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知道你很感动
    听到众人的话,司徒谨眉毛挑起:“没想到大家都这么喜欢喝茶!既然这样,我也不能再藏私了,毕竟好东西还是要拿出来跟大家一起分享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看向约翰,伸出一根手指道:“把茶叶授权给你卖是可以,不过有一点,虽说我已经让人把在岛上发现的所有茶树都移植到了我这个庄园中,但是这些茶树加起来一共也没有多少,暂时来说每年的茶叶产出量非常有限,所以现在我只能授权让你出售一部分茶叶,懂吗?”

    “没问题!没问题!”听到司徒谨的话,约翰忙应声道:“常言道物以稀为贵,不怕茶叶少,因为越少越能显示出它的珍贵!只要公爵大人允许我对外出售,我一定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让茶叶这种饮品走进整个大陆的上层圈子内!”

    “好!”司徒谨点头道:“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

    跟司徒谨最初认识约翰的时候相比,现在的约翰看起来明显要沉稳可靠得多!

    这些年来、尤其是在厄兰岛上的这段时间里,由于经手处理了各式各样的事情,约翰的见识和能力都得到了大大的提升,加上平日里跟李.克斯特夫人一起共事也是受益良多,所以现在的约翰已经可以完全独当一面,虽然司徒谨没有当面表扬他什么,但看到如今的约翰,他心中对约翰已经是越来越信任。

    而约翰也成熟了许多,至少不会像以前那样只要一听到司徒谨说点赞扬的话,就激动得把一切都表露在脸上,听司徒谨说相信他,他只是重重点了点头,然后沉声道:“多谢公爵大人对我的信任!”

    约翰说完之后,其他人又分别向司徒谨汇报了一下自己所负责的一些事情,司徒谨听过之后,也都一一给出了相应的指示,等大家把所有事情差不多都说完以后,天色已经很晚了。

    等让所有人散了以后,埃尔温走到司徒谨身边,开口道:“公爵大人,虽说离我们的学院建成还有一段时间,但我想我们现在就应该提前做好相应的师资储备,您说呢?”

    听到埃尔温的话,司徒谨知道埃尔温对此事一定是有自己的看法,便直接问道:“你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吧!”

    埃尔温笑笑:“我觉得我们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要做到最好!既然我们要在岛上开办学院,那么就一定要把这个学院办得绘声绘色,让它成为大陆上最顶尖的学院!”

    司徒谨点了点头,就听埃尔温紧接着道:“若想让我们的学院名扬大陆,那么首先就要有一大批最顶尖的教师坐镇于学院当中,而现在我们手上却没有一点师资储备,所以我认为在学院完全建好之前,我们必须要网罗大陆上各个领域的一大批优秀教师到我们这来才行!”

    司徒谨眼睛一亮:“可以啊!如果学院能有一大批名师坐镇,那么大陆上各个地区的年轻人肯定都会慕名而来,到时对岛上的发展势必会有很积极地影响!”

    埃尔温看着司徒谨:”可是公爵大人,我虽然有此想法,但却也只是空有想法而已!先不说大陆人对海岛抱有天生的排斥心理,就是普通人在没见到岛上的真容之前,都不会愿意来此,何况还是拥有渊博知识和杰出能力的优秀教师?所以我想了好多天也没想到要如何吸引那些名师来我们岛上教学,现在跟你说这个,说实话也是有点无奈心理啊!”

    埃尔温说完,却见司徒谨已经陷入到了沉思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公爵大人?”埃尔温叫了司徒谨一声。

    司徒谨回过神来,张口却问了一句:“埃尔温,最近有没有看到修?”

    埃尔温微微一愣,随即道:“修?公爵大人说的可是你那个贴身仆从?”

    司徒谨点了点头。

    埃尔温道:“你离开岛上之后,我好像只见过他一次,感觉他神出鬼没的,我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听说他是在奉你私命做事,所以我也就没问!”

    司徒谨心下了然,开口道:“埃尔温,找名师来岛上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

    说完,没等埃尔温说话,司徒谨伸手拍了下埃尔温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虽说你是我的总政官,但也不要想着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承担,你别忘了你身后还有我!你只管放手做你身为总政官该做的事,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难题千万不要一个人冥思苦想,要主动跟我说,我会想办法解决,懂了吗?”

    司徒谨说完,埃尔温脸上的表情一顿,他怔怔的看着司徒谨,半晌,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哎呀呀,公爵大人,您还真是可靠啊!”

    司徒谨笑笑,看着埃尔温道:“不要妄图掩饰了,我知道其实你很感动!”

    “好吧!被你猜中了!”埃尔温收起脸上调笑的模样:“有你这番话,那我以后可就不客气了!”

    ......

    跟埃尔温聊完之后,司徒谨本来打算去跟司徒南跟克莱尔道声晚安,但是等去到他们房间门前,才发现他们都已经睡了,他返回自己房间,泡了个热水澡,穿好睡衣刚想上床入睡,突然,门外传来两道很轻敲门声。

    “进来吧。”司徒谨淡淡道。

    话落,门从外面被推开,紧接着,一身黑色正装的修从外面走了进来。

    “修?”司徒谨脸上下意识露出笑容:“我还正想找你呢,没想到你倒是先来了!”

    “少爷今日刚回岛上,我当然要来见您了!”修对司徒谨微微鞠躬道:“事实上我该早点来的,只不过方才我一直在处理一些事情所以才来晚了,还望少爷不要怪罪!”

    司徒谨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对修招了下手:“说什么傻话,过来,到我身边来坐!”

    听到司徒谨的话,修站直身体,走到司徒谨身边,看了一眼司徒谨身旁的沙发座位,然后才弯腰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