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七十九章 外面的消息
    这下不只是其他人,就是司徒南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也闪过一丝疑惑。』』『天籁小说Ww『W.⒉

    这时,只见金姆转过身子,对刚刚跟着他一起进来,现在正站在牢房门口的两排牢狱兵道:“你们还愣在那干什么?赶紧把饭菜拿出来给大家用啊!”

    原来那两排牢狱兵的手上都分别提着两个食盒,听到金姆的话,前面两个牢狱兵直接走进抬脚司徒南所在的牢房,而剩下那些牢狱兵则分别朝着司徒族人所在的其他牢房走去。

    不大一会,牢房内所有司徒家族的人的面前都摆满了一盒盒丰盛的饭菜,不止如此,食盒底部还都放着两小瓶酒,本来因为过于潮湿而充满了霉气味的牢内瞬间就被美食的香味所覆盖。

    见大家都怔怔的看着自己没有动手去吃东西,金姆忙道:“为了表达这些日子我对各位照顾不周的歉意之情,今天我特地为大家准备了这些酒菜,大家尽管享用!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就直接跟我说,我一定竭尽全力满足你们的要求!”

    坐在司徒南隔壁牢房的司徒百莉——也就是司徒南的亲生妹妹看了金姆半天,突然开口道:“你们这葫芦里卖的都是什么药,我怎么越来越不懂了呢?是不是关于我们的行刑命令已经下来了,你这是来给我们送最好一顿?”

    “哪呀!”金姆立马摆手道:“什么行刑?什么最后一顿?要不了几天啊,你们就全都可以从这里出去啦!”

    “出去?”司徒百莉嗤笑一声,明显不相信金姆的话。

    到了这个时候,金姆也想做好全套功夫,反正要不了多久,外面生的事情司徒家族的人都会知道,他寻思自己现在还不如主动告诉他们实情,也算是提前卖给司徒家一个人情。

    想好这一点,金姆就坦言道:“您各位还不知道吧?就在今晨,二王子斐迪南殿下已经登基为帝,他上任后下达的第一道命令就是让帝国法庭于一周之内将你们司徒家的案子给结了,所以最晚再有一周的时间,你们就能从这出去了!”

    “什么?”一直没有开口的司徒南猛然站起身子,视线紧紧盯着金姆,声音沙哑道:“你说二王子殿下登基为帝了?”

    金姆点了点头。

    司徒南整个身体微微一僵,随即问道:“那陛下......我是说罗贝尔殿下呢?”

    金姆微微靠近司徒男,放低声音道:“我只知道罗贝尔殿下已经死了,至于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

    司徒南脸色几变,半晌,摇了摇头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司徒大人,我说的是真的!”见司徒南不相信自己的话,金姆立马道:“您觉得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我还有必要骗您吗?”

    司徒南自己在那摇头不止,旁边牢房的司徒百莉貌似听到了金姆刚刚的话,开口道:“就算斐迪南真的下令让法庭审理我哥的案子,你怎么就知道我哥会被无罪释放?现在就说我们会从牢里出去是不是为时过早了?”

    “哎呀!”事到如今,金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觉得自己这刚到手的官位能不能坐稳就靠他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能不能把司徒家的人都给伺候好了!

    要说牢里的这些司徒家族的人,包括司徒南在内,都不值得让金姆如此紧张,他真正紧张的是司徒家族唯一一个没有因为获牵连罪而被捕的那个人,也就是司徒南的长子——现今帝国内唯一的一位公爵——司徒谨!

    今日朝会之后,整个帝国哪怕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都知道帝国出了一个世袭大公爵,不但如此,这个大公爵还被当今陛下任命为帝国的总政官和军部的副总指挥长,在整个帝国内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力滔天!

    他金姆一个小小的监狱总长,还是罗贝尔当政时期任命的,最重要的是,自他上任以来还一直放任手下对关在牢里的司徒家族的人随意虐待,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金姆不能不紧张!到时候他丢了头顶的官帽事小,就怕他再把小命也丢了,那他这个才刚刚上任了没多久的监狱总长可就憋屈死了!

    今早刚刚得到消息的时候,金姆险些都要哭了!他不住暗叹自己的运气怎么这么差,本来刚刚升官没多久他还以为自己以后的人生就是一片光明,没想到罗贝尔突然就下台了,斐迪南突然就登基了,司徒谨一下就成为了帝国内炙手可热的级大公爵,而罗贝尔留下的烫手山芋也就是牢里的司徒一家现在还握在他的手里!

    只用了不到一会的功夫,金姆就想明白了,事到如今他也只有在牢里这些司徒家族的人的身上赌上一把了,不管怎么样,他现在及时补救还不晚!

    本来按照帝国法律,身在牢狱中的罪犯是没有权利得知外面的消息的,金姆身为一牢之长,更加不能以身犯法!可是现在,哪怕只能让自己在司徒家人的心里提升那么一点点的好感度,金姆也会试上那么一试。

    金姆看了一眼司徒南,又看向其他司徒家族的人,开口道:“司徒大人还有您各位可能还不知道吧?就在今天的朝会之上,当今陛下已经授予司徒大人的长子司徒谨为帝国世袭樱花大公爵,同时领帝国席政务官和帝**部副总指挥长之职!”

    说完这番话之后,不顾司徒南、克莱尔、司徒百莉还有所有司徒家人脸上的震惊之色,金姆接着道:“现在整个帝国的官场中,谁不知道陛下让帝国法庭审理司徒大人的这个案子只是走个过场?等这过场一走完,肯定是要把司徒大人和您各位给放了的!”

    司徒百莉也从牢房内站了起来,目光呆滞的看着金姆,半晌,惊疑不定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金姆点了点头。

    整个死牢内顿时安静的可怕,所有司徒家族的人脸上都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最后,大家把目光都投在司徒南的脸上,却现司徒南虽然在无声的点头笑着,但是两行清泪却顺着他的眼角迅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