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司徒南的转变
    司徒南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但身体却明显僵了一下。

    司徒谨慢慢蹲下身体,伸手握住司徒南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声音温软:“父亲,振作起来吧!以前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今后还有更加精彩的生活在等着你,等着我们!我向你保证,只要你勇敢的迈出第一步,你就会发现一切才刚刚开始!”

    司徒谨话落,司徒南的双手在司徒谨手中动了动。

    就在这个时候,司徒谨已经站了起来:“你好好想想吧,父亲,我先出去了,希望以前的那个坚强而又自信的你能赶快回来,我跟全家人都会等你的!”

    说完,司徒谨抬脚转身走出了房间。

    在他离开之后,司徒南一直身体僵硬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扶着椅子的一侧扶手缓缓地站了起来。

    紧接着,他转过身子,目光对着窗外看了许久,若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眼中再也不是没有焦距,而是终于恢复了一点点往日的神采。

    ......

    翌日早,天刚刚亮,司徒府门前已经停好了一排马车。

    吃过早餐以后,司徒谨跟司徒家族的人终于从府内相继走了出来,司徒南跟克莱尔并肩走在一起,今天的他看起来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之前没有打理的一头乱发已被他打理干净,梳的整整齐齐,脸上的胡须也都被刮得干干净净,虽说他的身体看起来还有些微微佝偻,但跟之前那些日子相比已经是不可同日而语。

    事实上,就在今天早晨司徒南刚刚走出房间的时候,全家人看到他的一瞬间都大感意外,就连司徒谨都没想到他昨天刚刚跟司徒南说完那些话,司徒南今天的面貌就会如此焕然一些。

    不!确切说是他根本没想到司徒南会把他说的那些话都听进心里去,看到司徒南不再是那副萎靡不振的模样,司徒谨心里觉得比什么都要高兴。

    因为看到司徒南的这个转变,本来因为要去厄兰岛而感到非常迷茫不安和低沉的司徒族人都变的心情大好,大家几乎都是说说笑笑着走出司徒府邸的。

    “黑格,我们离开帝都以后,这边的府邸就全权交给你打理了,有什么事情你立刻派人去厄兰岛通知我!”在登上马车之前,司徒谨开口对管家黑格嘱托道。

    黑格立刻躬身应道:“大少爷请放心,即便您跟您的家人都不在,我也会把司徒府邸打理的井井有条!”

    “好!”司徒谨点了点头:“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好好干吧!”

    跟黑格说完,司徒谨转身进了马车,然后吩咐车夫立刻出发。

    半上午的时候,司徒家族长长的马车队刚走出帝都门口,就见帝都城门门外已经站了好几排帝国官员,为首的乃是帝国掌玺大臣阿方索,看到司徒家族的马车出现,阿方索立刻带人迎了上来。

    司徒谨在马车内就已经透过车窗看到了等在外面的这些人,等驾车的车夫将马车停下,他打开马车车门,然后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们怎么都来了?”司徒谨的视线在阿方索跟他身后的帝国官员身上扫了一圈。

    “樱花大公!你也太不够意思了!”阿方索对司徒谨埋怨道:“你要走也不提前跟我们打声招呼,立了如此大功之后,竟然不声不响的就要闪人!要不是今早陛下把我叫过去跟我说你要返回领地,让我代他过来送送你,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呢!”

    司徒谨笑笑:“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这次回领地之后又不是再不回来了,你们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的!”

    “这哪叫兴师动众啊!?”阿方索不以为然道:“现在朝中绝大多数人还不知道你要离开帝都的事,今天跟我过来的也只是一小部分人而已,要是大家都知道了,估计早就把这帝都正门给堵的水泄不通了!”

    说完,正好看到司徒南跟克莱尔正将头从马车车窗内微微探出来,阿方索立马扬头冲着司徒南跟克莱尔露出一个热情的笑容:“伯父、伯母,你们也跟樱花大公一起回去啊!?”

    克莱尔点了点头,对阿方索微微笑了笑。

    而司徒南则有一瞬间失神,以往他不管走到哪里,别人都只会称呼他为指挥长,因为在别人眼中,帝国军部总指挥长才是他的第一身份,而现在,他身上的这层身份已经脱掉了。听到阿方索对自己的称呼,司徒南发现自己心中不但没有半分失落感,反而有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

    现在他已经不是帝国的指挥长,在别人眼中,他只是司徒谨的父亲,可即便如此,大家看向他的眼神中却依然充满了尊敬,司徒南突然觉得,也许相比于帝国总指挥长这个身份,父亲这个身份才更适合他。

    是啊!只要他的儿子足够优秀,谁会看轻他呢?既然如此,他就安心做一个父亲好了!做指挥长的父亲难道不比做指挥长要更有成就感吗?

    憋在心里的心结瞬间找到了打开的突破口,司徒南顿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自觉的,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而这笑容恰好被克莱尔看到了!

    自打出事以后直到现在,克莱尔还是第一次看到司徒南的脸上露出笑容,她怔了怔神,然后用不确定的语气道:“老爷,你刚刚......笑了?”

    司徒南看着克莱尔:“我有吗?也许吧!我只是觉得自己之前可能确实是有点太过钻牛角尖了!”

    对于司徒南突然蹦出来的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语,克莱尔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她没有多问,他能感觉到司徒南心里好像放下了什么东西,身上又重新恢复了生机跟活力,这让克莱尔此刻简直有种想哭的冲动。

    这么久了,她还以为她永远都等不到司徒南恢复正常了,她心里甚至已经做好了司徒南会随时离去的准备,可没想到幸福有时候来的就是这么突然,虽然征兆还不是太明显,但是她可以确定,司徒南正在一步步走出他之前为自己圈的那个死胡同!

    (汗,带我家狗去打疫苗,中途出了点情况,回来得比较晚,今晚12点前应该来不及写完下一章了,明天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