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母亲
    听司徒南说喜欢喝茶,司徒谨很高兴,他走到司徒南旁边的椅子上坐下,道:“父亲尽管喝就是,虽说我不能满足所有爱茶者对茶叶的需求,但满足我们自己家人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司徒南道:“我听说了,是你在岛上发现了这种叫茶叶的东西,而且还把岛上所有的茶树都移植到了你的这个庄园里!”

    “没错!”司徒谨笑道:“茶园就被我设在园内的西北角,父亲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随时过去看看。”

    司徒南点了点头:“我正有此意!你这庄园占地面积极广,我打算这两天在里面四处走走,好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

    顿了一下,司徒南满脸容光焕发道:“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树林后面的那片淡水湖,能将那片淡水湖完全围进庄园,这种手笔真是闻所未闻!我现在真的非常想见见你岛上的那位建筑工程设计大师,没有过人的天分和胆大的想法,绝对建造不出这样匠心独运的大园林。”

    “父亲想见鲁威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司徒谨道:“只不过现在岛上还有很多大型建筑正处于建设当中,鲁威带队在外,已经很久没有回主城了,过些日子等他回来我会把他介绍给父亲。”

    “不着急,不着急。”斐迪南开心的好像一个刚刚发现新玩具的小孩子:“对了,我听埃尔温跟我说,穿过城堡后面的一片树林有一泓天然泉水,泉水终年自然流淌,形成了一小潭碧蓝的寒水!那水甘甜芬芳,泡出来的茶水别有滋味,待会用完晚餐我要亲自去提点那水回来。”

    司徒谨从未见过这样的司徒南,事实上,现在的司徒南已经不只是完全恢复了精神这么简单,而是对生活爆发了很多新奇的兴趣,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好像都年轻了许多,而这正是司徒谨一直以来所期盼会出现的画面,他没有想到这个画面现在会真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不管是因为环境还是因为别的一些什么改变了司徒南,司徒谨发自内心的感激这一切。

    愣了一下之后,司徒谨道:“让下人去就行了,父亲!”

    “不不......”司徒南立刻摆了摆手:“这种事情还是自己亲自动手比较有乐趣。”

    父子俩说着话的时候,克莱尔跟司徒百莉从餐厅方向走了过来。

    “谨,回来了!”司徒百莉走到司徒谨面前:“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司徒南,道:”你父亲啊,喜欢你这里喜欢的不得了,我现在几乎每天都能听到他夸赞你领地的话语,这可是非常难得啊!”

    司徒百莉说完,司徒谨显得有些不自然:“百莉,我哪有每天都说,你这张嘴.......”

    司徒百莉掩口笑道:“哥,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反正这也不是什么让人丢脸的事情!”

    克莱尔在一旁温和的笑着:“谁说不是呢!”

    家人围在一起说说笑笑,司徒谨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也会亲身体验到这种温馨的感觉,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呢?!

    “母亲,可以开饭了吗?”司徒谨突然对着克莱尔来了一句。

    这声“母亲”有如一道惊雷落在了城堡大厅,将所有人瞬间震的是目瞪口呆,克莱尔的身体更是忍不住微微颤抖,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之意。

    一阵沉默之后,克莱尔一脸不确定的看着司徒谨,轻声问了句:“孩子,你刚刚叫我什么?”

    司徒谨微微一笑:“您是我父亲的妻子,是我弟弟妹妹的母亲,自然也就是我的母亲!”

    伴随着司徒谨的话落下,克莱尔的眼眶中突然落下两行激动的泪水,她张开双臂,三步两步走到司徒谨面前,然后从正面抱住了司徒谨:“谢谢你!孩子,真的谢谢你!”

    司徒南、司徒百莉、司徒婉还有司徒雷耀站在一旁,看到这一幕,大家眼眶都有些微微发红。

    “哥,你真的是有一个好孩子!”司徒百莉用手轻轻擦了擦眼角。

    司徒南点头道:“我知道!上帝为我关上了一扇门,却又为我打开了一扇窗户,我何其幸运!”

    司徒谨轻轻拍了拍克莱尔的后背,之前他每次想开口管克莱尔叫母亲的时候,都觉得实在是难以启齿,但是当他刚刚喊出那声母亲时,却没有觉得有一丝的难为情,反而无比自然。

    司徒婉跟司徒雷耀对视一眼,也跑到司徒谨身边,跟司徒谨还有克莱尔抱在了一起。

    良久,克莱尔的心情才平复了一些,她擦干眼泪,松开司徒谨,然后开口道:“好了,这几天我一直都在跟厨师学习如何做鱼,今天你们就来尝尝我的手艺吧!”

    司徒南从椅子上站起来:“我已经等不及了......”

    ......

    几日后。

    早晨,跟家人一起用完早餐,司徒谨步行走到左城堡,进入他平时办公的书房之后,他先是将手头堆积的文件做了批示,然后又看了一会书,突然,视线瞥道桌旁架子上的白布包裹,他将手中的书房下,然后站起来将白布包裹取下来。

    这个包裹正是杰兰特几天前带进来的那个包裹,司徒谨并没有对这个包裹内的东西抱有什么期望,他只是突发奇想,想看看这里面包的是什么东西。

    打开包裹,看到里面是几个笔记本还有一沓纸张,司徒谨随手拿起一张纸,看了一眼,这一看之下,他整个人登时僵住。

    “这图纸上面画的是......?”

    司徒谨将手中图纸放到桌子上,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又抽出了另外几张图纸看了看,紧接着是日记本,每看完一件,他心中的惊讶就多一分,到最后,他翻看这些图纸跟日记的手都几乎是颤抖的。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些图纸画的应该是海上其他岛屿的地形图,还有上面分布着的各种资源的标记,虽然没有看到,但司徒谨相信肯定还有要如何抵达这些岛屿的航海路线图,只是它们恰好不在他手上的这沓东西里而已。

    司徒谨无比清楚,如果这些标记都是真的话,那么这些图纸还有笔记将是无尽的财富!

    下一秒,他几乎是一路跑着出了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