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九章
    陆星月跟江越说好了,还要给她一段时间交接工作。

    现在正是销售的旺季,她冒冒然说离开就离开是绝对不行的,还是得跟老板提前打招呼,然后等招来新员工她才能走。

    陆星月回到柜台里就给老板打了个电话,老板听她竟然要辞职,难免有几分嘀咕,不过最后也没有为难她,说会尽快找人来顶替,陆星月表示了歉意,然后挂了电话继续上班。虽然要离职了,但目前手头工作还是要做好。

    陆星月趁着空闲的时候,给陆星曜发信息,结果一条消息还没发出去,却被周加成的微信信息给轰炸了。

    手机嗡嗡嗡热闹的响个不停。

    陆星月嘶了一声,把手机拿远了些,手指滑动屏幕,眯着眼睛大概扫了几眼眼,一开始他还压抑着怒火找她要电话号码,后面就是各种暴躁了,什么死女人,艹艹艹,你给我等着瞧之类的话。

    隔着屏幕陆星月都能感觉到那喷薄的火气,这位少爷大概是没这么被无视过,自尊心受到了挑衅,所以格外的生气。

    陆星月平日里能常常接触到跟周加成年龄相近的男孩就是陆星曜了,不过她这个弟弟在她面前就算是憋到头顶冒青烟,也会老老实实的把坏脾气给收起来,陆星月这还是第一次直面周加成这种傲然蛮横,完全不懂得收敛的叛逆期少年。

    她皱着眉把手机反盖在桌面上搁置了片刻,深吸一口气之后还是重新拿起来。

    虽然江越许诺她换工作给她还债,但是事情还没有成定局之前,一切都有变数,最好不要得罪周加成。

    陆星月给正要给他回消息,周加成却又发来一句语音,她点开听了,周加成语气低沉仿佛还带着点嘲笑:“陆星月,你可别后悔。”

    陆星月一头雾水,什么意思?后悔什么?难道要取消她点赞抵债的福利吗?

    陆星月发了个问号过去,等了等没有回复,她咬了咬下唇,继续发。

    星月:周同学,你不上课啊?

    星月:我上班忙,没时间回信息。

    星月:我要努力赚钱还债,很累……

    陆星月努力卖惨博取一丝丝的同情,让他别计较了,可是这回换成她等不到回复了。

    连着几天陆星月都没有刷到周加成的朋友圈更新,看来是真的动怒了。陆星月心中默默祈祷,只要别催债,一切都好说。

    过后并没有收到催债信息,她便暂时的把这事给抛之脑后了。

    四天后,老板安排的人来了,陆星月又陪着她多呆了一天,盘点库存交接,晚上下班后她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请平常相熟的几个同事一起出去吃了顿饭。陆星月还少有的喝了点啤酒,她酒量并不好,喝了两杯就有些微醺了,面颊红扑扑的,几个同事觉得她有趣就忍不住逗她,她就坐在那兀自傻笑。

    陆星月长相其实是偏甜美挂的,只是她平常不太爱笑,显得有些冷淡,此时她半醉半清醒,眼神朦胧,倒是比平常的样子要增添了几分可爱的颜色,扫去了几分疏离。

    其中一个同事笑着问,“星月,这么果断的辞职,是不是找到靠山啦?你上次那个小男朋友,看着挺有钱的。”

    陆星月摆摆手,那同事又接着道:“都要走了还骗我们呢,前些日子我还看到他跑来偷偷看你,神神秘秘的戴着帽子和口罩藏在电梯口探头探脑的,你那阵儿忙没发现罢了。”

    陆星月打着酒嗝,迟钝的反应了一会儿,眼睛微微睁大了些,“你……看错了吧?”

    同事吃了口菜,又是一笑,信心满满,“要是认错了帅哥,我天打雷劈。”

    陆星月愣了一下,默默地喝了口水。怪不得江越要来亲自找她呢,原来江漾没玩伴寂寞到这种地步了,这真是够要操心的。

    “星月,你手机好像在响。”

    经同事提醒陆星月才回神,她把手机拿出来接听,脑子里还混混沌沌的,对方问了什么,她下意识里答了句什么,可是等电话挂掉了她才突然清醒了点,望着手机屏幕上那个陌生的号码,内心深处一阵迷茫。

    她刚才有点断片儿了,完全记不起是谁跟她通话,而她又说了什么。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忙问同事,同事一阵发笑,然后告诉她,她说了自己所在的地址。

    地址……

    饭后,陆星月结账跟同事离开,她打算等分开后,再回拨那个号码试试。一出门,却发现一直跟在江漾身边的那个中年男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他和颜悦色的跟陆星月打招呼:“陆小姐,我是来接你过去。”

    陆星月心里暗暗惊一瞬,很快就明白过来,刚才打电话的肯定是他。这么快就要走马上任了?陆星月以为至少得等到明天。早知道她今天就不喝酒了,一身的酒气冲天,被江越看到了影响不好。

    身后,几个同事神色各异的互看了一眼,心里都有些猜测。

    别人这么客气的来接了,陆星月自然是不能拒绝,回头看向她们,她们立马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说了几句告别的话,又说要常联系,便三三两两的都走了。

    走出一段路,刚才饭桌上调侃陆星月的那个同事忍不住回头,正好陆星月跟着那个中年男人上了路边那辆黑色的轿车,车辆行驶而过的时候,她看到了那辆车的车标,不由吸了口气,心里暗暗的惊叹,看来果然是找到了有钱的男朋友了,还不是一般的有钱……不过也好,这样星月以后还债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看什么呢?”

