一屋檐之下,就是因为她有私心的帮了江漾一把……

    只能说,世界真的太奇妙了。

    陆星月睡得晚,又在梦里忙碌了一晚上,早上挣扎着爬起来后,走路步子都在打飘。

    她昏头昏脑的洗漱好,这才有时间打量自己所呆的房间,这里大概是给保姆帮佣住的,却比她自己的房间要宽敞许多,干净整洁,还有独立的卫生间。说实在的,这个工作挺值得,只要……只要楼上那位小少爷别再大半夜的看动画片就更好了。

    她昨天太累了,换下的衣服没有洗,把床整理好之后正愁着穿什么。江越虽然说会给她衣服,可大早上的厚着脸皮去找人要,她有点踟蹰。

    听外面的动静,江漾应该还没起床,不如等会儿看情况再说。

    陆星月刚把自己的衣服给洗好,江家的一个帮佣来敲门,送了两套叠得极为整齐的衣服来。

    她脸蛋有些圆乎乎的,口音软糯,态度也很和气,“陆小姐这是江总让我拿给你的衣服,你比她高些,不过应该也是能穿得的。”

    陆星月忙接过,向她道谢,她口中的江总应该就是江越。陆星月开始以为江越跟她差不多大,上次上网查了才知道她二十六岁了,真的完全看不出来。

    “对了,江总人呢?”

    “她一早就出去了,一般晚上十点以后才回家。”

    陆星月了然的点点头,从接触江漾开始,他身边就只出现了江越一个亲人,看来江家的父母都很忙。

    “少爷还在睡觉,我做了早餐,你肚子饿了可以先出来吃。”

    陆星月笑着道:“好,谢谢你。”

    大概是几次见面陆星月都穿的t恤长裤,江越便是照着这个风格给的,只是衣服的质感和款式都比陆星月自己的衣服要好了许多。

    陆星月随便挑了一套换上了便溜达出去吃早饭。

    那祖宗醒了指不定会想着怎么折腾,还是赶紧吃饱待会儿才有力气应付。

    陆星月去厨房里拿吃的,发现在里面忙乎的不是刚才给她送衣服的那个圆脸女孩,而是另外一个身形瘦些的,侧对着门口,身上围着围裙,正把鸡蛋下锅煮。听到了动静转头看了陆星月一眼,又视若无睹的转回去继续开火。

    就这么一眼,陆星月发现她长得清秀的,只是沉着一张脸,眉眼之间给人的感觉不太友好。

    陆星月也不知道她本来就是这样,还是针对自己。

    扫视了一圈,能吃的东西很多很丰富,但是陆星月不知道哪些自己不该去碰,就好声好气的询问她,她像是没听到,自己倒了杯水在那喝,然后拿着手机看时间。

    “请问……”

    她把水杯往灶台上重重一放,不耐烦的冲着她道:“就不能等我鸡蛋煮好了再出声?少爷要吃溏心蛋,我看着时间呢,你在这打岔我煮坏了怎么办?”

    对方莫名其妙的一通敌意,陆星月却不甚在乎。她洗了洗手,自己拿碗盛了一碗小米粥,然后还准备拿一个包子,她正拿着筷子往盘里面夹,女孩在旁冷嘲热讽:“还真不客气,自己动起手来了,真把自己当成江家女主人了?”

    陆星月只觉得好笑,一边往外走一边想如果我真把自己当成江家女主人的话,还需要自己动手拿早餐在这你听你的叫唤?

    不过都是年轻人,听这女孩的语气,陆星月此时隐约也明白一些,大概她对江漾抱着不可说的心思,而自己突然出现在江漾身边,以后还要常常跟随着,这人心里定然不爽快了。

    陆星月可不管她爽不爽快,自己爽快就行了,她吃饱喝足,坐了会儿拿着碗准备去洗,却碰到了那个圆脸女孩过来,非要把她的碗接过去,陆星月有点不好意思。

    她边洗边笑着说:“没事,这些本来就是我们该做的活儿。”

    江漾还没醒,陆星月左右无事,就站在旁边跟她聊了会儿天。这才知道她叫沈小茹,刚才那个女孩是周叔的外甥女,叫米雅,名校毕业,才刚来江家不到三个月。

    陆星月听了眉尖抽动一下,弯了弯嘴角。怪不得态度那么强硬,原来是周叔的亲戚。而且名校毕业的,竟然会来江家做帮佣,看来的确是有些小心思。

    陆星月回房拿着手机正在看新闻,突然就听见江漾在满屋子焦急的喊星月,星月。

    陆星月被他这大张旗鼓的架势震住了,忙打开房门跑出去,“哈喽,嗨,我在这里,在这里。”

    原本已经跑到一楼楼梯那儿的江漾一转头看到了她,停下喊她的名字,眼睛亮晶晶的盯着陆星月,头顶还翘着一小撮呆毛,陆星月也盯着他,中间隔了一段距离,谁也没动,两人仿佛鹊桥相会。

