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七章
    陆星月发挥出了自己最快的手速,将周加成的两百多条朋友圈全部点赞,以一己之减轻了两万多元的债务。

    她发现周加成发朋友圈的频率很高,基本上一到两天就有一条,不过有些出乎陆星月意料的是,他竟然没几张自拍,多半是出去玩跟朋友一起拍的照片,还有一些都是拍的路边的花花草草,五彩斑斓,什么品种的都有,甚至还有小动物之类的,比如搬粮食的小蚂蚁,翻着肚皮的西瓜虫,被蜘蛛网黏住的蜻蜓等等,总之跟他本人的风格极其不搭调。

    陆星月点赞的时候就发现手机一直在震动,完成后她退回聊天页面,发现周加成又给她发了好几条消息。

    周大少爷:???

    周大少爷:好啊,你果然在线。

    周大少爷:[微笑]

    周大少爷:赞完了回我消息。

    陆星月正好有话问他,刚要回,店铺内突然涌进来好几批顾客,陆星月赶紧把手机塞回兜里,面带微笑迎上去,等人挑选试衣都买好走了,她才重新回到柜台后面抽空看了眼手机,发现离刚才看到消息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小时。

    周加成果然不高兴了。

    周大少爷:……无视我?

    周大少爷:你完了。

    陆星月还指望跟他谈一谈呢,忙给他回消息:不好意思,上班呢,很忙。

    半分钟后他回:……上什么班?

    星月:卖衣服。

    周加成许久没回,也不知道大少爷是不是在默默的鄙视她的职业。

    陆星月思忖着,又等了一会儿,拿起手机问出自己想问的:以后点赞算吗?

    陆星月知道周加成根本就不在乎钱,他喜欢玩这种小游戏,就算其中有戏耍的成分在,她也乐意奉陪,动动手指而已,点一下,就能抵一百,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手指竟然如此金贵,多划算的事儿。

    这比她重新去找个兼职要轻松了许多。

    周加成第二天上午才回消息,言简意赅的两句话。

    周大少爷:算。

    周少少爷:十分钟内。

    陆星月明白了,他的意思是朋友圈发过以后十分钟以内点赞的就算。

    陆星月一板一眼回了一句知道了,就把手机放回去。

    只是眼睛定定的朝着外面人来人往的走廊看了一会儿,又心痒难耐的把手机拿起来刷新朋友圈,生怕自己错过了那黄金十分钟。

    陆星月平常除了看新闻发微信,不常玩手机,但是接下来的好几天,她基本上都是手机不离身,时不时就拿出来刷新,睡觉前也会下意识里看看。而且为了方便找周加成的朋友圈,她还特意把其他人的朋友圈全部都屏蔽了。

    只是,这个周加成以往倒是发的勤快,这下却连着五天都没有更新。

    陆星月怀疑,周加成肯定是故意的。

    旁边店铺的同事路过好几次,朝着她这里面望,发现她把手机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一脸严肃凝重,就走进来,忍不住调笑问她:“等男朋友回消息呢?对了,他你怎么几天都没有来了?”

    解释了无数回,她们还是不信,陆星月笑了笑,望着她道:“说了你又不信,我跟他只是认识而已,况且……”为了避免日后无休止的追问,陆星月脸不红心不跳的扯了个谎:“他有女朋友了。”

    这几天她一心记挂点赞的事情,都把江漾望得无影无踪了,他那天说不再来,果然就很讲信用,没再来了。

    女同事听了一脸遗憾,说了句:“啊……挺好的一大帅哥,那真是怪可惜的 。”

    陆星月闻言心不在焉的笑笑,同事离开,陆星月一低头刚好发现周加成发消息来了。

    周大少爷:你这几天,是不是一直都对我日思夜想啊?

    星月:……

    周大少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星月:你拍的那些小动物挺有意思的,怎么不拍了?

    意思就是,同学,你该发朋友圈了,我的手指头已经饥渴难耐了。

    周加成没回了,陆星月盯着对话框看了一分钟,灵光一闪,赶忙去看朋友圈,周加成就在刚才发了一张自拍,戴着黑色的棒球帽,微微抬着下巴,少年的容貌英俊张扬,看着镜头的眼神不可一世。

    陆星月赶忙点赞。

    赞完才发现他还写了文字,内容是:第一个赞的人,请本少爷吃饭一个月。

    什么鬼!陆星月手一抖,忙把赞给取消了。

    周大少爷:[点赞截图]你赞了哦。

    周大少爷:恭喜你,获得了这份殊荣。

    陆星月一看那张截图,确实是她第一个,而且是唯一一个。陆星月不相信他朋友圈那么多人,竟让她排到第一。现在的年轻人,手速都贼快的。

    星月:怎么可能只有我一个?你p图了。

    陆星月反正是打死不承认。

    周大少爷:傻瓜……

    周大少爷:因为,这条是仅对你可见啊。

    周大少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陆星月手指僵住,简直无话可说。果然还是作业太少了吗??

    周大少爷:喂,什么时候出来,一起吃个饭。

    陆星月面无表情把仍在震动的手机给到抽屉里,这一天剩下的时间都没有再刷手机。

    晚上下班后,陆星月继续找夜间的兼职,试了好几家,跟她下班的时间都有些冲突,最后她在一家酒吧门前停下了。

    她一身简单的白t牛仔,背着包,手里紧紧攥着一张名片,纤长有致的身形静立在那,纯黑的眼瞳里映着五彩炫目的灯光。

    踟蹰了片刻,正要往里面走,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陆星月一看是陆星曜,她边接边往稍微僻静点的地方走。

    “姐,你在哪?”陆星曜似乎还是察觉了周围车辆经过的嘈杂声,顿了顿,问她:“还在外面?”

    陆星月不答反问:“你怎么还没睡?”

    陆星曜固执的追问:“你这时候在哪?”

    陆星月无奈道:“同事过生,出来聚了一下,这就回去。”

    陆星曜沉默了片刻,才道:“嗯,你到家就用座机给我打个电话,我睡不着,等着你。”

    挂掉电话后,陆星月盯着手机看了看,回头望向酒吧的方向。

    这家酒吧算是比较正规,介绍的人是半年前认识的,知道她缺钱,让她来陪酒卖酒,可以拿小费拿提成,而且老板有点来头,不会让员工被迫做其它不愿意的事情。陆星月当时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转头就将名片扔到角落里了。

    而且她清楚,话是说的好听,要是真进去了,多少身不由己,她宁愿辛苦也不愿意做这个,但是昨天她又鬼使神差的把这张名片给翻出来了。

    伫立了许久,陆星月还是将名片给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仰头望着夜空,长长舒了口气,眼睛干涩的发疼,然后果断转身朝地铁站的方向走去。

    陆星月彻底放弃了这条路,或许,就算陆星曜当时没给她打那通电话,她自己也会清醒,不会踏出那条线。

    总之,办法肯定会有的。

    周加成看起来还挺好说话,以后他要是再心血来潮,玩什么游戏,她积极配合,或许也能慢慢的抵消一点。

    又或者,说不定哪天天上掉下个馅饼呢,又或者,突然会有什么转机出现呢……

    陆星月如是做着梦,安抚着自己微微焦乱的内心。

    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她这个梦竟然不算是妄想,因为,转机很快来了。

    她第二天上班上到了快中午,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接通后,她无比惊讶。电话那头的人,是江漾的姐姐,江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