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七十二章 参见陛下!
    震惊之后,卡佩尔看了看司徒谨,又看了看一直站在司徒谨身边的二王子斐迪南,开口道:“司徒少爷,您刚刚所说的话我很赞同,只是不知道您的话是不是也能代表二王子的意思呢?”

    这话卡佩尔虽说是对司徒谨说的,但明显是说给斐迪南听的。

    斐迪南看着卡佩尔,微笑道:“司徒男爵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男爵?”卡佩尔深深地看了司徒谨一眼,心中对司徒谨越发的感兴趣了,他打算回去之后就好好的调查调查司徒谨这个人,虽说司徒谨很年轻,但经历了刚刚那么多事情,卡佩尔觉得司徒谨很不简单!

    “好!”略微沉吟,卡佩尔沉声道:“既然二王子殿下都这么说了,那我们魔法公会要是再纠缠下去可就真是不识抬举了!”

    其实对于魔法公会来说,是罗贝尔当皇帝还是斐迪南当皇帝都无所谓,最主要的是当皇帝的那个人对他们魔法公会的态度,还有对方会不会在背后支持他们魔法公会,如果支持的话又会支持他们到那种地步,这些才是他们所关心的!

    如果罗贝尔没死,那么对于大陆魔法公会来说,罗贝尔当然才是他们首选的支持对象,毕竟很多事情双方都已谈拢!

    但是罗贝尔已经死了,现在大陆魔法公会就两个选择,要么跟二王子斐迪南和解,看看双方能不能找到共通的利益点,然后合作一下!要么就是跟二王子对着干,不过这样一来,他们自己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很显然,前一种情况更加符合双方的利益!有一句话说得好,没有绝对的朋友、也没有绝对的敌人,只有绝对的利益!眼下就是这种情况,魔法公会的人也不糊涂,知道怎么选择才对自己有利。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卡佩尔看着斐迪南:“希望二王子不要忘记自己说过的话!”话落,卡佩尔向后一招手,带着身后那些魔法师快速离开了宫廷。

    见本来站在罗贝尔一方的魔法师们都走了,那些围在罗贝尔尸体周围的甲兵们都立在原地,不知下一步要怎么办。

    就在这时,只见远处有一些大臣正朝着这里快步赶来,看到那些大臣,司徒谨的眼睛微微眯了眯,这时,只听斐迪南在他身边低声开口道:“别担心,司徒,这些都是我的人!”

    闻言,司徒谨内心有点吃惊,本来他还以为斐迪南在帝都可能没埋几个人,现在看来,他还真是低估斐迪南了,远处正朝着这边走来的大臣加在一起至少二三十号人,虽说这些人的职位可能不是太高,但是看着他们身上的官服,也都是帝国中层官员。

    事实上,今日帝都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到处都已经乱成一团,要不是这些人在外面四处周旋,肯定有一些大臣已经忍不住冲进宫廷里面了!

    虽说大臣手上没有什么武装力量,但是但凡一个差不多的大臣,家里都养着自己的私人卫队!少则几十人,多则几百人都是有的!要是这些大臣真把自己家的这些卫兵都合在一起,然后闯进宫廷,以刚刚的情况来说,宫廷内还真没人拦得住他们!

    也是罗贝尔上任之后所作的一系列事情太不得人心,加上他又一直不顾很多大臣的反对,坚持要把跟周边四小国的战争打下去,帝国内很多重臣都已经对罗贝尔感到非常不满意!

    所以今天帝都一乱,听说是二王子斐迪南打进皇宫,要从罗贝尔手中抢夺皇位,很多大臣都选择闭门不出,当什么都没看到,这本身就已经代表了某种态度。

    还有一些大臣正在犹豫要不要去宫廷帮助罗贝尔,立马就有同僚到他们府上做说客,劝说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不用说,这些人就是斐迪南之前埋在帝都内的那些人了!官不大,但是到关键时候却很能派上用场!

    可以说,要不是斐迪南之前埋好的这些中层官员一直在外面出力,今天司徒谨想要杀掉罗贝尔肯定还要花费一番气力!

    眼下,看着那些大臣都快步朝着自己这边走来,斐迪南的脸上露出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

    “殿下!”

    那些大臣一走到斐迪南跟前,一个个立马都弯腰对斐迪南行大礼。

    “快起来!快起来!”斐迪南上前,将站在前面的几个人都拉起来,口中道:“今天辛苦你们了!”

    “殿下!”为首一个看起来三旬上下的小眼睛男子开口道:“为您效劳乃是我们的荣幸!”

    一边说着,那小眼男子的目光一边在场上扫过,当看到远处倒在地上满身鲜血的罗贝尔时,这人脸上的表情立马一松,而站在他身后的那些大臣的反应也都差不多,很多大臣的脸上甚至已经认不出露出喜色。

    刚刚他们在外面听说罗贝尔已经被杀还有点不相信,直到现在亲眼所见,他们才终于相信这是真的!

    猛然间,那正被斐迪南拉着胳膊的小眼男子突然一步后退,半跪在斐迪南身前,声音恭敬道:“惠特比参见陛下!”

    那叫惠特比的小眼男子话落,站在他身后的那些大臣微微一愣,随即一个个都跟着惠特比半跪在斐迪南面前,异口同声道:“参见陛下!”

    突然听人喊自己陛下,斐迪南一下子也是没反应过来,他正在出神,这时,站在他身边的司徒谨也微微弯腰半跪在他身前:“参见......”

    “哎?司徒?”见司徒谨跪下,斐迪南猛然上前,一把将司徒谨拉起来:“你这是干什么!”

    “陛下!”司徒谨言语恭敬:“您现在是王,而我是臣,臣对王行礼不是应该的么?”

    斐迪南依旧不允:“行了行了,我现在还不是陛下,就算我是,也不用你跟我行跪礼!”

    听到斐迪南的话,跪在另外一边的惠特比等人都抬头看向司徒谨,目光非常复杂,有惊讶、有羡慕也有疑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