    江漾被她看得突然就捂了捂脸,蹬蹬蹬又往楼上跑,跑到一半回头嘱咐陆星月:“你不要离开哦,我马上就下来。”

    “好好好,我不会离开。”

    周叔才刚跟着下楼,见他上楼,又连忙跟回去。

    陆星月在沙发边坐着等,不经意的一转视线,发现厨房那边的米雅在不时的探着脑袋在盯着这边的动静,江漾换好衣服一下来,挨挨蹭蹭的还没凑到陆星月身边去,就被米雅笑盈盈的拉到餐桌边,“少爷快吃早餐,我特地给你煮的溏心蛋。我来给你剥蛋壳?”

    陆星月没跟过来,江漾屁股长钉子似的坐不住,不时的回头,眼巴巴的喊:“星月,星月,你过来呀。”

    陆星月觉得自己应该有点职业操守,于是起身坐过去。米雅把剥好的鸡蛋给江漾,江漾接过去之后立马就递给陆星月,“你吃,你吃。”

    陆星月余光瞥见米雅脸都僵了,她稍稍躲开些,将鸡蛋推回去,“我已经吃过早饭了,你吃吧。”

    上午他们没有出去,有老师来教江漾读书认字,陆星月就在书房里陪着,拿着江漾的英文教程翻看。她当时没上完高中,在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遗憾,如今拿着书本胸口难免有几分艰涩。

    江漾开始还有些心不在焉,眼神不时的飘开去看她,等陆星月瞪了两眼之后才老实了。

    老师教了两个小时就离开了,江漾自己在田字格上抄写今天学习的字,每个字抄二十遍,陆星月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他的字虽然都是一笔一划写得极认真,但还是歪歪扭扭的,忍不住笑:“哎哟哟,瞧瞧你这狗爬的字。”

    江漾眼睫颤了颤,笔下的那个字都没写完,就把身子猛地一扑,整个上半身趴在自己的作业本上,挡着不让陆星月看,眼眶瞬间红了。

    陆星月楞了一下,她只是不含恶意的调侃一下,没想到他听懂了,还生气了。

    “江漾?”

    江漾湿润着眼睛,也不看她,语气非常委屈的道:“这不是狗爬的,这是江漾写的,我不是狗。”

    陆星月哭笑不得,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对不起,对不起。”

    这个家伙,该听懂的时候听不懂,不该听懂的时候却又听个半懂。

    江漾紧紧攥着手里的铅笔,湿漉漉黑眸这才望向她,哽了哽,才问道:“我连字都写不好,你觉得我很笨是不是?”

    陆星月摇头,哄道:“没有真的没有,你很棒的,继续写吧,我在旁看着。”

    江漾吸了吸鼻子,直起身来继续写,他固执的小小声道:“我会写好的,一定会的。”

    吃过午餐,阴沉了一上午的天突然下雨了,江漾看到下雨很兴奋,旋风似的奔到落地窗前,双手扒着玻璃,将自己的脸用力的贴上去,脸都贴的变形了,望向外面一片迷蒙的雨雾,“哇哦哇哦。”

    陆星月也站到他身边,见他似乎有点蠢蠢欲动,正好奇他想干什么,就见江漾转过身来,喊道:“周叔叔,周叔叔,我要雨衣雨靴!”

    陆星月问他:“你想出去玩啊?”

    江漾用力的点头,牵起她的手兴奋的道:“嗯!我想出去跳泥坑!星月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陆星月原本微微扬起的嘴角弧度凝固在那。

    陆星月万万没想到换工作后的第一天下午,竟然是在跳泥坑中渡过……虽然地上很平整很干净,其实只能算得上是水涡。

    江漾开开心心的指挥。

    “星月你跳来跳去!”

    “周叔叔你跳来跳去!”

    “嗯,到我啦!”

    哗哗哗,水花四溅。

    虽然别墅区这边路过的人少,但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三个大人竟然穿着雨衣雨靴幼童一般在路边跳水坑玩,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陆星月真的尴尬到想升天。不过看江漾玩儿的那么高兴,她跟周叔还是极力的配合,周叔显然更有经验,还会跟江漾幼稚的搭腔,且毫无违和感,陆星月却只想捂脸。

    陆星月本来还好奇江漾是怎么想到要跳泥坑的,周叔边跳边气喘吁吁的跟她解释,原来江漾是在效仿小猪佩奇里面的情节。

    陆星月:“……”

    江漾玩够了,三人回到家,周叔去给膝盖贴膏药了,江漾上楼换衣服,陆星月回到房间,也顾不上打湿的头发,往床边一坐,满脸严肃的打开手机就开始在网上提问——孩子沉迷动画片怎么办?在线等,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