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十章
    江漾听了她这话,神情发亮。不过很快他鼻子抽动一下,像是有些费解,陆星月知道他是闻到了自己身上的酒气了,忙转移他的注意力,“起来吧,别趴在地上了。”

    江漾乖乖的站起来,本来还想伸手去扶陆星月,却发现她站起来更快更利落,手忙缩回去在衣服上难为情的蹭了蹭,脸颊红红。

    陆星月怕自己身上的酒气熏着他,之后有意无意的跟他隔了些距离,江漾围着她团团转,想靠近一点的时候,陆星月就不着痕迹躲开一点。

    江漾有点摸不着头脑,一脸灰心,陆星月趁着江越转头跟家里的帮佣说话,悄悄的对江漾说:“我身上难闻,别靠我太近。”

    江越虽然刚才没说什么,但是陆星月主要是怕江漾毫无城府的说出来,又重复提醒强调了一边她晚上喝酒了这件事,会给江越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江漾漆黑的眼珠子转了转,纳闷道:“不难闻呀,嗯,你是喝酒了吗?”

    江越刚好转过头来看向这边,陆星月抿唇沉默。

    江越抬手看了看表,走近对江漾道:“你的牛奶还没喝呢,很晚了,你该睡觉了。”

    江漾摸着自己的肚子,视线终于从陆星月身上挪开,眨巴眨巴眼睛对江越道:“我不喝牛奶了,我想要喝酒。”说着又还认真的加了一句:“我要跟星月喝一样的酒。”

    陆星月:“……”会被骂教坏小孩吗?

    出乎意料的是,江越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嘱咐帮佣去端了一小杯甜酒上来给江漾。

    江漾还傻乎乎的跟陆星月求证,“你喝的是这样的吗,星月?”

    “是是是。”

    江漾眼眸弯弯,翘起嘴角一笑,仿佛这是一件很值得开心的事情。

    他还想跟陆星月一起分享,陆星月暗暗冲着他摇头,他大概是读懂了信号,有点扫兴的自己一个人喝了。

    想要跟陆星月喝同款酒的江漾就这样被一杯跟果汁无异的饮料给糊弄了,他都不知道此酒非彼酒。

    江越催江漾去睡觉了,陆星月听江越说,江漾平日晚上一般九点就睡了,早上六点半钟之前必醒。只是他这段时间不高兴,一到晚上就拖拖拉拉的不肯乖乖爬上床,而是东游西逛的消耗时间,到困得睁不开眼了才肯回房。

    陆星月不由感到惊诧,据她所知,现在好多小学生都是写作业或者玩到十点以后才睡,很少见到有如此健康的作息了。怪不得江漾皮肤好气色好,脸上什么东西都不长,也没有黑眼圈。

    陆星月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快零点了,这个时间对他来说确实很迟了。

    跟江越一起陪着江漾到了他的房间,陆星月在房门口止住了步子,迟疑了片刻,对江越道:“江漾既然要休息了,那我今天就先回家吧,明天再早些过来。”

    她此话一出,江漾立马抓住她的手腕,急道:“你要走吗?”

    陆星月不动声色把手给慢慢抽回来,江越挑了挑眉,失笑道:“我之前可能没跟你讲清楚,你以后要住在这里,房间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就在一楼,好方便江漾随时能找你。”

    陆星月内心震惊了一下,这才明白原来她这个工作是二十四小时制的。不过面上的表情没怎么变,顿了顿,才接话:“原来是这样啊,可是我今天来的匆忙,也没带换洗的衣服……”

    “这个简单,家里有一些我还没穿过的衣服,你自己去挑两套喜欢的。”江越微微一笑,“怎么样,还有别的问题吗?”

    陆星月摆手,“没有了,我留下,我不走。”

    江漾竖起耳朵在旁听了半晌,听到这里终于喜笑颜开,不由拽着陆星月就往房间里走,先兴致勃勃的带她参观了一圈,又迫不及待的把喜欢的一些小玩意翻出来给陆星月看,然后还想跟她一起玩遥控赛车,整个人特别亢奋。

    陆星月正拿着遥控手柄眼睛发直,哭笑不得的江越出来阻止了他,将他赶到床上去了。

    江漾躺到了床上犹在兴奋,脸颊粉扑扑的,黑亮的眼瞳闪动着漂亮的光泽,笑容纯净无邪,宛若不经世事的小孩子。

    他突然抬手捂了捂自己的心口,眼睛圆睁。江越问他怎么了,他道:“我的心,扑通扑通,跳好快。”

    “你这是太高兴了的原因,没事没事。“江越坐在床边,笑容温柔的拨弄了一下他额前的黑发,“快睡吧,明早起来玩。”

    江漾道:“可是我闭上眼睛睡了就看不到星月了。”

    “你放心吧,她不会跑的,明天还在。”

    陆星月附和,“是啊,江少爷,你快睡吧,明天我们一起玩。”

    江漾看向陆星月,黑眸里露出疑惑:“你为什么不叫我名字啊,星月。”

    江越回头眼神示意陆星月,陆星月从善如流的叫了声:“江漾?”

    江漾抿唇羞敛一笑,一手揉着自己睡衣的衣角,有些不好意思的将视线躲开,耳根泛红。

    终于在江越小声的催促下,他闭上眼睛,呼吸渐缓。

    一分钟后,江越起身,准备关了落地灯以后就出去,可是原本安安静静躺着的江漾这时候却又倏地睁开眼睛,眼睛瞪得贼圆,精神满满的呼出一口气,“哇,睡不着。”

    江越正要关灯的手收回来,无奈了。

    江漾直直的望着天花板,片刻后,“我……我想看电视。”

    管家周叔原本还想把投影仪搬过来,江越没让,低声道:“这时候了,随便拿个平板过来,看一会儿就该睡了。”

    周叔拿来平板笑吟吟的问已经坐起来的江漾,声音非常慈爱,哄小孩子似的,“少爷想看什么?小猪佩奇,熊出没,还是海绵宝宝?不如就看小猪佩奇吧,这个挺好玩的。”

    陆星月抬手抵了抵唇,强忍住笑意,生怕被旁边的江越发现了端倪,脸绷得紧紧的。

    “我不想看这些。”江漾摇头,把目光转向床边站着的陆星月。

    陆星月心道,是啊,江漾虽然傻但是好歹也是成年了,哪里真的会喜欢这些幼稚的动画片,或许应该看一些情节简单好理解的电视跟电影。

    江漾把平板拿过来塞到陆星月手里,“星月,你给我找好不好?”

    “好,当然好。”陆星月调到搜索框,笑容可亲,道:“你想看什么啊?”

    江漾全神贯注的思考了一会儿,很干脆的给出了答案:“猫和老鼠好了,嗯,就看这个!”

    “…………”

    然后这天晚上,陆星月跟周叔陪着江漾看猫和老鼠看到了凌晨两点,这位祖宗少爷才终于抵不住困意脑袋开始小鸡啄米,啄了两下就歪倒在床上睡着了。

    陆星月心底长长松气,把同样瞌睡连连的周叔推醒了,两人轻手轻脚的收拾好,关灯下楼。

    陆星月已然精疲力竭,匆匆的洗了个澡,穿上江越让人搁在她房间的睡裙,宛如一条失去力气的咸鱼,把自己往床上一砸就睡着了。

    但是睡的不好,她做了一个梦,梦里面她变成了一只猫,撒丫子追了一晚上的老鼠都没追上,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