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四章
    陆星月人生活了二十三年了,也不是特别没见识的人,可她也是这天晚上才第一次知道,这个世上,原来还有价值一百三十六万的灯。

    她坐在快速行驶的出租车内,眼睛眨也不眨,霓虹闪烁的灯光透过车窗在她苍白脸上不停的晃过。

    晚上的意外之喜到了此时已经全数消散殆尽,她只觉得心口沉抑得喘不过气。

    秦晴方才哭得太厉害,陆星月好不容易才从她断断续续的话里把事情捋出了点头绪。

    今天晚上她跟陆星曜原本是去参加班上同学的生日聚会,结果等到了才发现去的根本不是同学的家,而是同学的朋友家。他们也不明情况,但还是随着大家一起留下来聚餐,结果后来陆星曜因为一些原因大动肝火,跟那朋友打起来了,人打伤了不说,还将人家家里的一盏水晶灯给砸烂了。

    而那盏灯,要一百三十六万人民币。

    陆星月急匆匆赶到的时候,秦晴正两眼红肿的站在陆星曜身边,要给陆星曜划伤的手贴创可贴,陆星曜清俊的眉眼间俱是冷沉,将手给拿开不让她弄。秦晴头一低,开始抹眼泪。

    在陆星曜不远处坐着一帮大男孩,在陆星月气喘吁吁冲进来时,都不约而同的都转过视线,被簇拥坐在最中间的那个应该跟陆星曜差不多大,一身名牌,眉目张扬,头发微微凌乱,脸上有些青紫的痕迹,却不显狼狈,反而神情傲然,目光睥睨。

    他迅速打量了一下陆星月,勾起一边的嘴角。

    “救兵来得挺快啊,不过我真的很为你们担心,来再多的人,赔得起吗?”

    那几个少年似乎都笑了笑,笑声很低但是充满了恶意的的戏谑讥嘲。

    陆星月没理睬他,直接去看陆星曜。

    陆星曜转头也看到了陆星月,神情一瞬间的僵硬,唇动了动,低低喊了声:“……姐。”

    陆星月并没有劈头盖脸的责备他,表情看上去还算平静的将秦晴手里的创可贴接过来,给他伤口贴上,他这下没躲,黑色的眼瞳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有些气恼的狠狠抓了一把头发。

    陆星月又拿纸巾给哭到六神无主的秦晴,温言让她在旁坐着。

    警察问她:“你是陆星曜的监护人?”

    陆星月忙道:“我是我是。”

    陆星月正要向警察了解具体的情况,那边的少年忽尔扬声道:“警察叔叔,人证物证俱全!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啊。”

    听他在那咋呼,陆星月心乱如麻的回眸瞟了他一眼。

    他冲着陆星月微微歪头,一挑眉,语气故作俏皮的搭讪:“姐姐长得不错啊,素颜给八分,有兴趣交给朋友吗?”说完还吹了声口哨。

    陆星曜轰然一下就从椅子上坐起来,脸色阴沉的要滴水,陆星月手疾眼快一把将他给按回去,低吼:“给我坐着!”

    陆星曜双手死死握紧,喉结滚动了好几下,拼命压下了心底翻腾的怒火。

    那少年根本就是故意惹怒陆星曜,想让他多惹点事无法收场,偏偏陆星曜是个冲脾气,又涉及到她,三言两语就能点着。

    陆星月倒是不太在意,甚至有些不痛不痒。她进社会早,什么脏话没听过,这种级别的对她来说根本就不算难听,甚至能当夸奖接下了。

    况且,如果打碎灯的事情属实,待会儿赔偿金额肯定还要进行协商,这么大一笔钱,真要赔,她怎么赔得起?至少短时间内无法赔付,她担心这家伙会起诉……陆星月不想跟他闹太僵。至少得有个周旋商量的余地。

    陆星月一边暗中用力按住陆星曜的肩头,一边弯了弯眸子和颜悦色的对那边道:“谢谢夸奖,不过不好意思,我从来不跟小朋友交朋友。”

    那少年少说十七岁了,被她称呼小朋友,没好气的冲着她翻了个白眼,旁边的那几个朋友起哄低笑。

    陆星月在看了监控还有拍摄的手机录像之后,神情越发的凝重,画面虽然乱哄哄的,但是清晰的展示出了,确实是暴怒之下的陆星曜失手将灯给砸烂了,而且看拍下的照片,那灯残碎的完全看不出原来的形状了,根本没法修。

    陆星月按了按眉心,一口气哽在胸口,堵的她发慌。

    三十几万的债还了六年都没有到头,又来个一百多万。她这是造什么孽。

    陆星月扬起脸,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对警察道:“我可以要求做鉴定吗,这个灯……”

    不能他说值多少就是多少。

    那个男孩一边玩着手里的打火机,一边亲昵的道:“姐姐请放心,我这个灯刚从国外空运回来没多久,购买记录票据证书都还在呢,都在警察叔叔那儿验证过了。你看吧,警察叔叔都点头了,绝对不糊弄你!”

