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四十章 帝都百姓的热情
    帝都城内岂知是热闹这么简单,简直是人山人海、人潮涌动。

    一进到城内,司徒谨就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到了,只见城内密密麻麻站满了人,放眼看去竟都看不到尽头。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城防军长官巴里特刚刚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斐迪南会取消来城门口迎接他的计划,而改在宫廷门口迎接他。这么多人挤在街上,车马根本就没办法正常通过!

    虽说在返回帝都的过程中,司徒谨经过的每一座城池的百姓都会对他表现出相当大的热情,但跟帝都百姓的热情比起来,之前的那些还真不算什么。

    相比于生活在其他地方的民众,帝都民众对于帝国拥有更强的归属感,而且平日里对于帝国发生的事情也尤为关心,说白了就是爱国心比较浓厚。

    对于司徒谨率军战败四小国的事情,其他地方的民众对于司徒谨更多的是倾向于感激之情,而帝都民众更多的却是感到发自内心的自豪和骄傲,他们觉得司徒谨是在危难之际拯救了亚罗帝国的英雄,是整个帝国的擎天之柱,他们庆幸在这个时候,帝国还有一个司徒谨,在心中,司徒谨已经成为了他们最坚实的依靠。

    当司徒谨率军走进帝都城门以后,城内所有人瞬间欢叫起来。

    “樱花公爵!欢迎回来!”

    “樱花公爵辛苦了!”

    “樱花公爵,你就是我们亚罗帝国的守护神!”

    ......

    刚开始的时候,只是站在前面最先看到司徒谨的民众在欢叫,很快,后面的人也得知司徒谨进城,喊叫声顿时层层叠进、一波紧跟着一波,最后连成了一片,整个帝都内的气氛瞬间热烈到了极点,到处都是一片欢腾。

    跟着司徒谨进入帝都的五千士兵呆呆的望着眼前这一幕,狄格更是张大了嘴巴,有种大白天在做梦的感觉,即便司徒谨战败四小国确实很鼓舞人心,可民众也没必要这么疯狂吧!?

    身为军中的一名军官,狄格当然没有办法理解普通百姓的想法。

    战争打了将近两年,在司徒谨之前帝国换了两任主将,却都没有让帝国反败为胜的迹象,大多数民众都已经渐渐对帝国丧失了信心,就在这个时候,前线终于传回了捷报,而且还是一份天大的捷报,这让大家怎能不振奋?怎么能不激动?

    特里斯坦骑马跟在司徒谨身边,对于这一幕他表现的倒不是太过意外。准确地说,不是他不感到意外,而是跟在司徒谨身边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见这种场面了!

    看着眼前这望不到尽头的人海,听着民众热情的呼喊着自己的名字,司徒谨觉得自己都要被帝都内的滚滚热浪给吞噬了!

    他下令让军队放缓行军速度,不要横冲乱撞伤到百姓,然后一边慢慢前行一边微笑着跟大家挥手致意。

    百姓本来是混乱的挤在一起,可每当司徒谨走到他们面前时,人群中都会自动让出一条路出来,放司徒谨跟他身后的军队通过。

    就这样走走停停,等司徒谨终于率军到达宫廷附近时,时间已经接近傍晚。

    远远地,司徒谨就看到斐迪南带领一众臣子站在宫廷正门门口,看到司徒谨,斐迪南的脸上立马露出笑容,他当先一步走向司徒谨,他身后的一众臣子慌忙跟上。

    “樱花大公,怎么样?这一路回来,是不是被民众的热情给吓到了?”一见面,斐迪南便跟司徒谨半开玩笑道。

    司徒谨从马上跳到地上,快步走到斐迪南面前,正要躬身行礼,斐迪南已经伸手拉住了司徒谨,司徒谨道:“陛下,实在是抱歉,让您跟大家久等了!”

    “哪里,一点都不久......”斐迪南笑容满面:“樱花大公,此次你可是为帝国立下了汗马功劳,我代表帝国所有人向你表示诚挚的感谢,并且欢迎你的归来!”

    “陛下,您严重了!”司徒谨道:“身为帝国军部的总指挥长,率兵击退敌军本来就是我的职责所在!”

    “哈哈!”斐迪南朗声大笑:“说得好啊!”

    这个时候,跟在斐迪南身后的一众大臣都对司徒谨拱了拱手,嘴里说着又是欢迎又是恭喜的话,司徒谨一一跟大家点了点头。

    “好了!我们都别站在这里了!”斐迪南道:“樱花大公,为了给你接风洗尘,今晚会在宫廷内举办一个盛大的晚会,到时你可以带着你的家人一起过来!现在你才刚刚回来,先回家去跟家人打声招呼吧,他们也一定都在等着你呢!”

    “谢陛下!”司徒谨沉声道。

    斐迪南微微用力握了一下司徒谨的小臂,然后用只能两人听到的声音低声对司徒谨道:“司徒,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

    司徒谨笑笑,同样低声道:“陛下,您是君,我是臣,臣子为君主分担忧愁不是应该的吗?”

    在众臣看不到的角度,斐迪南对着司徒谨白了白眼:”好了,我就知道想跟你像朋友一样正常说话是不可能的了,现在的你啊,就只会这么一本正经的跟我说话!”

    说完,斐迪南拍了拍司徒谨的肩膀:“回去吧!我在宫里等你,今天晚上我要好好跟你喝上几杯!”

    ......

    司徒家族府邸。

    族内所有人包括司徒南都全部集中在前门正厅,一个个翘首以盼,就等着司徒谨回来。

    “母亲,堂哥他怎么还没回来啊?这天都要黑了!”司徒百莉的儿子科尼奥已经跑出去望了几次,但是却都没有看到司徒谨返回的身影。

    司徒百莉也很着急,但是听到儿子的问话,她却道:“臭小子,你急什么?没看到外面满大街迎接你堂哥回来的百姓吗?从那么多人中间一步一步走回来,肯定要花一定的时间啊!”

    科尼奥跺了跺脚:“我一个时辰之前就听我朋友说堂哥他已经见过陛下,正在赶回来的路上,就算外面的路再堵再塞,堂哥他也该回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