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三章
    “……”陆星月在这时候看到他了,自然是要先把他稳住,不能让他再乱跑。

    只是如果把他带回柜台里,未免又太招惹人视线了。陆星月于是收回手机,对他道:“你在这里等着,哪里都不要去,我去给你找点吃的来。”

    “好。”江漾眼睛亮晶晶的,目送她转身,跟在她身后迈着走了小小的两步才停下来。

    陆星月平时不太吃零食,但是左右的员工买了常常会分享一些给她,她从抽屉里翻出了一根棒棒糖,一块巧克力,还有一个小面包。

    因为有顾客要试衣服,又耽误了一点时间,在回去找他的路上,陆星月拨通了那个西装男留下的电话,对方很激动,说马上就过来接人。

    陆星月到的时候,发现江漾扒在通道门口那望眼欲穿,好像等得有些焦急了。

    陆星月加快了一些步伐,江漾一见到她终于出现,弯起眸子,俊秀的脸上立马就出现了一抹微微灿烂的笑容。

    “你终于来啦!”

    “只有这些,吃吗?”陆星月还担心他挑剔,他却想都不想就点头,“吃。”

    江漾还想跟陆星月一起分享,陆星月不要,都给他了。

    陆星月心想那些人应该很快就来了,索性就呆在这里多留一会,免得又出什么岔子。

    江漾拿了吃的,兴高采烈重新坐回阶梯上,陆星月以为他饿了会先吃面包,没想到他先看上那根包装花花绿绿的水果棒棒糖。

    陆星月奇怪的问:“你怎么不吃面包?”

    “上面有黑黑的东西。”

    “……那是黑芝麻。”

    “我不吃黑芝麻。”

    “……”

    江漾拿着棒棒糖,用手毫无章法的用手拆了半天,包装塑料纸仍旧牢不可破,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苦恼。

    “……我来吧。”知道他傻,但陆星月没想到他动手能力这么差,看不下去了,半蹲在他身前,朝着他伸手。

    他看着她的手,呆了一下才双手把棒棒糖递给陆星月,耳根微微泛红。

    陆星月接过动作迅速三下两下给拆了,重新放到他的手里。

    “谢谢你。”江漾说完把糖含在嘴里尝了尝,眸子一亮,“哇好甜。”

    他说话间,一股草莓的甜香味扑面而来,陆星月见他吃个糖都这么开心,弯了弯嘴角。

    江漾望着陆星月,小声且认真的道:“你真好。”

    陆月闻言不由歪过头笑了一下。一根棒棒糖就能得到“你真好”评价,说得还那么诚恳,真是十足十的白纸一张。

    大概是知道他不是变态了,陆星月此时看他稍稍比之前顺眼些了,如果不傻的话,凭着这幅好相貌一定也能轻易的迷倒万千。不过纵然傻,照旧也有为他这张俊脸惊叹的,比如之前那个买衣服的女孩。

    陆星月站起身,江漾立马跟着站起来,表情万分失落,“你,你又要走吗?”

    “我不走。”陆星月也不瞒着他,对他道:“你家里人马上就来接你了。我给他们打了电话。我跟你一起等。”

    江漾含着棒棒糖愣了愣,明白过来她说的什么,登时如遭雷击的定在原地。

    陆星月见他震惊又深受打击的样子,有点感觉自己辜负了他的信任,心中生出了那么一丢丢的愧疚,迟疑了一下,抬手在他的肩头轻拍了一下,用关心的语气道:“好啦回去吧,一个人在外面晃荡多危险啊,你今天是遇上了我这个乐于助人的好心人,否则……”

    陆星月也没想到自己在那胡乱夸自己竟然得到了江漾的认真附和,“你是很好心,很好心的人。”

    陆星月难得的脸皮红了红,抬手掩唇闷咳了一声。换做平日里她应该也不会对江漾坐视不管,但肯定不会这么耐心,她之所以现在还在这陪着江漾,是有些私心的,她还惦记着那个西装男说的酬谢,得把人看牢了。

    “可是,可是……”江漾把棒棒糖拿出来攥在手里,闷闷不乐的耷拉下脑袋,“可是……我不想回家。”

    陆星月问:“你不回家,难道睡在外面?”

    江漾黑眸将她瞅着,陆星月冷酷的道:“别看我,我可不打算收留你哦。”

    江漾失望道:“为什么啊?”

    这还有为什么?果然只有傻瓜才会问这个问题。陆星月随口胡扯:“我家床小,你个子太高了睡不下。你愿意把你的长腿锯掉吗?”

    江漾身体似乎僵了僵,睁圆了眼睛垂下视线看了看自己的腿,轻轻的吸了一口气,好像有点被吓到了。陆星月用力抿了抿唇,憋住笑。

    “……我不开心。”

    “啊?”

    “我不想回家,不想跟她们一起玩。”声音听起来烦闷又苦恼,像是个充满心事的大孩子。

    “啥?跟谁?”

    陆星月正在想是不是什么人暗地里欺负他嘲笑他了,却见江漾抬起头来,湿润清澈的黑瞳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仿佛有些出神了。

    陆星月感到莫名,看什么看?

    江漾突然面颊泛红,攥紧了手里的棒棒糖,有几分腼腆的说:“我想和你一起玩,可以吗?”

