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二章
    虽然他乖乖的任由自己扯出来了,没有反抗,但陆星月打定了主意要把他交给保安。年纪轻轻的不学好,跑来女厕所偷窥,真是令人十分不齿。

    在出女厕所门的时候,身后的人低呼一声,双手紧紧扒在门框上坚决不肯再走了,他说:“我,我,我不出去。”

    陆星月怒意攀升,瞪向他:“死变态!你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

    她就要喊人来帮忙,年轻男人想摇头,头发被她扯住了一摇就痛,他皱了皱脸,急急道:“有人要抓我,我不出去,我不出去。”

    “……抓你??谁抓你?警/察吗?”

    “不是,不是,别的人……别的人要抓我。”他乌黑湿润的眼睛看着陆星月仍旧质疑的神情,极委屈的说:“疼,我疼……我不是坏人,你、放手好不好?”说完似乎还低低呜咽了一下,受了欺负的可怜小动物一般。

    “……”陆星月思绪转念间,对上他那双含着泪的眼瞳还有扑闪扑闪湿哒哒的长睫,顿了顿,纵然心中还有许多疑虑,但手下的动作不自觉微微松开了些,然后彻底放手,又沉默凝神端详他片刻。

    他捂着的自己被陆星月抓得凌乱的黑发,小小的紧张的后退了一步,好像怕她再生猛的扑上去揪他的头发,不时的偷偷的觑陆星月的脸色。

    他有些结巴却又执拗的重复了一遍,不知道是在说给陆星月听,还是在说给他自己听,“我真的,真的不是坏人……”

    从在试衣间那陆星月就隐隐觉得他有些不对劲,一开始她暗自以为他精神不正常,也没空去细想,只想着把他轰走,可此时此刻她才发现……这人不论是神态还是说话,都有种很特别很强烈的违和感,让人实在无法忽视。

    虽然长着已经成年的个头还有脸,可是行为方式……就如同不知世事的小孩子一般,透着一股傻乎乎的劲儿。

    陆星月对上他又望过的那双过分澄净的眼眸,脑海里一道光闪过,突然就有几分了悟了。

    难不成……他是个傻子?

    这时女厕所来人了,人家一看里面竟然有个男人,忙退回去以为自己走错了。陆星月忙伸手一把将还愣在那不动的傻子给拉出去,到了安全通道那边。

    陆星月刚松开手,他转身就要往回跑,结果一头撞上陆星月顺手半掩的门上。

    陆星月:“……”

    刚才还有些不太确定的,此时陆星月真是百分百的肯定了,他脑子绝对有问题。

    陆星月将痛得眼泪汪汪的他拉回来站住,望着他脑门上磕红的印子无语道:“那边是女厕所,你还往里面躲?也不怕被打死啊。”

    他泪眼迷蒙了一会儿,才有些迟钝的:“啊?”了一声。

    这迷茫又发懵的傻样子绝对是演不出来的,否则,娱乐圈早就多了一个演技超群的影帝了。

    不过陆星月也不打算跟他多掰扯,毕竟也是误打误撞才碰上这桩闲事,她还要赶紧上了厕所回柜台去照看生意。

    “名字?”

    傻子愣了一会儿,又微微红着脸朝陆星月握在自己手腕上的手飞速瞟了一眼,没说话。

    陆星月心想不是吧,连问名字都听不明白??

    却见他低眸,小声说道:“我……我叫江漾。”

    陆星月注意到他的目光,不着痕迹迅速的将手给松开,问:“你一个人出来的?你在躲谁?有没有家人跟你在一起,或者联系方式?”

    陆星月语气有些快,问了一连串,江漾反应了一会儿,好像是听懂了陆星月是要送他回家,他睁圆了眼睛使劲摆手,“我不要回家,不回去!”

    他很抗拒,让陆星月奇怪:“为什么?”

    难道是跟家人赌气跑出来的?或者家里人对他不好?

    第二个可能很快被陆星月给否决了,看他穿着打扮干净贵气,完全不像是受过苦或者受过虐待的样子。

    江漾看了一眼陆星月,红唇动了动,耷拉下肩膀,声音闷闷的:“因为……因为我不喜欢。”

    陆星月皱眉,江漾没再说到底不喜欢什么,只是垂头丧气的盯着自己的脚尖看着。

    他个头挺高,纵然低着头,陆星月还是能看见他十分孩子气的微微嘟起的嘴巴,好像是想到什么很不高兴。

    他容貌长得好,做这个动作不难看也不恶寒,甚至有点……纯真可爱,但陆星月还是忍不住的抽动了一下嘴角。

    “你……不想回家?”

    “不想……”

    “你家人不会担心?”

    江漾抬起头来,摇了摇头,顿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他小小皱了皱眉头,说:“不想回去,回去……回去又要见面,很讨厌,我不要回去了。”

    陆星月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也不去追根问底了,她又不是知心姐姐。盯着他的发旋望了一阵,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她能做的也做了,既然他如此坚定的不想回家,那她也就不浪费时间了,毕竟她也不是大闲人一个。

    只是怕他又乱躲到洗手间里,陆星月叮严肃的嘱他一句:“别再躲到女厕所去还有试衣间去了。听到没有?”

