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零七章 城内见闻
    待一众军事参谋都离开后,大厅内只剩下司徒谨跟科罗纳多两人。

    看到科罗纳多脸色不太好,司徒谨不动声色道:“怎么样?科罗纳多师长,新皇登基的消息可告知前线众士兵了?”

    科罗纳多点了点头。

    司徒谨又问:“现在军心如何?”

    提到军心,科罗纳多一边摇头一边叹了口气:“指挥长,恕我直言了!临阵换将乃是兵家大忌,虽说站在陛下和我们的角度来看,这个比洛是必须要换下来的,但是前线的这些士兵可不这么想,而且......而且......”说到后面,科罗纳多看了看司徒谨,言语有些吞吐起来。

    司徒谨淡淡一笑,开口道:“而且大家知道我这个新来的长官又很年轻,对我多有不服,是不是?”

    听到司徒谨一语道破自己想说的话,科罗纳多微微一怔,随即才点了点头,继而又道:“自战争以来,我们胜少败多,这让我们的士兵已经对帝国和自己产生了莫大的怀疑!在来到这里以前我还在想,我们诺大一个帝国何以会在面对几个小国时节节败退?这几日在这里看到我们的士兵,我终于明白了,我们现在已经被人打破了胆,没了胆气的士兵,即使人数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科罗纳多说完,司徒谨突然从桌案后面站起身子,伸手将商议领口的扣子扣紧,然后对科罗纳多道:“走,科罗纳多,带我去军营看看!”

    愣了一下,科罗纳多点头道:“也好!”

    ......

    须臾,二人走出城司府,为了借机查看一下彭萨城内现状,司徒谨特意没有骑马,而是跟科罗纳多步行而出。

    战事以来,整个帝国被拖的是入不敷出,民不聊生!而这种情况在帝国东部地区更是尤为明显!大批百姓逃离自己生活的故土,东部各城内留下的多是一些无法长途远行的老弱病残,这种情况直接造成东部地区大片土地的荒废,粮食价格成倍上涨,反过来又极大加剧了整个帝国的负担!

    行军打仗,粮草乃是根本!虽说身后有很多城池在供给前线粮草,但是十几万张嘴每天要吃的粮食乃是一个庞大的数量,加上整个帝国的经济也是大幅度下滑,纵是各城池勒紧自己的裤腰带,也越发难以拿出多少粮食来供给前线了!

    在败退到彭萨城之前,害怕城内百姓再像之前一样全部逃走,所以比洛立马下令封城,这才没让彭萨城变成一座空城,城内一切也在勉强的基本运行!

    身兼帝国首席政务官,在来到彭萨城以前,司徒谨对于彭萨城内的情况自然也是做过一番功课,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数,但是当亲身走在大街上,看到街道两旁尽是些破履烂衫的饥民时,他还是有些吃惊。

    “哎!”将司徒谨的神色看在眼中,科罗纳多叹气道:“打仗打仗,最受苦的终归是下层这些贫民百姓啊!”

    科罗纳多话刚落下,二人就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循声往前一看,只见一家餐馆门前,几名身穿军装的士兵斜斜垮垮的站在那里大声嚷嚷。

    “MD,我们哥几个来你这吃酒是给你面子,你TM还管我们要钱?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不识抬举!为了保护你们这些人,老子们天天把头别在裤腰带上,现在不过吃你几顿酒菜,你就翻脸不认人!要是没有老子们,你觉得你这餐馆还能开到现在吗?”

    “就是!你TM做的什么老餐馆板,我们来你这里是给你店面增彩,没跟你要钱就不错了,你还敢跟我们要钱,会不会做生意?”

    “我就问你一句,你还想在这彭萨城内干下去吗?”

    只见在那些士兵面前,站着一个一身寻常装束的中年男子,虽被那些士兵如此大骂,但那中年男子脸上依旧陪着笑容,只是那笑容看起来跟哭也差不了多少:“各位军爷,不是我不识抬举,实在是因为现在乃是非常时期,我这小本生意能维持下来已经实属不易,若是各位军爷偶尔来我这里吃上一顿我感到荣幸还来不及,可您各位还有其他军爷几乎天天来我这吃酒,我实在是供不起了啊!请各位军爷也体谅体谅我们这些小商人的不易啊!”

    “去你妈的!”那中年男子话刚说完,当中一个士兵登时变脸,伸手朝着那小商人的面部作势就要打下去,可就在他的手刚刚挥出的同时,另外一只手却猛然抓住了他的小臂,将他的那只手拦在了半空之中。

    事发突然,在场所有人皆是一愣,等回过神来,就看到一个长相俊美的青年男子不知何时站在了他们面前,在青年身后还站着一个年纪四十多岁的壮汉,这青年跟壮汉正是恰好出现在这里的司徒谨跟科罗纳多了!

    “MD,你小子是不是活腻歪了?竟敢管老子的闲事?”刚刚那作势要打人的士兵一边对着司徒谨大骂出声,一边就要把手臂从司徒谨手中抽回,可令他惊讶的是,无论他如何用力,竟都无法摆脱司徒谨的那只手。

    由于担心穿着军装在城内走动会引来别人注意,所以在出城司府之前,司徒谨跟科罗纳多都特意换了一身普通装束,是以眼前的这些士兵都没有认出司徒谨跟科罗纳多的身份。

    见自己的同伴被司徒谨制住,其他几个士兵脱口大骂了几声,随即纷纷朝着司徒谨扑了上来,可没过十秒钟,那些士兵就尽数躺在了司徒谨的身前。

    因为处于城市中心位置,来往行人不少,所以餐馆门前的动静很快就引来了很多人的围观。

    看到司徒谨把几个军人都打倒在地,围观百姓神色大惊,很快便开始跟周边人低语起来。

    “这年轻人是谁啊?怎么敢对这些军老爷动手,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哎!不过看到这些人躺在地上,我这心里是真解气啊!”

    “没错!这些当兵的在这打仗,却累得我们也要跟着受罪!他们仗没打胜几场,平日里却就知道欺负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说实在的要不是城池被封,我早就走了,可不在这受这份窝囊气!”

    “就是我自己不是对手,不然我恨不得杀了这些当兵的!他们来了之后抢我们房子、霸我们妻女,我们家家缺吃少穿,还得紧供着他们,这叫什么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