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七十章 帝都来使
    阿道夫的妻子也就是克莱尔的母亲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过世了,阿道夫一心钻研法律,在那之后并未再娶,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生活,所以此次来到司徒谨领地,虽说也有很多人跟着阿道夫来了,但这些人几乎都是阿道夫府上的下人,并没有家人。

    从这个角度来说,司徒谨觉得非常愧疚,克莱尔是阿道夫唯一的家人,而阿道夫也是因为司徒南才失去了身上的官职,但如果不是埃尔温提起,他却恐怕根本不会想起阿道夫,这让他非常自责。

    阿道夫上岛以后,在司徒谨的城堡中住了两天,司徒谨一家都想让他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但阿道夫却表示不想打扰子女们的生活,而且他平时要钻研法律法条,不适合跟家人住在一起,还是一个人生活比较自在。

    听完阿道夫的话,又问过司徒南跟克莱尔的意思后,司徒谨亲自带着阿道夫在樱花城城内选了一处不错的宅子,然后帮着阿道夫搬了过去。

    不得不说,虽说阿道夫年纪偏大,但在法律方面,他确实是一位无可争议的大家!

    在阿道夫上岛五天以后,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司徒谨便立刻向岛上一众高层宣布了他对阿道夫的任命——厄兰岛大法官,并且还正式发出通知,厄兰岛最高法庭将在两天后正式开启,法庭内一切工作将由大法官阿道夫全权负责。众人都很敬重阿道夫,并且也知道他在法律方面的权威地位,所以对此自然是毫无异议。

    就在司徒谨任命了阿道夫之后,他也正式向大家介绍了修,还有修所率领的情报部门。

    在此之后,按照埃尔温此前的建议,司徒谨又宣布从今以后,法庭跟情报机构之间将是相互监督、相互制衡的关系,而政务部门则无权插手这两个部门之间的事情,但政务部门却可以在工作需要的时候,让这两个部门为自己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前提是必须要有司徒谨的同意证明,当然,法庭跟情报机构都是直接对司徒谨负责的。

    听到这个之后,阿道夫立刻表示这是一次在体制上大胆的尝试,他还提出如果该体制在运行一段时间后没有问题的话,那么就可以写进厄兰岛的法典内!

    阿道夫的加入,不但弥补了厄兰岛在法律方面的短板,而且使岛上的一切机构终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运行系统。

    厄兰岛日益发展壮大,农商业、渔林业、制造业多方行业齐头并进,人口跟财政收入都在稳定增加,到处都是一片繁忙的景象,但司徒谨却越来越闲!

    之前他每天至少都会花两个小时的时间用来办公,但是现在他周的办公时间加在一起也不足一个小时,政务方面有埃尔温负责,法律方面有阿道夫负责,军队那边他偶尔会去看看,他的副官纳达已经完全可以独当一面,虽说暂时还没发现统兵大才,但司徒谨也清楚这种事急不得。

    时间一长,司徒谨越发觉得埃尔温不简单,岛上所有政务加在一起繁琐不堪,但埃尔温却能将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而且看起来毫不费力。

    据司徒谨观察,埃尔温每天只有两三个小时在处理公务,其他时间要么是在看书、要么是在喝茶,就在最近,司徒谨突然发现,埃尔温竟然每天下午都会跟他的父亲司徒南一起去钓鱼,直到晚餐时间两人才一起回到城堡。

    对此司徒谨当然不会有什么不满,事实上他很高兴也很庆幸,高兴埃尔温跟他的父亲相处的如此愉快,庆幸他当初带着埃尔温来了厄兰岛,不然厄兰岛绝对不会是现在这种繁盛的样子。

    虽说待在海岛之上,但司徒谨却对大陆上每日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比如大陆上哪些国家之间又发生了战争,比如哪个国家灭亡了,再比如一些国家和势力在谋划着一些什么,还有亚罗帝国周边的所有情况。

    黎明总部已经在神不知鬼不觉间迁到了厄兰岛,除了司徒谨、修和紫级另外七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司徒谨从没有去总部看过,但是黎明内的一切信息和情报却源源不断的汇聚到他手上,他对大陆形势了然于心,却不动声色。

    这一日,帝都来人,带来了斐迪南给他的口信。

    原来,近些日子,斐迪南得到消息,处于帝国西南部的某些国家对帝国斯密特山脉以南的大片领土起了歹心,刚刚经历了四小国战争,帝国虽然最终胜了,但也元气大伤,在短期内根本无法恢复,斐迪南聚集朝臣讨论了整整两天,最终也没讨论出什么,所以他派人来问司徒谨的意见。

    使者向司徒谨转达了斐迪南的话之后,又跟司徒谨说了句:“樱花大公,陛下已经知道厄兰岛如今的发展盛况,特让我代他向您表示衷心的祝贺,并送上贺礼一份!”

    听到使者的话,司徒谨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即便使者不说后面的一句话,他也大致猜得到斐迪南是什么意思,听了这后一句话之后,他就更确定自己之前的猜测了!

    (今天朋友来了,要招待朋友,只有一更!)

    帝国版图虽然很大,但斯密特山脉以南的地区却几乎不在掌控范围中,斯密特山脉的存在本来就阻断了帝国的南北之路,加之一直以来帝国南部气候炎热多雨,除了一些散落的小村子之外,很少有人愿意住在这边,所以长久以来,帝国对南部的大片地域也不是太上心。

    不过,自己不上心是一回事,被别人惦记上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即使帝国再不关注这片广袤的土地,也不可能心甘情愿的把它送给别人,这就是一个国家在主权领土方面的底线,谁要触碰这条底线,任何一个君主都不会视而不见。

    斐迪南不会把这片领土让给别人,但是他也很清楚,帝国的手根本伸不到斯密特山脉以南的地方,即便有能力伸过来,触碰到的也必然非常有限。

    所以他想到了司徒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