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回家
    平日里司徒南几乎整日把自己闷在房间里不出来,今天他却走出房间坐在了前厅里,可见他心中也是非常期盼能早点看到司徒谨,就在科尼奥在前厅内坐立不安时,司徒南虽然没有说话,但目光却一直紧紧地盯着门外。

    司徒百莉看了一眼司徒南,然后道:“哥,你也别太着急了,反正谨已经确定回到帝都了,再晚他都会回来的!”

    司徒南点了点头,视线却并没有收回来,克莱尔坐在司徒南身边,看到司徒南的样子,她伸手轻轻握住了司徒南的手。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小跑的声音,紧接着,管家黑格从厅外跑了进来:“老爷,大少爷回来了!”

    黑格话落,本来坐在椅子上的司徒南霍然起身,司徒家族所有人都目光炯炯,就在众人抬起脚步正想出门迎接司徒谨的时候,却见司徒谨已经一手拿着军帽,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

    “父亲,我回来了!”前脚刚踏进前厅大门,司徒谨已经对着司徒南开口喊道。

    司徒南则是伸出双手,等司徒谨刚一走进他,他立马用双手抓住了司徒谨的手臂,目光在司徒谨身上打量了一圈,然后问道:“儿子,你没受伤吧?”

    在前线的这些日子,司徒谨心中最放不下的就是司徒南,在他离开帝都之前,司徒南的状态就一直很差,他还真担心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司徒南会发生什么意外。

    现在他回来了,看到司徒南好好地站在他的面前,他的心里才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虽说司徒南的精神面貌看起来还是不怎么好,但至少司徒南还好好的活着,这就比什么都让他高兴。

    “父亲放心,我没事!”司徒谨一手反握住司徒南的手,一边看向在场的其他族人,分别跟大家打了声招呼。

    “谨,你可算回来了,我们都在这里等你整整一天了!”看到司徒谨回来,司徒百莉心里非常高兴,但嘴上却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司徒谨忙道:“抱歉抱歉,外面街道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在路上耽误了不少时间!”

    “堂哥!”科尼奥看着司徒谨双眼放光:“外面那些人可都是特地等在那里迎接你回来的啊!你真的是太厉害了,我太崇拜你了!”

    科尼奥跟司徒婉的年纪差不多大,虽然经历了之前的家族变故,但是因为从小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家里什么都不用他操心,所以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成熟,现在面对司徒谨这个堂兄,更是表现出一副小孩子的模样。

    司徒谨笑着拍了拍科尼奥的头,然后开口跟家人道:“刚刚我在宫廷门口面见了陛下,陛下说晚上会在宫内举办一场盛大的晚宴,大家都跟我一起去吧!”

    “好啊好啊!我要去!”司徒谨话刚说完,科尼奥立马站出来响应:“堂哥,我知道这个晚宴是陛下特地为了迎接你回来才举办的,想必到时一定会非常热闹!”

    说完,没等司徒谨说话,科尼奥已经转过身急匆匆的朝着前厅里面走去,还留下了一句话:“先不跟你们说了,时间有限,我先去准备礼服了!”

    “这小子!”司徒谨笑着摇了摇头。

    望着科尼奥离去的身影,司徒百莉有些头疼的叹了口气:“谨,你以后可得多帮姑妈看着点你堂弟,他可是不省心的很呢!这不,最近他不知道看上了哪家的姑娘,整天把心思都放在穿着打扮上面,现在一听说陛下为你举办晚宴,他就吵着要去,还提前去花心思打扮,八成那个姑娘也会去参加这个晚宴,等会我倒要亲自去看看到底是谁家的姑娘,把这小子迷成这样!?”

    “姑妈,你也太紧张了吧?!”司徒谨道:“科尼奥已经成年了,他有喜欢别人的权利,这件事情我们就不要插手了好吧?”

    “哎!”司徒百莉叹了口气,可能还想跟司徒谨说些什么,但考虑到司徒谨才刚进家门,场合不对,便没有开口。

    司徒谨看着司徒南,道:“父亲,晚宴你也跟我一起去吧?还有......”

    话说到一半,司徒谨转过头看向站在司徒南身边的克莱尔,对于克莱尔,他现在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叫母亲吧?他实在是叫不出口!叫阿姨吧?他又觉得有特别生疏,好像一下子就把距离给拉远了!

    虽说克莱尔是司徒谨的后母,但是司徒谨却并不讨厌克莱尔。

    他是个讲道理的人,首先,克莱尔出现在他生母去世两年之后,不管她生母之前跟他父亲之间发生了什么,都跟克莱尔一点关系没有;其次,其实以前在家的时候,克莱尔一直都对他表现出了相当的善意,虽说之前他在家里地位极低,但克莱尔却一直都对他以礼相待,并没有因为司徒南和族人对他的打压就对他恶意相待。

    可能是因为他之前间接将司徒婉跟司徒雷耀从死牢内救了出去,然后又把他们安顿在厄兰岛上的原因,司徒谨能清晰地感觉到,自打克莱尔从牢里出来之后,每次面对他的时候都表现出了一种极为亲近的感觉。

    两世为人,司徒谨没有体会过母爱是什么滋味,但是在克莱尔每次站在一旁看着他时,他都会感到很温暖,那目光就像是一位母亲看着自己儿子的目光,有时司徒谨会想,自己有这样一位母亲也很不错,虽然自己跟对方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血缘关系却并不是连接亲情的唯一一条纽带。

    “还有您,也跟我一起去吧!”最终,司徒谨还是无法将“母亲”两个字叫出口。

    司徒谨说完,克莱尔还没开口,司徒南却已经开口道:“我就不去了!儿子!看到你安全回来我就很开心了,等会你带着大家去玩的开心点,不用顾念我了!”

    司徒南话落,司徒百莉眉头立马皱起,拉长音道:“哥——”

    司徒南没有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而是转过身对着众人摆了摆手,然后朝着邸宅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