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八十九章 亲临军部
    一周后,帝国派往四小国商议和谈事项的使者从东部返回,斐迪南紧急召集司徒谨入宫。

    一进到斐迪南的行宫,司徒谨就看出斐迪南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微臣参见陛下!”司徒谨躬身对斐迪南行礼。

    见到司徒谨,斐迪南双眸一亮,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司徒谨面前:“司徒,你可算来了!”

    “怎么了,陛下?”司徒谨开口问道。

    一听司徒谨问起,本来脸上挂着笑容的斐迪南神色顿时一冷:“司徒,派出去跟四小国讲和的使者今早已经回来了,说那四个小国一致商议决定,让他们退兵可以,但是亚罗帝国必须分别割让给他们每个国家五座城池!你说他们这不是狮子大开口是什么?!”说到后面,斐迪南已是满脸怒气。

    听到斐迪南的话,司徒谨开口道:“陛下!这个结果我们不是提前就已经预料到了吗?您又何必动怒呢?”

    斐迪南神色依旧不怎么明朗:“话是这么说,但是我没想到这四个蕞尔小国竟会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简直太不把人放在眼里,是可忍孰不可忍!”

    说完,斐迪南道:“司徒,之前你说要约魔法公会的人跟我见面,怎么样,联系上他们的首脑人物了吗?”

    司徒谨点头道:“已经得到准确消息,魔法公会会长啊阿斯卡明天就会返回帝都华林,等他一回来,我会亲自去请他!“

    斐迪南点了点头:”由你这个帝国的樱花大公去,我们已经算是给足他们魔法公会的面子了!“

    ......

    离开皇宫后,司徒谨从被任命为帝国军部副总指挥长之后第一次来到帝都军部。

    在来之前,他已经把对军部的基本情况了解了一下,自打他的父亲司徒南出事以后,帝国军部副总指挥长的职位一直由罗贝尔亲自兼任,别看罗贝尔长的虎虎生威,挺有大将风范,但是对于带军打仗他根本是一窍不通,这一年多的时间来,帝国军部在他的领导下不能说是一片混乱,但情况也是极多。

    司徒南在位的时候,虽然没有做出什么突出的成绩,但最起码能保证帝国整个军事系统的平稳运行,而罗贝尔一人独兼帝国军部总指挥和副总指挥之职后,由于在很多关键的军事问题上不能做出合理的决策,导致帝国很多军事机关都出现瘫痪状态,再加上用人不明,引起军部上下之间产生极大矛盾,严重增加了帝国军事系统的内耗!

    司徒谨被任职为帝国军部副总指挥长之后之所以一直迟迟不到军部视察,就是因为他知道军部现在情况复杂,不摸清情况就贸贸然来军部,最多只是走个过场罢了!

    因为没有提前通知军部说他今天会过来,所以当司徒谨到达军部的时候,军部并没有人出来迎接他。从军部门口对面的道路上跳下马车,司徒谨一个人走向军营的正大门。

    门口有一排站岗的人,看到他要进门,立马抬手示意他停止前进。

    司徒谨不紧不慢的从衣内拿出他的身份令牌,看到这白玉令牌,门口一排站岗的士兵瞬间傻眼了!

    “指......指挥长......”大家慌忙给司徒谨行军礼。

    虽说司徒谨是副总指挥长,而总指挥长则是帝国皇帝斐迪南,但是谁都不会管皇帝叫指挥长,加上皇帝只是挂名指挥长,绝大多数事情都是副总指挥长在处理,所以大家一般都称副总指挥长为指挥长。

    见有个士兵想跑进军营内去报信,司徒谨赶忙摆手道:“你们不用进去报信了,我自己进去就行!”

    说完,在大家惊诧不已的目光中,他抬脚走进了军营大门。

    进入军营之后,司徒谨一个人一边走一边看,发现军营里面很少看到士兵,虽然之前就预料到这种情况,但看到如此冷冷清清的军营,司徒谨心中也是有些意外。

    他独自在军营里面溜达了小半天,走到一排大营面前,还没走近,就听某个大帐内传出几道说话的声音。

    “各位同僚,我们可都是帝国最高军部的军事参谋,你们说我们整日这样坐在这里闲聊睡觉是不是有点太不负责任了!”

    “呵!我们不负责任?我们就是再不负责任,有那个新上任的副总指挥长不负责任吗?他上任半个多月了,竟然连个面都不露,你说我们就算再卖力有什么用?我们手里有拍板决策的大权吗?”一个女子不满的声音从军营内传出。

    “嘿!穆丽儿,你说话注意点行不行啊?你胆子可真是够大的啊,连咱们帝国现在唯一的一位公爵都敢说!”

    女声再次响起:“我有什么不敢说的,他要只是一个公爵我也懒得说他,可他现在头上还顶着指挥长的帽子,就算他再怎么不想干活,上任这么多天了,他怎么也该来军部露个面吧?”

    “哎!也不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竟然让这么个既年轻又不懂规矩的小子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这要是在平常时期我也不说什么了,可现在是什么时候?我们跟周边四小国的战争还在继续!这仗接下来要怎么打?兵力该如何部署、要不要换将等等一堆情况都需要我们最高军部下达指令,情况这么紧急,陛下就不能派个靠谱点的人来领导我们吗?”

    “哎,前些日子那些师长和旅长们还天天往我们这跑,现在人家知道我们不作为,都不来了!”

    ......

    站在门口听了一会之后,司徒谨故意咳嗽了两声,然后抬脚走进了说话声传出的那个大帐。

    他刚一进去的时候,一个手里拿着文件坐在大帐中间桌子上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立马指着他开口道:”哎哎,你谁啊,这里是你能随便进来的地方吗?赶紧给我出去!“

    司徒谨目光在大帐内一扫,见帐内有五男一女,年纪看起来都在三十岁上下,他们一副懒散的样子围坐在一起,看起来哪有一点工作的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