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谋而合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司徒谨身上,司徒谨脸上没有什么反应,心里却觉得斐迪南实在没必要把排场搞得这么大,之前在宫廷门前已经说过感谢的话了,现在又来一次,这是要把他捧上天啊?!

    不过对于斐迪南的心思,司徒谨心里其实一直都很明白,他想跟司徒谨表明虽然他现在做了皇帝,但是他还是他,本身没有变,他们两人之间的情谊也没有变,对于司徒谨为他所做的一切,他一直都牢记在心、并且会永远牢记在心!

    虽说斐迪南的想法有那么一点天真,有那么一些理想主意,可司徒谨心中何尝不希望他跟斐迪南两个人永远都不要变?只是他很怀疑这是否真的能够做到,即便能,又能做到多久?

    人性总是经不起考验的,现在斐迪南刚刚登基没多久,也许还可以保留他最初的本心,以后呢?以后他还会一直都像现在这样吗?

    司徒谨不敢说,也不愿去想,他能做的只是谨守自己的本分,不要因为斐迪南现在对他如此恩宠就忘了两人之间君臣的身份,斐迪南怎么对他他管不了,但是他如果真的对待斐迪南太随便,那就是在加速消耗两人之间现在的情谊。

    掌声渐渐落下,斐迪南从身旁侍卫的手中拿过一杯果酒,向前举杯道:“为了樱花公爵带来的这场胜利,为了帝国今后的繁荣昌盛,让我们共饮此杯!”

    皇帝敬酒,哪个敢不喝?所有人赶紧从身边的桌子上拿起杯子,纷纷举杯。

    司徒谨也举起手中杯子小饮了一口,饮完之后,斐迪南让大家尽情享受晚宴的乐趣,他自己却朝着司徒谨这边走来。

    见斐迪南来了,阿方索、贝里戈几个大臣都很识趣的走远,周围其他人也纷纷离开,以司徒谨为中心的周围瞬间空出来一块地方。

    斐迪南走到司徒谨面前,对司徒谨举起手中杯子:“说好了今晚要跟你多喝几杯,来吧,司徒?”

    司徒谨挑了挑眉:“陛下,你再这样的话,我可真要坐立不安了!”

    “恩?”斐迪南微微一笑:“你指的是什么?是我刚刚对你说的那些感谢的话?”

    司徒谨看着斐迪南,不说话。

    半晌,斐迪南脸上的笑容一点点隐去,用很认真的语气对司徒谨道:”司徒,你应该知道这场战争对我、对整个帝国来说意味着什么,你能将这一战打得如此漂亮,我对你再怎么感谢都是不够的。”

    说完,斐迪南直接道:“我打算再封给你一块领地,只要是亚罗帝国版图内的领土随你来挑,你自己回去看看想要哪里,想好了直接跟我说就行了!”

    斐迪南话刚说完,司徒谨先是一惊,随即立马道:“陛下!你可别吓我了!我已经有属于自己的领地了,你的这个封赏我是绝对不会要的!”

    “你那个算什么领地?”听到司徒谨的话,斐迪南立刻道:“一个四面不着陆的破岛,白给人人都不要,你可别跟跟我说你不知道当初罗贝尔把那个地方封给你是安了什么心理!”

    顿了一下,斐迪南又道:“之前封你爵位的时候之所以没有封给你领地,那是因为我刚刚登基,位子还没坐稳,加上你还尚未立功,我怕一下封给你太多东西会让其他人心生不满,现在你立了如此大功,我封给你一块新的领地相信谁也不会觉得不妥!”

    司徒谨看着斐迪南,郑重道:“陛下,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真的不用了!不管当初罗贝尔把厄兰岛封给我是安了什么心理,但是实话说,我很喜欢我现在的领地!”

    斐迪南直直的看着司徒谨,似要把司徒谨的内心给彻底看透,过了一会,他开口道:“我听说了,你那个岛现在去了不少人,也建起了几座城池,但是海岛就是海岛,跟陆地是没法比的,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

    “真的不用了!陛下!”司徒谨回道。

    见司徒谨如此坚持,斐迪南便不再说领地的事,而是道:“那好,领地你不要可以,但是我必须要给你其他的封赏,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满足的,我都会给你!”

    司徒谨摇了摇头:“我什么封赏都不要,如果陛下真的想赏我,那就允许我三天后离开帝都返回领地吧!”

    司徒谨说完,见斐迪南脸色微变,马上道:“我离开领地也有一段时间了,那边有很多事情都等着我回去处理,加上我父亲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很差,我想让他到我那去生活,换个环境也许他的心情会好起来!至于四小国,现在大局已定,接下来无非就是跟它们谈判了,这件事情我不在,相信大家也会处理的很好!”

    听到司徒谨的话,斐迪南脸上的表情才恢复正常,他略微沉吟了一下,然后道:“好吧!那你就先带着家人返回领地,这也是我之前答应过你的。不过你也别忘了你答应我的,每三个月必须回帝都一次,如果期间出现什么紧急的事情,你也要尽快赶回来帮我!”

    司徒谨点头:“陛下放心,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会立刻赶来帝都的!”

    斐迪南又想了想:“你离开之后,帝都政务还有奥西尼总负责,可军队怎么办,你可有什么安排?”

    司徒谨道:“这段期间以来,我在军队里面也发现了几个人才,其中一个叫狄格的比较年轻,已经被我提拔为先锋小将,只要没有仗打,平时让他们带军就可以了,正好也可以让他们锻炼一下!”

    “好!”斐迪南放下心来:“军部的事情你就多操点心吧,对于你的统兵能力我是绝对放心的!至于跟四小国谈判的事情,确实也不能什么都只让你一个人表现啊,怎么也得给其他朝臣一点表现的机会,这事就让奥西尼总负责吧,你看如何?”

    “可以!奥西尼三朝为官,对于这种事应该很有经验。”司徒谨回道。

    斐迪南点了点头:“对于跟四小国的谈判,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司徒谨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我们这两年所受的损失当然要在他们身上找回来!”

    “哈哈......”斐迪南大笑了两声,伸手指了指司徒谨:“你跟我的想法还真是不谋而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