    他眨巴眨巴眼睛一直盯着陆星月的脸,乖乖的点头。

    陆星月也不再多说,她快憋不住了,连忙往厕所那边跑,却发现江漾竟然亦步亦趋在身后跟着。

    陆星月指着他,警告道:“停住停住,我去厕所,你跟着干什么?回去!”

    江漾脸红红的哦了一声,仓惶的背过身去,留给陆星月一个黑乎乎的后脑勺。

    陆星月解决好了出来洗手,回头朝安全通道那边看了一眼,发现人不见了。

    走了吗?本来她还打算实在不行,就报警交给警/察的,竟然走了。

    陆星月回柜台的时候留意了一圈,也没再看见他的人,不过她很快忙起来,很快将这事抛在脑后。

    门前走廊突然经过一个穿着黑西装的高大男人,一手按住耳机,锐利的眸子举目四望,表情冷肃的说着什么。气场与这里的人格格不入,惹得四周之人频频朝着这边张望。

    他只在陆星月门前停留了片刻,朝里面望了一眼,就要离开,见陆星月转头望过来,他步伐一转,竟倒退回来朝着里面走,将手机屏幕上的照片展示给陆星月看,很礼貌的向陆星月打听有没有见过上面的人。

    陆星月简单的一瞥,手里原本拿着的衣架都不由自主的放下了,她拿起手机凑近了看,照片似乎是不经意偷拍的,年轻男人坐在桌边吃草莓蛋糕,身后是奢华贵丽的家装,浅金色的阳光洒落他身上,一头乌黑柔软的短发,眉眼俊秀,肤色白皙,漆黑的眼瞳看向镜头睁得圆溜溜的,红唇边还沾了点白色的奶油,神情懵懵的。

    她已经十分确定,正是刚才的见过的那个人。毕竟这张好看的一张脸也不太常见,见了也很难忘记。

    陆星月将手机还回去,不着痕迹打量了下眼睛的这个男人,欲言又止,“你……你是他什么人?”

    听她如此问,西装男神情抑制不住的有些激动,“你见过他?他在哪儿?”他见陆星月没做声,又忙道:“这是雇主家的孩子,因为一些事赌气离家了。麻烦你能给我提供一些信息,一定会有重谢。”

    江漾说有人抓他,难道就是说这些穿黑西装的人吗?他说不想回家,或许正是家里的人出来在找他。结合江漾的穿着打扮,又听这人说雇主……江漾家境肯定是很不错,这个男人应该没说谎。

    江漾傻兮兮的连男女厕所都分不清,还是回家去的比较好,否则他这种情况在外面很容易误会出事。

    陆星月想了想把遇到江漾的事情告诉他了,然后给他指了厕所的方向,“我最后见他是在那边安全通道,不过或许他已经离开这里了。”

    陆星月看着西装男一边对耳机说话一边疾步离开,心里不由想着,难道江漾刚才是瞧见了这些人,所以才离开的吗?

    陆星月摇摇头,继续去招待顾客,匆匆的吃了个午饭,又接着忙生意。

    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可是又说不上来,等到了五六点种稍微闲下来时,她这才无意识里摸了摸自己的颈间。

    手上动作一顿。

    她又摸了摸,朝着试衣间门上的镜子望过去,空了,她早上戴的项链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

    陆星月在柜台内找了一圈没看到,她想了想很有可能是在那时跟江漾拉拉扯扯时掉在厕所里了。

    她连忙去找,结果什么都没有,或许已经被人捡走了。虽然不是特别贵重的东西,但也是秦晴的一番心意,而且她挺喜欢的,戴了不到一天就掉了,她无比的可惜。

    她有心想去安全通道那也找找,孰料刚穿过通道的门,猝不及防一转头看到楼梯上方那竟有一团人影,陆星月吓一跳,差点叫出声,再借着楼梯间的灯光定睛一瞧,发现没精打采的坐在那儿的人竟然是……江漾!

    江漾原本撑着下巴在发呆,看到是她先是一喜,眼睛霎时亮了,他道:“咦,你来和我一起玩吗?”

    “……玩你个头啊!”

    陆星月有点无法相信这傻小子竟然成功躲过了那些人搜寻,想到刚才那西装男留下的联系方式,从兜里摸出手机来准备打电话。

    陆星月咬着下唇翻找着电话记录,肚子小心思翻涌。

    帮江漾回家是一回事,她还惦记着那西装男口中的重谢,不管会有多少,只要能有钱她都高兴。反正,一举两得。

    陆星月拨号键刚要按下去,整个空旷的楼梯间突然响起一阵声势浩大的咕噜咕噜声。

    陆星月的手一僵,循着声音的来源,抬眸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面前的江漾。

    江漾耳根泛红,捂着肚子,长睫小扇子般忽闪忽闪,眼巴巴的盯着她,“我……我肚子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