    “……”陆星月彻底脱力。

    陆星曜敛着眸,哑声道:“姐,对不起。”

    陆星月没做声,她此时虽然还不知道陆星曜到底是为什么跟人家打架,可她清楚,陆星曜虽然脾气不怎么好,但绝对不会主动去招惹别人。

    陆星曜沉默了片刻,“……姐你别管我了,我自己来想办法。”

    陆星月又气又怒又好笑,一掌拍在他后脑勺,瞪着他道:“你想什么办法?你给我好好上学别再惹事就是最好的办法!”

    没等陆星曜说话,陆星月又警告道:“再敢说出不上学这种话,小心我弄死你。”

    陆星曜胸口重重起伏,嘴角崩成一道冷硬无比的弧度,红着眼眶看她,眼睛里极力忍耐着什么翻涌的情绪,最终他猛地将头偏开。

    秦晴突然站起来,嗓音微颤的道:“星月姐,不是星曜的错,是周加成……”

    秦晴用手指向刚才一直说话,很不可一世的少年,像是有些难以启齿的哽咽了一下,才含着泪继续艰难的道:“今天的生日宴是他们故意安排的,是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恶意挑衅星曜,说让我跟星曜分手,然后、然后做他女朋友。”

    陆星月讶然的回头看向那个叫周加成的孩子。

    故意的?这个周加成根本不是秦晴他们学校的,由此推断,他肯定是什么时候看上秦晴了,所以才弄了今天晚上这么一出,想趁机做点什么,没想到陆星曜也被秦晴拉着一起去了。

    而周加成估计是嚣张惯了,竟然当着那么多人面就挑衅抢人女友,再加上言语上肯定有激烈的碰撞,陆星曜火气一上头,不干一架就不是他了。

    陆星月只觉得心累。

    周加成摊了摊手,笑得灿烂:“这些重要吗?重要的是,灯是谁打碎的,就要赔钱。”

    “你!”秦晴气得发抖。

    关键是他说的有道理,他的所作所为最多被谴责痛骂,和他们要赔钱不冲突。

    周加成又啧了一声,慢悠悠的道:“其实一百多万对我来说不过是零花钱而已,但是我就想让你看看,你这男朋友为了凑齐这区区的这么点钱焦头烂额,狼狈不堪的样子!小姑娘,还是太年轻,找男朋友不能只看脸的,要像我这样的,有钱又有脸不好么?”

    说完还冲着陆星月挤了挤眼睛。

    陆星月:“……”

    秦晴面色发白,极其难过的看着陆星曜,陆星曜始终低着眸,周身低气压,手指关节发出响动。

    陆星月知道周加成不会善罢甘休,警察见他们实在为难,从中尽力调解了一下,认为此事是周加成先挑起的,他也负一定的责任。

    周加成这回倒是爽快,将赔偿款减掉了二十六万,剩下一百一十万。

    陆星月笑容勉强,虽然减少了赔偿,但对此时的她来说,无法感到太大的区别。这笔数字对她来说,仍旧是庞然大物。

    周加成托腮望住陆星月,眨巴眨巴眼睛,乖乖大男孩是的道:“姐姐,加个微信,我给你再减十万?”

    陆星曜冷冷的道:“谁是你姐姐?”

    周加成双臂张开搭在椅背上,一挑眉,理直气壮的道:“长得好看的姐姐,都是我姐姐。”

    陆星曜咬牙道:“厚颜无耻!”

    陆星曜见陆星月下意识里咬了咬大拇指,似乎是在思索,皱眉喊道:“姐!”可他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把想说的话吞回去,此时此刻最没有资格指手画脚的就是他。

    陆星月这时候没空理睬他,她看住周加成,十分慎重的道:“加个微信减十万?……我有十几个微信账号,要不要一起给你加上?”

    周加成愣了一下,哈哈哈笑得特别大声。他笑完了才捂着笑疼了的肚子道:“姐姐,你可真是会开玩笑,照你这样,我岂不是要倒贴?再说了……”至于再说什么,他停到了这里没再继续,只是凝了陆星月一眼,有些兴味的歪了歪嘴角。

    陆星月干笑了一声,也不再得寸进尺,拿出手机来跟他把微信加上了,通过了好友验证。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加个微信就能少十万的债,不加她就是傻。

    陆星月看到他的微信名叫“周大少爷”,头像是张全黑的图,很有个性。

    “星月……”周加成念着陆星月的微信名,又瞥了眼她,“你叫星月?”

    周加成旁边的围观到现在的朋友突然凑在一起,一边觑着陆星月一边颇有兴味的窃窃私语什么。陆星月只当没看见他们,含糊的点了点头,应了声是。

    周加成将手机拿在手里把玩,盯着她,又低低的缓慢的念了一遍她的全名,“陆星月……”

    陆星月继续好声好气的与他商量,“那个,周同学,剩下的钱,我们可能一时拿不出来。能不能……”

    周加成眸色一闪,抬起脸来,笑盈盈的对她道:“能,怎么不能,我会给你一个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