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五章
    那天晚上,秦晴跟陆星曜被她带回家了,不过她知道,包括她自己,三个人都没怎么睡。

    一百万,这笔巨大的数目,足够堵的他们心慌。

    秦晴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脸色发白,整个人都是神情恍惚的,他们还要上课,陆星月让他们去学校了。

    陆星月跟陆星曜说让他先专心上课,其它的事情暂时别管。

    陆星曜在门口闷不吭声的穿鞋子,出门时才低低的嗯了一声,陆星月却了解他的性子,生怕他会干出什么事来,眼皮直跳。

    终究是不放心,等陆星曜走了以后,陆星月给他微信发信息告诉他自己手里有十万块钱可以暂时应急,然后又给他的班主任打了个电话,说陆星曜最近因为家里的事情绪不好,如果他有什么异常,就及时联系她。班主任一向对成绩优异的陆星曜很看重,连声答应了,说一定会多加注意。

    这天早上,商城才开门,逛街的人并不算多,陆星月没什么精神的在柜台里发呆。

    离那日已经过去了五天了,她还是有点没缓过来。每天不管是上班下班都在想着如何才能赚更多的钱。可依她的状况,限制太多,再怎么努力工作,也不可能在半年之内还清一百万。

    陆星月点开手机网银,她之前已经将得来的那十万转到了自己卡上,有了这十万,还差九十万。

    她咬下唇思忖片刻,并没有全部的钱转出去,而是先转了三万到周加成的卡上。

    还要留点余地,要保证隔断时间还有钱还,给他一种自己在非常努力还钱的感觉,并没有要抵赖,让他到时候能把时间继续往后宽限一下。

    陆星月操作完了后,刚把手机搁置在桌子上,一抬头就猝不及防撞上一双双黑灿灿清澈的眸子,正凑近望着自己。

    刚才太入神了,都没注意动静,她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吓一跳,半晌才无语道:“……你怎么又来了?”

    江漾羞敛的道:“我来找你玩呀。”

    “……”

    这一大早的,陆星月只觉得心里烦。这位少爷不知道怎么回事,从那天过后,就喜欢跑来店铺里找她,她忙得要死,又心事重重,就算稍稍有空闲的时候,她也会找点别的事做也不怎么搭理他。

    他却也不走,一呆就是一天,趴在柜台那儿眼巴巴,视线随着她转来转去。

    陆星月负责的店铺空间并不大,仅有一张又小又窄的沙发提供给需要休息的顾客,江漾长得高,长手长脚往那儿一坐,就占了一大半的位置,别人都没法坐了。有时候涌进来人多了,来来去去的,他都被挤得整个人都要贴到了柜台上了,脸都要皱成一团。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在的原因,进来挑选衣服的学生妹子比往常要多上许多倍,还有的看似在选衣服,却不时的偷瞟他,面色红红的跟同伴窃窃私语。有想拍照的,都被随同江漾的那个中年男人客气却不容置疑的阻止了。

    不仅有顾客好奇,时间一久,商城里其她的同事也都发现了她这里的状况,又见江漾容貌实在出色,衣着简单却贵气,纷纷偷空跑来八卦凑热闹。

    大家跟他接触不多,江漾也始终安安静静的,所以没有人发现他跟常人不太一样。

    有人揶揄的问江漾:“大帅哥,你是星月的男朋友吗?”

    陆星月在旁听到了,心想他恐怕连男朋友什么意思都清楚,而且她以为江漾害羞,不会跟人交流,却没想他有问必答,满是认真的点头,“是啊是啊。”

    陆星月:“……”

    是个屁啊,她那些同事竟然相信了,转而开始戏谑调侃她,陆星月说他只是一个朋友,她们反而不肯相信。换做平日,她或许还能跟她们调笑几句,可是她连着好几晚上没睡着,现在真的身心俱疲,没那个多余的精力。

    虽然因为江漾发了一笔横财,还因为他提高了销售,但陆星月还是觉得他在这里实在碍事,想让他走。

    陆星月上了半天的班,感觉身后那道视线一直没离开过。她知道江漾肯定不是喜欢她才这样,毕竟他傻乎乎的,恐怕男女之间的喜欢是什么感觉都不清楚。他就是像个孩子一样,单纯的想要一个玩伴而已,如他自己每次说的,想和她一起玩。

    大概是那天“热心”帮助了他,不知道怎么就入了他的眼。

    可现在问题是她要上班,不是游手好闲,他一直呆在这里怎么行呢。

    陆星月发现江漾始终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终于忍不住了,在中午有空闲时间吃饭的时候,将他拉到柜台稍微隐蔽点的位置,好声好气的跟他说让他走,别再来了。

    陆星月知道这么简单的话他绝对听得懂,可他却露出些许茫然的神情,愣愣的望着她就是不动。

    “我知道你听懂了,别装。”

    “……啊?”

    “……”傻乎乎的,竟然知道装傻!陆星月真是服了。

    那个每天负责照看江漾的中年男人来跟陆星月一脸歉然的道:“陆小姐,给你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

    ……真不好意思,就把你家少爷带回去啊!

    但是很明显,他并不是能拿主意的人,望着江漾表情也很无奈,看起来并不想江漾来这种地方。

    他随后在店铺里挑了十几件衣服买了,衣服实在便宜,十几件加起来也不到三千,但却成功的让陆星月暂时无话可说。

    陆星月下午在架子旁边整理顾客试过之后不要的衣服,江漾不知道从那儿弄来了一瓶新鲜果汁,里面装着紫红色澄亮的液体,他扭开盖子,献宝似的围着陆星月转。

    “星月,星月,喝一点,很甜的。”江漾自从知道了她的名字后,就喜欢星月星月的喊,十分简单的名字却总被他喊出一股甜滋滋的味道。

    一股葡萄冰凉香甜的味道传来,陆星月偏开脸直躲,“不喝,你自己喝吧。”

    “我喝过了,这个给你的。”

    “不用了,我不渴。”

    话还没说完,江漾已经把玻璃瓶又递到她面前了,一直说:“很甜的,你尝一尝。”

    她本来就心烦气躁的,下意识里抬手一推,语气重了些:“不喝,拿开。”

    江漾轻抽一口气,眼睛睁圆。

    他手没拿太稳,陆星月一推,满瓶的果汁几乎是淌泼了一半出来,而且全部洒在了陆星月还没整理好的那几件衣服上。

    雨露均沾,几件白色的短袖瞬间被染上了一抹紫颜色。

    江漾应该也知道自己闯祸了,一手握着剩下的半瓶果汁,僵在那偷偷觑着陆星月变得难看的脸色,紧紧抿着淡红色的唇,大气都不敢喘。

    陆星月闭了闭眼,也没骂他,只是默然的将那几件衣服抱到一边搁着,江漾无措了片刻,才磕磕绊绊的出声:“对、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