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一章
    清晨六点四十,闹钟响了。

    陆星月按掉闹钟之后,却没有如同往常那样迅速起床,而是出神的望着泛黄的天花板,回想着刚才的那个梦。

    “——这里是五百万,你立刻离开我的儿子。你这种低微的身份根本配不上他!”

    梦里面,珠光宝气的中年贵妇将支票推到她面前,目光充满了毫不掩饰的轻视和鄙薄。而她却丝毫不在意,甚至有些欣喜的将东西收下,果断的答应,将支票收起来起身离开,从此还清债务买房买车投资生意走上人生巅峰,摆脱了天天为钱发愁的生活。

    还挺美的一个梦,可是……终究也只是一个梦。

    她高二那年,养父因为一场意外事故离世,养母没多久被查出患了重病,在医院里熬了三个月也去世了。双重打击过后陆星月根本来不及去纾解满心的哀痛,就要直面如何供养还在上小学的弟弟,还有那一笔因看病留下的不小的债务。

    她毫无选择,缀学出来打工赚钱,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个担子。

    六年的时光,如散去的云烟,一晃就过去了。如今债务也已经还了大半,弟弟陆星曜也顺利的上了高中,苦涩的日子眼见也快看到头了。

    至于为什么突然做这样一个梦?她想,或许是因为自己这些年来内心对钱太渴望了,每天脑子里都在不断想着赚钱赚钱赚钱。可现实残酷,也只能用过梦来满足自己了——否则她恐怕上班一辈子,也不见到这样一笔巨款。

    陆星月扒拉了一把睡得凌乱的半长黑发,不能再拖了,必须要起床去上班了。掀开被子穿好衣服,利落的下床去洗漱。

    她在一家平价百货商城里卖衣服,现在暑假开始了,客流量增多,老板让她们提早去上班,陆星月得八点十分前赶到。

    在洗手台边洗完脸,她将头发给梳了个简单的马尾,一边抬眸望向镜子里自己湿漉漉的那张脸,

    每天早出晚归,行色匆匆,仿佛许久都没有这样仔细打量过自己了。

    因为热气熏蒸过了,原本白皙的脸颊泛着微微的红,眼珠漆黑,目光清澈,看起来很年轻,毕竟也才二十三岁,一个爱玩爱美的年纪。

    忽尔想到什么,她拉开洗手台下的抽屉,拿出一个浅绿色的小礼盒,打开来,里面有一条玫瑰金的项链。项链的吊坠是一轮弯月和一颗星星,星星镶嵌在月亮尖儿下面,虽然一眼就能看出不是特别贵重的东西,但样式还算是精致。

    陆星月将项链取出,戴在自己的颈间。星星月亮的坠子刚好垂在她的锁骨之处,衬得十分别致好看。

    这是陆星曜的小女朋友前段时间送给她的礼物。

    陆星月一开始不太赞同陆星曜在高中谈恋爱,倒不是怕影响他的学习,只是怕他影响了人家女孩子。

    不过后来她才知道那个女孩追了陆星曜半年才追上,而且学习一直很稳定,陆星月也就不做那棒打鸳鸯的恶人了。

    纵然高中时候的感情一般都无法走到最后,但这也不乏是一段美好纯真的回忆。陆星月警告过陆星曜不要做出格的事情且得到允诺之后,便随着他了。

    陆星月前几天才见了那女孩子一面,一开始还以为能锲而不舍追陆星曜半年的女孩会是开朗活泼的性子,却没曾想长得极漂亮却又十分文静腼腆,说话也是柔声细语的。

    陆星曜周末将她带到家里来吃饭,拎了一些水果,还给陆星月买了这条项链。都还是高中生,家境也很普通,花几百块钱给她买礼物,而且还寓意着她的名字也是很用心了。陆星月跟她相处了小半天还挺满意的,后来她离开时,陆星月给她包了个红包。

    陆星月看得出来,她温柔的性子绝不是装出来的,倒是跟陆星曜这个坏脾气很互补,只是也不知道他们两人有没有缘分能够一直走下去。

    陆星月挤地铁的时候,给陆星曜打了个电话,学校已经陆陆续续放暑假了,但陆星月之前听陆星曜说可能要假期补课。

    陆星月打电话想问问看是如何安排的。

    电话接通之后,陆星月就听陆星曜在那不耐烦的说话,“行了,陪你去陪你去,别红着个眼睛了。真不知道你同学生日聚会,我去干什么。”

    “别人也有带男朋友去的……我不管,你答应了。”秦晴小小声的在旁说着。

    陆星月听到这里,立马道:“陆星曜,你臭脾气又犯了是不是,说话语气能不能好点?”

    陆星曜这小子,长得帅成绩好,就是脾气不好,又冷又拽,十足十的一个叛逆少年。真不知道秦晴当时是用何等的毅力才将他给的打动。说实在,陆星月因为这个一直还挺佩服秦晴的。

    “姐,你找我干吗?”陆星曜似乎听到她的骂声,离手机近了些,虽然有些低沉但仍然充满少年气的声音透过听筒传过来。

    陆星月问道:“我刚才听你们说生日会?”

    “她们班一同学今天生日,要到家里搞什么聚会,非拉上我一起去。”陆星曜说着让秦晴通过手机跟陆星月打了声招呼。

    “星月姐。”秦晴的嗓音一如既往的轻柔。

    陆星月和颜悦色的跟她简单的说了两句,又问陆星曜:“生日聚会的地方在哪儿,远吗?”