    她笑了笑,“没什么没什么,走吧。”

    陆星月坐在车上,喝了一整瓶水让自己醒醒酒,但是等到江家别墅的时候,她衣服上的那股酒气还在。

    江越在一楼客厅里坐着等她,就算是在家里,她的衣着妆容都无一不精致,体态浑然优雅。

    等陆星月走近,江越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你这是……”

    陆星月就怕她误解什么,忙积极解释了一番,如果因为这个失去了这份工作,实在划不来。好在江越听她说跟同事吃散伙饭才喝了一点酒,也没什么说什么。

    江越从沙发上起身,端了一杯热牛奶,带着她上楼,“是我没跟你提前说清楚。原本我也是准备明天再接你过来的,但我想让江漾能提早一点开心,他这孩子,天天闷在家里怎么行,身体都要闷坏了,话也越来越少。”言语中不乏对弟弟的关爱担忧,无奈和惆怅。

    陆星月跟在她身后鼓了鼓因为酒意发烫的面颊,努力的用手扇走自己身上的酒气。

    江越走到了二楼一间房门口才停下,她推开半掩的房门,放轻了步子端着牛奶进去,语气非常柔和:“江漾?在干什么呢?”

    陆星月探头瞄了瞄,发现是一间很宽阔的书房,书架占了两面墙,上面整整齐齐摆满了书籍,而书房中央有一张样式古朴的书桌,台灯亮着,江漾手里握着笔,正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在纸上写写画画。

    江越进来后,他也没抬头,闷闷的回了一句:“我在写今天认的字。”

    江越把牛奶递到他面前,江漾嘟嘴避开,“不喝。”

    江越笑道:“怎么不喝了,不是想要长高吗?”

    “我已经很高了,不是小朋友了。”江漾说着神情有些难过起来,他稍稍直起身体,不停的用手去压田字格本那微微卷起的一角,一直固执重复这个动作,湿润的眼睫颤动,嘴里低落的道:“喝了又不能变聪明,也没有人愿意跟我一起玩儿。”

    江越的神情一下有些凝住,眸中闪过一丝晦暗,她立马又笑起来,将奶牛杯搁置在书桌上,“谁说没人跟你一起玩,你看看谁来了?”

    江越微微侧身。

    江漾顺着江越的意思抬起头来,看到了刚才一直被江越挡着的陆星月,他身子猛地一凛,黑白分明的眼睛瞬间瞪得圆溜溜的,然后……然后他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慌慌张张的一矮身躲到了书桌底下,椅子都不小心被掀翻了。

    江越奇怪的跟陆星月对视一眼,“江漾,你怎么了?”

    江越转到书桌后,发现江漾钻在桌底,用手捂着脸,身体恨不得缩成一团了。她十分好笑又觉得奇怪,又喊了声江漾,不过江漾没有理睬她。

    陆星月也走过去,不明白他为什么是这个反应。

    她单膝撑在地面上,稍稍凑近了些:“江……江少爷?”

    江漾一听她的声音,立马磕磕巴巴的道:“我我我我我,我没有去偷看你,我没有,真的没有,你不要生我的气。”

    “啊?”陆星月歪了歪头,顿时知道了原因,她忍着笑,这不打自招的傻瓜,原来是在紧张这个。她道:“我没有生气啊,我来找你了。”

    江漾一听,捂着脸的手指缓缓张开点缝隙,眼睛透过缝隙观察她的脸色,有点不敢相信小声问:“你……来找我?”

    陆星月笑得一脸柔和似水,用哄小孩子的语气道:“是啊,我来找你一起玩。”

    江漾呼吸一颤,手彻底松开了,他忙不迭爬出来一些,保持着这个姿势微微凑近,乌黑漂亮的眼瞳满含欣喜的看着眼前的陆星月。

    “真、真的吗?星月,你不嫌弃我傻,你愿意和我一起玩?你你你,你不是骗我的吗?”

    陆星月感觉到江越在注视自己,雇主眼皮子底下,怎么都要表现好一点,她对江漾露出一抹极其诚恳且灿烂的笑容,语气很坚定的道:“当然愿意跟你一起玩,我怎么会骗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