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六十章 二王子要自杀?
    看出弟弟妹妹心中的不安,司徒谨走到他们面前,伸手在他们头上轻轻拍了拍,然后对站在他们身边的李.克斯特夫人道:“我走之后,婉儿和雷耀就麻烦你了!”

    李.克斯特夫人点了点头,她下意识的想要伸手为司徒谨整理衣领,可这想法刚从她的脑子里冒出来,她立马意识到现在场合不对,对司徒谨点了点头,这位夫人轻声开口:“在外面不要挂念家里,你只要安心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便好!”

    司徒谨对李.克斯特夫人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然后转身跳上了马车。天』籁小』说

    ......

    一周后。

    亚罗帝都旁边的比勒兹城,城主府内,某个房间里传出女子大哭的声音。

    房间内,二王子斐迪南双眼无神的瘫坐在一张椅子上,一个容貌姣好的女子跪倒在他膝前,上半身伏在他的身上大哭不止,这女子正是二王子的王妃葛瑞丝。

    仔细一看,斐迪南的手上还摊着一封已经打开的书信,这封书信来自于斐迪南的皇兄,也就是帝国当今的皇帝——罗贝尔!

    随着帝国现在的情况越来越糟,很多大臣都对罗贝尔感到非常不满,甚至有一些大臣已经在公开场合说过,或许二王子斐迪南比他的皇兄罗贝尔更加适合继承皇位的这种话。

    本来考虑到自己刚刚继承皇位没多久,罗贝尔还并不打算对斐迪南出手,但是当听到这种言论之后,罗贝尔终于忍不住了!

    他不允许任何人威胁到他的皇位,越是在这种时候,他越是要把一切对他不利的因素都扼杀在萌芽之时!

    就这样,一封暗示让斐迪南自杀的书信被罗贝尔派人送到了斐迪南的手上。

    当看完这封书信时,有那么一瞬间,斐迪南想过要反抗,但是很快,他就把这种念头给打消了!

    虽然这些年他花费力气培养了一批属于自己的人脉,但是单凭这些,是远远不够跟他的皇兄罗贝尔抗争的!加上罗贝尔登基之后,一直派人对他严密看管,他这里只要传出一点风吹草动,恐怕立马就会惊动罗贝尔。

    如果再给斐迪南两年时间,他未必就会败给他的皇兄罗贝尔,但是这世上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事到如今,斐迪南也只能慨叹自己的气运不佳,既然上天不给他机会,那么他也无话了说了!

    “葛瑞丝,嫁给我让你受委屈了!”半晌,房间内响起斐迪南无力而又绝望的声音:”早知道,我就不该结婚的,这样也不会牵连到你!”

    殿下!”葛瑞丝抬起脸,哭着道:“求你不要说这种话!我从来都没后悔嫁给你!”

    斐迪南笑着点了点头,只是笑容看起来非常苍凉,他一边伸出一手为葛瑞丝擦去眼泪,一边道:”谢谢你能这么说!葛瑞丝!这两年来,我被困在这巴掌大的城主府内,若不是有你陪在我身边,我的日子不知道要过的多么艰难!”

    说到这,斐迪南停顿了一下,然后道:“你是个好女人,等我走了之后......”

    “不要说!殿下!”刚刚止住泪水的葛瑞丝再次大哭起来:“我是你的妻子,要死我们一起死!难道你认为在你走了之后,我还会独活于这个世上吗?”

    斐迪南微微仰起脸庞,两行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无声滑落:“你要好好活着,葛瑞丝!带着我们的孩子!我相信,只要我死了,罗贝尔应该就不会为难你和孩子了!”

    “怎么会!”葛瑞丝大喊道:“陛下他都能对你这个亲弟弟下手,难道他还会对你的孩子手下留情吗?”

    喊过之后,葛瑞丝突然开口道:”殿下,不如我们逃跑吧?“

    “逃跑?”斐迪南的嘴角浮现出一抹自嘲之色:“我们能往哪逃?附近都是罗贝尔派来的人,你觉得他们会给我们逃跑的机会吗?”

    葛瑞丝依旧不放弃:“那你就当没看懂陛下的来信,我们还跟往常一样生活!”

    斐迪南摇了摇头,低下头看着葛瑞丝道:“葛瑞丝,相信我!如果在明早之前,外面那些人还没看到我的尸体,那么他们就会亲自出手杀了我!与其死于他们的手下,还是让我自行了断吧!”

    “难道就没人能救得了您了吗?殿下?”葛瑞丝的神情再次变的绝望起来。

    斐迪南想了想,脑中忽然闪过司徒谨那张俊颜,不过随即他便摇了摇头,道:“接受现实吧!葛瑞丝!”说完,斐迪南从皮靴的靴筒内抽出一把锋利的匕。

    看到匕,葛瑞丝的脸色瞬间变得毫无血色,突然,她一把从斐迪南的手中夺过匕,对斐迪南凄笑着说道:“殿下,希望来世还能跟你做夫妻!”

    话落,葛瑞丝抬起匕,对着自己的胸口就猛刺下去。

    见状,斐迪南面色大变,就在这时,一阵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在房间内突然响起。

    “叮——”

    与此同时,葛瑞丝正要刺入胸口的匕的刀柄应声断裂。

    葛瑞丝微微一怔,低头一看,现自己手里握着的竟只有一个匕的手柄了!

    “王妃,您怎么能轻易寻死呢?”紧接着,一道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忽然在房间内响起。

    听到这道声音,斐迪南猛然抬头,下一秒,待看清站在房间靠近门口处的人时,他的脸上先是露出一副愕然的表情,转而神情狂喜:“司徒?我没看错吧?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没错!这突然出现在斐迪南房间里的人正是司徒谨!离开厄兰岛以后,他交代给修一些事情,让休先返回帝都去做安排,然后他便直接赶到比勒兹来见二王子斐迪南,没想到到这之后,就见到了刚刚那一幕。

    看到司徒谨,斐迪南整个人像是重新活过来了一样,他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然后三步两步的冲到司徒谨面前,目光细细的在司徒谨身上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后,他才终于相信站在他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司徒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