    陆星月本来想说离家近的话,晚上就直接回家来睡,听陆星曜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南湾区那边。”

    陆星月有些讶然,南湾那边可是别墅区,住在那的人都有钱,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有钱,秦晴跟陆星曜所在的普通高中竟然还有家境这么好的同学?

    陆星月隐隐觉得有哪儿不对,但又觉得自己多心了,叮嘱几句之后又问陆星曜关于补课的事情。

    陆星曜说会先补一个月的课,暂时还不会回家。陆星月挂了电话之后,用微信给他转了五百块钱生活费。她这个弟弟从来不主动找她要钱,基本上她都是看情况隔段时间转点钱过去。

    这些年他们两姐弟相依为命,没人比陆星曜更清楚她的艰辛,他当时甚至不想上高中,一脸倔强的对陆星月说想出去学手艺打工一起还债,结果被怒不可遏的陆星月一巴掌拍回学校了。

    她始终坚信一句话,虽然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但却是最好的出路。她希望陆星曜以后的路能顺畅一些,至少,至少不要像她一样,连高中都无法毕业,找工作四处碰壁。

    陆星月所在的百货商城虽然也在市中心,但不论是管理方面还是规模方面,跟正规的大商场没法比,卖的衣服也很平价,多是一些经济水平一般的人来光顾。陆星月在各种讨价还价的声音中,眼晕脑胀的忙活了大半天,到了午饭的时刻,人照旧还是多。

    “这件儿……好像小了点,你再给我拿件大一码的试试。”

    “好。”陆星月在矮柜里翻出顾客要的裤子,递给她让她去试衣间试,又紧接着去接待别的顾客。正给人介绍呢,就听到试衣间那边传来一声尖叫,“啊——!!!”

    陆星月一惊,忙回头,发现是那名要试裤子的年轻女孩,她在试衣间门口又涨红了脸尖叫了一声,陆星月被她叫得几番惊疑不定,忙几大步过去,“怎么了美女?”

    陆星月朝着半敞的试衣间里面望去,猝不及防撞进一双乌黑清亮的黑瞳里,陆星月愣了一下。她刚才太忙了,也没发现自己柜台试衣间里怎么会闯进了一个男人。

    里面的年轻男人被她这样盯着,耳根爬上了红晕,眼神有些无措的闪躲开来。

    女孩子在旁好不容易才压制住了兴奋,低下来的声音还是难掩激动叫着:“啊啊啊好帅啊好帅真的好帅啊!”

    陆星月:“……”

    里面的男人身形修长,白衣黑裤,眉眼如画,容貌俊逸,的确长得非常好看耀眼,只是……再好看,鬼鬼祟祟藏在女装试衣间内,就很一言难尽了。

    陆星月皱着眉又端详他片刻,这男人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恐怕大学都没毕业,衣着看起来也不是便宜货,家境绝对不会差,怎么会有这样的癖好?

    陆星月见他还缩手缩脚的站在那,心里有些烦,不客气的道:“这位先生,请你立即离开。”

    里面的人六神无主的望向她,黑眸里似乎蒙上了一层雾气,“我,我,我……”

    他的声音倒是好听,可是磕磕巴巴“我”了半天,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紧绷和慌张。

    陆星月越发觉得他真的很怪异,毫不客气的扬手一把将他给扯出来。没有丝毫防备的男人突然被她一扯,踉跄着出来,额头一下磕在了试衣间的门上,哐的一声响。

    陆星月听见他低低痛呼了一声,没管他。在商城里上班这么久,对这心理变态的人她见多了,绝对不能客气,否则他下次来会来招惹你。

    “你再不走,我报警了啊。”陆星月冷着脸。

    柜台内其他的顾客听见这边的动静都望过来,年轻男人捂了捂被撞红的额头,茫然四顾了片刻,又偷偷看了眼面无表情的陆星月,这才有几分委屈的耷拉下脑袋,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他根本就没看路,没几步,哐当一下。

    门口特卖的牌子被撞到在地。

    他也吓了一跳,第一反应竟然转过头来,湿漉漉的黑眸望向陆星月,观察她的反应。陆星月只觉得眉心狠狠一跳,很想骂人,他仿佛从陆星月的眼睛里看到了杀气,将东西扶起来,慌忙加快了些步子挤入回廊的人群里,离开了。

    试裤子的女孩最后将裤子买了,去收银台回来之后兴奋跟陆星月说:“外面突然来了好多穿黑西装的人,可气派了,好像在找什么人,在调监控呢。”

    陆星月没太注意她前面那句话,将装好衣服的袋子递给她,道:“可能是哪家小孩走失了吧。”

    她所在的商场监控死角特别多,要顺着监控找恐怕不容易。不过一般有落单的小孩,她们都会留意,领到柜台,找广播通知家长认领。

    陆星月朝着外面人来人去的走廊瞟了一眼,没看到什么异常,正好柜台的顾客空了,她跟隔壁的打了声招呼,去上厕所。憋了半天了,她感觉自己快炸了。

    陆星月呼了口气,急匆匆的往厕所方向跑,因为柜台只有她一个人,隔壁的人也只能暂时帮忙盯着,上趟厕所要抓紧时间风风火火,已经成了她的日常。

    商城逛得人多,厕所这边却清净,陆星月一头冲进女厕所,推开一其中一道隔间的门。

    突然感到不对,一抬头,又是那个男人站在里面。他竟然不死心又跑来女厕所躲着了!

    他好像也被吓到了,瞪圆了乌亮眼睛看向陆星月,绞着手指头满脸不知所措。

    “……我靠你这个死变态!!!”陆星月终于忍不住怒骂,恶狠狠伸手去薅他头发。

    “嗷!”他红着眼眶,可怜巴巴的痛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