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厄兰岛盛况
    听到黑格的话,司徒百莉跟克莱尔相视一眼,而司徒南则是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疲态。

    司徒百莉笑着摇了摇头道:“又来了!哥,这段时间以来,来府上拜访你的人可真不少啊!”

    司徒南自嘲的笑了一声:“是啊!就是我以前坐在总指挥长的位置时,来拜访我的人也没有这么多。”

    “这说明谨这孩子很得人心。”司徒百莉看着司徒南道:“哥,这段时间来拜访你的人这么多,你不能总是闷在房间里一个都不见,依我看,今天你要不就出去接待一下吧!”

    “是啊!”克莱尔声音温婉道:“来者是客,人家主动登门拜访就是一份心意,你还是出去见见吧。”

    司徒南身体微微后仰,靠在床头上,冲着黑格摆了摆手:“黑格,去给我推掉吧,我谁也不见。”

    “是!老爷!”黑格躬身行了一个主仆礼,然后转身离开了。

    等黑格走后,见司徒百莉跟克莱尔都看着自己,司徒南长叹了口气:“我累了,不想再去跟任何人周旋了,你们多多体谅吧!”

    “哥——”司徒百莉拉长声音:“你这是在逃避现实,逃避跟外人接触,你不能总是这样啊!”

    说完,司徒百莉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几步走到司徒南面前,双眼直视司徒南道:“哥,我真想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了?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一位非常坚强、非常自信的人,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你不是说以后要好好照顾家人、好好补偿谨吗?你现在这种状态,家人看到会开心吗?等谨他从前线回来,看到你这个样子,他又会开心吗?”

    司徒百莉一口气对着司徒南说完,司徒南却只是垂下眼睑,房间内一阵安静,安静的让人觉得有些压抑。

    “百莉!”突然,克莱尔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你哥他累了,我们还是先出去吧,让他好好休息。”

    司徒百莉还想说话,见克莱尔用目光示意她不要再说,她只能叹了口气,然后赌气般抬脚走出了房间,她刚一走,司徒百莉也从沙发上站起,朝着门口走去,还没走出门,司徒南低沉的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克莱尔......对不起......”

    听到司徒南的话,克莱尔的身体微微一僵,然后轻声开口道:“没关系,我相信你会走出来的。”话落,克莱尔抬脚走出了房间。

    望着克莱尔离开的身影,司徒南神色一片黯然。

    ......

    同一时间,司徒谨的领地,也就是厄兰岛。

    自从司徒谨离开以后,岛上发展的一天比一天迅速。

    因为帝国南部发展的一直就相当缓慢,而且百姓多以小村落的形式散落分布在南部各个地区,生活过的极为艰苦,所以听说了厄兰岛之后,每天都要大批百姓携家带口的往岛上迁居。

    加上还有一些分布在其他国家边境地区的穷苦百姓,在听说了厄兰岛上的情况之后也都纷纷举家前往,一下子岛上的人口便达到了一个空前的数量。

    在司徒谨刚刚离开厄兰岛的时候,岛上的四座副城才刚刚建好,空无一人,而在这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四座副城就已经都住满了人。

    当然,岛上之所以发展的如此欣欣向荣,埃尔温可谓是居功至伟,这位看起来不显山不漏水的清秀青年,在司徒谨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已经得到了岛上所有高层的一致认可。

    自打司徒谨率兵战败四小国的消息传到岛上之后,岛上所有百姓就像是听到自家人立了丰功伟绩一般振奋不已,本来司徒谨在领地的威望就极高,这件事之后,岛上居民对他的崇拜和爱戴更是一时无两。

    不管之前大家来自哪个国家、哪个地区,登上厄兰岛以后,大家就都是樱花公爵的子民。这里是一片全新的土地,一片让人内心充满了希望和憧憬的土地,在这里没有不可能、没有做不到,只要你踏实肯干,你就会得到你应得的。

    所有来到岛上的人都发自内心的喜爱这里,他们更是从心底里感激为他们创造出这片乐土的司徒谨。在岛上所有民众的眼中,司徒谨就是他们的大家长,而当这个大家长做出什么成绩时,他们不但打心眼里为司徒谨感到高兴,而且还感到与有荣焉,就好像带人打了胜仗的是他们自己一样。

    自听到前线打了胜仗的消息传来以后,没有人下过任何命令,岛上民众便自发的进入到了狂欢状态,很多做小买卖的商人都歇业回家,跟家人共同分享这个喜悦时刻,而那些农户、渔民、牧民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全部将手头工作放下,到街上跟大家一起狂欢。

    司徒谨的城堡中,司徒婉、司徒雷耀还有埃尔温一同坐在一楼大厅,埃尔温手中捧着一个杯子,杯子里面是司徒谨之前送给他的茶叶,他慢悠悠的品着杯中的茶水,看起来极为悠闲,一点都不像是总管岛上所有事务的总政官。

    司徒婉跟司徒雷耀站在他面前,如今,姐弟俩的精神面貌看起来跟几个月以前完全不同。

    司徒家族全部获罪释放的消息早就传回到了岛上,得知司徒谨真的像之前答应他们的一样救出了父母跟族人,姐弟俩心里终于放下了一块大石。加上这段时间以来,岛上很多人、尤其是李.克斯特夫人对他们的悉心照料,两人已经渐渐走出了之前事件留下的阴影,现在他们这个样子,看起来才真的像是活力四射的年轻人。

    “埃尔温哥哥,我哥哥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啊?”司徒婉在同一天内第三次向埃尔温问出这个问题。

    埃尔温小啜了一口茶水,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打趣道:“我说小美女啊,前些天你不还老是盼着你父亲和母亲过来吗?现在不想他们啦?只想你哥哥回来?”

    听到埃尔温的话,司徒婉立刻坐到了埃尔温旁边的位置上:“哪有啊?我也想父亲母亲啊,可是姑妈托人捎信过来说,只有等哥哥回帝都了,他们才会跟着哥哥一起过来,所以我就是再想见他们也没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