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七十八章 牢狱官来赔罪!
    从奥尼西府上出来,司徒谨直接乘着马车赶回司徒家的老宅。天籁『小说Ww『

    还没到老宅门口,透过车窗看到一圈人站在老宅的门前,司徒谨差点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定睛仔细看了看,才现那些人大都是跟他同上早朝的帝国大臣。

    远远看到司徒谨的马车赶来,那些大臣早就已经迎上前来,等司徒谨从马车上走下来,众人已经围在了马车边上,纷纷对他行礼道:“樱花大公!”

    被这么多人围在中间,司徒谨有些愕然,往那些大臣的身后一看,只见他们每个人身后都跟着几个家仆,家仆的手中都抱着大一盒小一盒的东西,盒子包装精美,一看里面装的就是礼品。

    虽说才刚刚涉入官场,但看这阵势,司徒谨如何还不明白怎么回事?

    果然,下一秒钟,那些大臣就一口一个恭贺一口一个恭喜,出口的话尽是对司徒谨的恭维之词,那样子看起来恨不能把司徒谨给捧上天了,一边说着还一边示意自己家的家仆往前靠靠,好让司徒谨能注意到自己送来的礼物。

    别看挺多大臣在心里都对司徒谨不服气,但是他们可不敢把这种不服气给表现在脸上!现在司徒谨在整个帝国是位高权重,说他是斐迪南之下的第一人都毫不夸张,大家就算心里面想法再多,行为上也得争着抢着巴结他,没办法,这就是现实!**裸的现实!

    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一堆人,司徒谨一阵头大,他好不容易走出人群,然后抬脚走进自己家的老宅。

    见那些大臣还想跟他进去,他赶紧堵在门口,用自己刚刚得到老宅,现在里面还没收拾出来为借口,将那些大臣都给打了!当然,他们拿来的那些礼物他自然也都没收!

    等那些大臣前脚一走,司徒谨生怕再来人给他道贺,赶紧把大门给关上了!

    斐迪南虽说把司徒家以前的邸宅赏还给他了,但是这诺大的府邸内现在却连个下人都没有,司徒谨一个人呆在府里,望着府内这些熟悉的景致,心里忍不住生出一种空落落的感觉,当然,还有一种物是人非的唏嘘感!

    站在庭院之内,想到以前的种种、家族的遭遇还有死去的奶奶,司徒谨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不过,再想到今天斐迪南已经下令让帝国法庭一周内把司徒南的案子给结了,这又让司徒谨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从返回亚罗帝国以后,虽然他面上一直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家人被关在死牢里的这件事就像是压在他胸口的一块大石让他喘不过气来,现在这块大石终于要被拿走,他也终于能松口气了!

    ......

    与此同时,帝都死牢内,包括司徒南在内的司徒家族主要成员都死气沉沉的坐在里面。

    之前牢内二王子的人将司徒婉跟司徒雷耀偷偷送走以后,虽然把这事嫁祸给了牢狱总长,但是罗贝尔还是多多少少察觉到了点什么,保险起见,他下令将牢狱内的工作人员从内到外都给换了个遍!

    由于没有确切证据,他除了把之前那牢狱工作人员都调走之外,倒也没拿他们怎么样,但那些人一走,可就苦了被关在牢里的司徒家族的人了!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新的牢狱兵都摸清楚了上级的意思,所以他们上岗以后,对被关在牢内的司徒家族的人是苛刻至极!

    虽说之前司徒家的人在牢里的待遇也不怎么好,但还没沦落到饿了没饭吃、渴了没水喝的地步,可自从牢内换了这一批新的看守兵,经常连着一两天不给司徒家族的人吃喝,而且一般给吃的还都给的是已经酸臭了的东西!

    平时在言语动作上对司徒家族的人也是一点不客气,要只是骂两句还好,但很多时候那些看守兵还会对司徒家族的人动粗,这让很多司徒家族的人都觉得大受侮辱,恨不得行刑之日马上到来,自己赶紧死了算了,也省的在这世上还遭这份罪!实话说,要不是担心族人因为自己受到牵连,很多人早都已经忍不住撞墙自杀了!

    司徒南依旧是那一个姿势仰坐在牢房的一角内,在牢内的日子里,他很少说话,眼睛也经常是闭着的,看起来好像是在睡觉,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不可能睡得着。

    克莱尔靠坐在司徒南的身边,自打两个孩子被送走以后,她也不怎么开口说话了,每天低着头坐在牢里,神色间一片麻木。虽然司徒婉跟司徒雷耀被送走没有多久,但是短短的一段时间,克莱尔的头上就多了很多白色的丝,此刻她就像是一个等死之人,安静的等待着死神的镰刀朝着她落下来。

    “嘎吱——”

    牢房的大门被从外面打开了,外面有些许亮光照进了牢内,可不管是司徒南还是克莱尔都没有抬头。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牢房门口渐渐传来,在走到司徒南和克莱尔的牢房门口时,脚步声突然停下,紧接着,有人上前将牢房的小门打开,直到这时,司徒南跟克莱尔才终于抬起头来。

    “哎呀!司徒大人!”一个面色黑、嘴唇很厚的中年男子一步踏进牢内,满脸堆着笑意走到司徒南身前:“上任之后我这一直忙的是不可开交,就没倒出功夫来看您,今天我可是特地来跟您赔罪来了!”

    男子这话一出,死牢内包括克莱尔在内的所有司徒家族的人都猛然抬头,看着男子一脸的表情错愕,仿佛在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听错了什么一样。

    司徒南眼睛稍稍往上动了动,没有说话。

    男子也毫不在意,脸上笑容依旧:“嗨,我都忘了自我介绍了,在下金姆,是这间死牢刚刚上任没多久的牢狱总长!”

    一边说着,金姆一边还对司徒南和坐在他身旁的克莱尔躬了躬身子,神态举止间充满了谄媚之色:“司徒大人还有司徒夫人,这些日子让你们在牢里受苦了,有什么照顾不周之处还望你们海涵,千万不要跟我这个小小的牢狱官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