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查尔斯的懊恼
    特蕾西娅脸上难得浮现出一丝笑容,笑容中还夹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和感叹,半晌,她喃喃道:“是啊!看来这段时间,亚罗帝国也发生了许多事情啊!”

    柯克点了点头:“陛下!可是这些变故不管是对您还是对我们奥兰多来说却都是好的变故。。。之前您的皇兄罗贝尔在位时,对我们的态度极为冷淡,现在罗贝尔死了,您的亲弟弟斐迪南登基为帝,我想他怎么都不会像罗贝尔一样对我们奥兰多的事情完全置之不理吧?“

    特蕾西娅朱‘唇’微启:“放心吧,他不会的。虽然我已经有几年没有看到他了,而且他现在还做了皇帝,但是我对我弟弟还是很有把握的,不管是从我们的‘私’人关系还是从国家的整体利益来讲,奥兰多跟亚罗帝国绑在一起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特蕾西娅话落,柯克紧接着道:“陛下,此次亚罗帝国能够在危急关头起死回生,可是多亏了那个叫司徒谨的年轻人。老臣听闻陛下尚在母国之时,曾跟此人举行过非常正式的订婚仪式,也就是说此人乃是陛下的未婚夫,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还请陛下尽快跟此人完婚。”

    柯克在说话的同时,站在他身边的查尔斯就一直对他怒目而视,但是柯克却仿若未觉,继续道:“要知道,此人不但深得亚罗帝国新帝的器重,而且他的个人能力也相当出众!如果陛下能跟此人完婚,那么不但为我们跟亚罗帝国的关系再加上了一道可靠的保险,而且也会让这个司徒谨彻底跟我们奥兰多绑在一起,作为陛下的丈夫,难道我们奥兰多以后有什么事情他还会袖手旁观吗?”

    自从刚刚柯克提到司徒谨开始,查尔斯的脸‘色’就已经相当难看,现在听完柯克讲的这些话,他再也忍不住不开口说话了:“艾布尔大人,您刚刚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除了依靠别人,自己就什么都做不成了吗?此次司徒谨虽说率兵击败了班德尔四国,但是这也不能说明他就有您说的那么厉害!何况我们好歹也算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为何要让陛下牺牲自己的幸福去讨好一个亚罗帝国的臣子,这不是在自降我们自己的身价吗?”

    柯克笑了笑,却并没有去看查尔斯:“查尔斯将军,一个人成功了一次可能是侥幸,可成功了两次甚至是多次你还能说他是侥幸吗?”

    停顿了一下,柯克继而道:“你说的没错,就算不依靠别人,我们自己也能做成许多事情,可是你不能否认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奥兰多只是一个小国!如今只是面对国内的情况,就已经让我们如此焦头烂额了,何况现在大陆局势如此‘混’‘乱’,我们周边的其他国家都已经‘混’战成一团,如果那些国家不是仗着我们跟亚罗帝国之间的关系,恐怕早就忍不住在我们身上咬上几口了!”

    “本来亚罗帝国在面对四小国时连连败退,我还担心这会对我们周边那些对我们虎视眈眈的国家失去震慑效果,现在亚罗帝国胜了,我们至少不用担心这一点了!现在对我们来说,当务之急就是尽快跟亚罗帝国之间建立紧密联系的关系,‘乱’世之中,我们只有背靠着一个大国才有生存下来的机会,而斐迪南的登基跟司徒谨的上位,正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绝妙的契机!”

    虽说查尔斯为奥兰多立下了不朽的功劳,但是柯克却并不怎么喜欢查尔斯,而且即便查尔斯的功劳再大,再得特蕾西娅的器重,也对他在奥兰多的地位产生不了什么威胁,所以他并不需要去看查尔斯的脸‘色’行事说话。

    当然,从整个国家的角度来说,柯克对查尔斯并没有什么不满,他所不满的只是查尔斯跟特蕾西娅之间暧昧不清的关系。

    柯克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而且还是个骨子里面非常传统的老人。他早就知道特蕾西娅在多年前就跟司徒谨订婚的事情,在他看来,不管这段婚姻是什么‘性’质的婚姻,既然已经定下来了,那么特蕾西娅就不该再跟其他人暧昧不清。身为臣子,他无权去指责特蕾西娅什么,所以他便把他的这种不满全部发泄到了查尔斯的身上,平时一见到查尔斯他的脸上就没什么好脸‘色’。

    如果说司徒谨只是个碌碌平庸之辈也就罢了,柯克就算再传统,也明白一个国家皇帝的婚姻不可能一点政治利益都不牵扯。如果说查尔斯确实比那个司徒谨要优秀的多,那么从大局考虑,即便特蕾西娅辜负了司徒谨,那么也是值得的。

    可是如今的情况却完全不是这样,那个司徒谨一共才在大陆人的视线当中出现了两次,但每一次却都在大陆上引起了地震般的轰动!结合柯克从其他渠道得知的一些事情来看,这样的人物明显是个妖孽!

    特蕾西娅既然本来就跟对方有婚约,为什么要舍弃这样的人去跟查尔斯搅合在一起?这就好比是为了一块石头而放弃了一颗珍珠,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都不是明智之举。

    作为奥兰多的首席政务大臣,加上前任皇帝格兰七世在临死之际又殷切嘱托他一定要好好辅佐特蕾西娅,所以于公于‘私’,柯克都必须要提醒特蕾西娅,怎么选择才是最明智的!

    柯克说完,特蕾西娅脸‘色’平静,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的反应,可查尔斯的脸‘色’却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自打护送着特蕾西娅回到奥兰多以后,一切对他来说都发展的非常顺利。在公,他不但深得特蕾西娅的器重,而且多次立下军功;在‘私’,特蕾西娅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他反应冷淡,而是会多多少少地回应一下他的情感。

    本来查尔斯非常有自信,只要这样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他会跟特蕾西娅修成正果,可谁想到,这个时候,本来已经销声匿迹的司徒谨却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而且一出来就如此大出风头,这让查尔斯感到极度懊恼,偏偏柯克又在这个时候跟特蕾西娅说出这番话来,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而最让查尔斯感到难受的还不是这些,而是特蕾西娅此刻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