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八十六章 加倍补偿我!
    这跟斐迪南是否大度没有关系,这就是政治的残酷性!一旦选择错误,很难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现在,司徒家族属于司徒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严格来说,是司徒家以往得到的殊荣已经终止在了司徒南的手中!代之而起的是司徒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如今司徒谨在亚罗帝国得到的一切要比司徒家族祖祖辈辈得到的还多,不管是是爵位还是官职。天籁小说

    虽然以往司徒家族的一切都没了,但是只要有司徒谨在,司徒家族在帝国的未来就还是光明的。

    不多时,十几辆马车停在了司徒家老宅门前,为那辆马车的车门被从内打开,紧接着,司徒南先下了马车。

    站在老宅门前,司徒南的神情有些恍惚,他佝偻着身子,微微仰头凝望着老宅的大门。

    这时,司徒谨还有其他司徒族人也纷纷都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众人走到司徒南身后,司徒百莉上前道:“哥,我们已经回家了,你就开心点吧!”

    听到司徒百莉的话,司徒南微微侧身,看了看站在他身后的一众族人,然后又看向司徒谨,叹了口气道:“我真没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再次回到这里来。”

    克莱尔站在司徒南身边,轻轻挽住他的手,温声开口道:“我们现在不是回来了吗?”

    “是啊!哥!”司徒百莉也道:“不管怎么说,现在你儿子已经把你失去的东西都给拿回来了,你也不用再自责了!”

    司徒百莉说完,司徒南却叹息着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看起来四旬左右的中年短男子带着几个下人打扮的仆人从老宅内快步走了出来,出了大门之后,直接走到了众人面前,对众人躬身行了一礼。

    这中年男子名叫黑格,现在是这个老宅的管家,他还有老宅府上所有的仆人都是几日前阿方索的管家去仆役市场为司徒谨找来的。

    根据这几天的观察,司徒谨还真是不得不承认阿方索的那个老管家挺会找人,不管是这个黑格还是府上的二十多个下人,做起事来都井井有条、一丝不苟的,让人看了之后觉得很放心。

    “父亲,我们还是先进去吧!”司徒谨对站在他旁边的司徒南开口道。

    司徒南侧头看了司徒谨一眼,点了点头道:“好!”

    一进到府内,司徒谨立马让黑格安排司徒家的一众族人先在府上安顿下来,然后他跟司徒南、克莱尔还有司徒百莉一起走进了府内的一间房内。

    一进到房间,司徒南直接坐了下来,神态看起来说不出的疲惫。

    见状,司徒谨有些担心道:“父亲,您刚刚从牢里出来,还是赶紧洗个热水澡,然后多休息一下吧!”

    “说的是!”司徒百莉立马附和道:“哥,我看你现在状态真的很差!既然我们家的人现在都已经没事了,你接下来就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吧,不要想太多了!”

    说完,司徒百莉转过头对克莱尔道:“嫂子,我们先出去吧,让我哥他一个人好好睡一觉!”

    对于自己丈夫现在的状态,克莱尔比谁都再清楚不过,她忙道:“好,那我们先出去!”

    司徒谨转身走到门口拉开房门,正打算迈脚出去,突然,司徒谨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儿子!”

    司徒谨回过头,只见司徒南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复杂,有悲伤、有愧疚、有自责、有欣慰,还有一种让司徒谨看不懂的神情夹杂在其中。

    “儿子,过去是我这个当父亲的对不起你!”从走出牢狱到现在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司徒南终于把他憋在心里的话给说出来了:“我不只是个失败的臣子,更是个失败的父亲!”

    司徒百莉跟克莱尔尚未走出房间,听到司徒南的话,两人都回过头。

    司徒谨微微一愣,然后重新转身走到司徒南身前,伸手握住了司徒南平放在膝盖上的双手。

    从出生到现在,这还是他第一次握眼前这个男人的手,很大很厚,握起来很舒服,但此刻这双手却冰凉如水。

    “父亲!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司徒谨弯下身子半跪在司徒南身前道:“我们是父子!父子之间是不用说这些的!”

    听到司徒谨的话,司徒南脸上浮现出一丝苍白无力的笑容:“儿子,你知道吗?在这个世上,现在让为父觉得最没有脸面对的人就是你了!”

    “父亲......”司徒谨正要说话,却被司徒南开口打断:“可为父还是觉得很欣慰!我就算再怎么失败,上天还是没有完全抛弃我,他还是赐给了我一个好儿子!只这一点,此生我已再没有什么怨言了!”

    见司徒南越说脸上的死气越重,司徒谨心里一个咯噔,他知道让司徒南丧失了生愿的根本原因在他的内心,而不在他的身体。

    这一年多来,司徒南经历的种种事情已经彻底让他把自己认定为一个失败之人,虽说他现在才人到中年,但只在这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他看起来就比之前老了十几岁。

    也许,从司徒南察觉到一切事情的真相之后,他的心里就已经存了死志,只是因为他身后还有家族的上百号人在,所以他才一直吊着那么一口气!

    现在,族人都安全了,司徒一族的殊荣也有望在司徒谨的手中继续传承下去,司徒南心里再也没有什么可牵挂的事情,除了对司徒谨这个儿子还有很多的愧疚!如今他跟司徒谨再把话一说开,他真的已经把他该做的都完了,至少在他自己看来是这样!

    “哥!”

    “老爷!”

    司徒百莉跟克莱尔也看出了这一点,都一脸着急的走到司徒谨跟前。

    司徒谨用力的握了握司徒南的手,突然站了起来:“好!你要是真的觉得自己对不起我,那你在今后的日子里就要加倍的补偿我!你要让我体会到家的温暖!如果你现在撒手离去,那么我誓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