    “……”

    又等了约莫半分钟之后,声势浩大的赶来了一堆人,有那些穿黑西装的男人,有一个穿着正装年纪稍大些的中年男子,而为首的是一名年轻女人,看起来跟陆星月差不多的年纪,妆容精致,身材窈窕,她高跟鞋踩得蹬蹬瞪响,一阵风似的最先冲过来,披散在脑后的长卷发都有些微微乱了。

    她用力把江漾抱了抱才松开,眼睛瞬间就红了,声音也有些发颤:“你吓死姐姐了,江漾,你就算不喜欢家里的安排,怎么能自己到处乱跑呢?下次不能再这样了知道吗?”

    江漾被她这样激动的抱住,敛着眸子安安静静的不说话。

    ……姐姐。陆星月从他们靠过来就自动让在了一边,不经意的朝她扫了一眼,发现姐弟两人长得并不太像。江漾容貌明显要出色许多,不过姐姐胜在气质还不错。

    陆星月又耳尖听那眼中含泪的中年男子关切无比的叫了江漾一声少爷,嘴角不由轻轻动了动。这到底是什么大家族,还这样称呼。

    “你手上这拿的什么?”江越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瞥见江漾手里拿着的小零食,看到那廉价的包装,皱了皱眉,“这种东西,当心吃坏肚子,丢掉。”

    江漾:“不要丢,这是我的。”江漾躲开江越的手,将棒棒糖重新含到嘴里,将手拿着巧克力和面包的手藏在身后。

    “听话。”江越还是不由分说将他手里东西夺走,好像这东西玷污了他似的,蹙眉递给旁边的人:“赶紧拿去丢掉。”

    “肚子饿了是不是,姐姐带你去吃……江漾!”

    江越讶然的看着江漾闷不吭声将东西从保镖手里抢回来了,他抢保镖自然不敢继续留着。

    江越神色流露出些许无奈。江漾望着她,乌黑漂亮的眼瞳里溢满固执的冲着她重复道:“不要丢,这是我的。”

    江越不知道他为什么护宝贝似护着,拿他没办法,便暂时不再提这事,“走吧,姐姐带你吃饭去。”

    江漾却回头巴巴的望向陆星月的方向,陆星月冲他挥挥手,示意他快回家。

    江漾恋恋不舍的又看了会儿,这才有些落寞的垂了垂眸,跟着江越一起离开,只是边走还在边回头,惹得江越都有些奇怪的回眸看了陆星月一眼。

    见他身影消失在视线里,陆星月松了口气,这事总算解决了。

    留联系方式的那个西装男最后才走,他直接给了陆星月一张卡,说是酬谢。

    陆星月缺钱爱钱,这酬谢是之前说好的,也不是什么不义之财,他如果不给,她不会死死纠缠着讨要,不过人家主动给了,陆星月自然是不会推脱,直接收下了。

    回到柜台里,陆星月又忙了一阵,暂时没什么人来光顾,她就站在柜台后面,手指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目不转睛盯着摆在桌上的那张卡看着,仿佛要将它看出洞来。

    会有多少钱呢?一千?五千?一万?

    陆星月眨巴眨巴眼睛,又鼓了股脸颊,不管多少,对她来说,意味着这个月都可以多还一点钱。

    虽然亲戚们都体谅她家的状况,这么多年了几乎从来不催债,但她很希望每月都能多还一点,这样就可以早点还完,早点卸下这个担子。

    心不在焉熬到九点半终于下班了,陆星月拿着银行卡到附近的取款机上输入原始密码,查了查余额。

    陆星月原本想着这个重谢一万顶破天了,毕竟她其实只是碰巧帮了忙而已,并不算是她找到的,做的也不多。

    然而,等她盯着看到屏幕上的数字后面那一串零,不敢置信的凑近用手指点着数了一遍又一遍,确定自己没数错之后,她不由重重吸了口气!

    ……果然是贫穷限制了她的眼界!

    竟然比她意料中的数字最多的还要多十倍!!!

    帮忙找到了人,就给了十万酬金。

    这无疑是天降巨款,陆星月被简直被砸晕了头,半晌才好不容易回神,将卡取回来的时候手指都有些微微的发颤。

    十万,十万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彻底还清债务指日可待了,她终于不用像时时背着一座大山,可以正常的呼吸喘气了。

    陆星月走出去迫不及待的给陆星曜打电话。嘟嘟嘟响了半天没有人接,或许是他们聚会太吵了没听见,陆星月想到这一点就没再继续,她坐上了地铁,感觉做梦一样,几乎是一路飘回去的。

    洗了澡躺到床上了,这才稍微正常一点,不过翻来覆去的拿着那张银行卡看,内心的激动还是克制不住。

    回想了一下今天的事情,觉得真是神奇。也不知道江漾家是干什么的,出手竟然这么大方……

    陆星曜的电话打过来时,陆星月还没有睡,她从床上一跃坐起,正要告诉陆星曜这个好消息,却听见秦晴呜咽无助的哭声传过来。

    陆星月心头猛然一紧,笑容和那股荡漾不停的欣喜之意几乎是瞬间消散,她忙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秦晴哭道:“星月姐,我们,我们闯大祸了。星耀他……他现在在警/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