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五十三章 不停地训练!
    很快,几辆马车从远处飞速赶来,每辆马车上面都载着很多密封的箱子,箱子里面就是恢复体力的药剂。

    等那些马车赶到司徒谨面前,司徒谨立马让人把密封箱打开,然后让他们拿出药剂给新兵分发下去!

    十分钟后,所有服下药剂的新兵都恢复了体力,就连刚刚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那些人也是满脸精神奕奕的样子,一副满血状态。

    众人一脸惊奇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小药剂瓶,如此神奇的药剂,这些来自于平民家庭的新兵以往连听都没听说说过,更别说亲口服下了!

    高文一副见鬼的样子看着司徒谨,那个看起来非常瘦弱无力的拉尔夫竟然能炼制出这种逆天的药剂吗?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大雨依旧还在下,司徒谨突然开口道:”好了!现在你们都已经恢复体力了!接下来还有更多的训练在等着你们!从今往后,你们每天的睡眠时间就只有四个小时,其他时间你们都要给我训练!不停的训练!直到我觉得你们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兵了,你们才能摆脱掉这种训练!”

    见所有新兵的脸上都露出一副绝望的神色,司徒谨又道:“我还要告诉你们,未来你们这五个军团的所有军官我将都会在你们这些人中挑选!到时候你们谁能做军官、做到哪个级别的军官,完全由你们接下来的表现决定!”

    听到司徒谨的话,本来一脸绝望的新兵都抬起头一脸吃惊的看着司徒谨。

    在锡兰大陆,当官永远是贵族才有的福利!平民就算表现的再优秀最多只能当个小官,想要在当官这条路上走的更远,那是决然没有机会的!军官更是如此,相比政官,军官更是贵族不允许平民接触的绝对领地!

    这些新兵来参军更多的是看中当兵的福利和待遇,根本就没想过自己会升为军官!司徒谨的话可以说是在他们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平民跟贵族一样都是人,除了先天的身份差距,二者并没有什么其他差别!出身于平民家庭的人不但不比出身于贵族家庭的人差,相反,他们比那些从贵族家庭出来的孩子更能吃苦、韧劲更强,也更善于去抓住那些来之不易的机会!

    本来还在心中打退堂鼓的新兵们一个个目光炯炯,浑身好像都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见状,站在旁边的高文不禁对司徒谨开始佩服起来,在这些新兵绝望的就快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没想到司徒谨竟然仅凭着两句话就让他们一个个变得生龙活虎、干劲十足!

    新的一轮训练又开始了,这次,司徒谨让所有新兵每两个人一组尽心对打,要求只有一个,只要一方没有完全的昏死过去,双方之间的大豆就不能停止!

    这是一项比跑步还要残酷很多倍的训练任务,跑步考验的只是这些新兵的体力和耐力,而跟人对打则还需要有一股不服输的狠劲,如果谁没有这股狠劲,很快他就会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勇气站起来!

    一个时辰过去了,一半以上的新兵都已经倒在地上!因为大雨不停地下,整个操场已经是一片泥泞的水地,双脚踩在地上连正常走路都很困难,更别说还要在这样的场地上战斗!

    虽然这些平民兵能吃苦,但是这毕竟才是他们正是当兵的第一天,就算他们身体上能承受得住如此残酷的训练,他们的心理也快要到崩溃边缘了!

    到了后来,很多新兵甚至是一边在哭一边在那麻木的挥动着自己的拳脚,可能连他自己都已经看不清他的对手在哪里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司徒谨终于开口喊停:“好了,训练了整整一天,你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想要做逃兵,这让我很满意!接下来,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去吃东西,一个小时以后,再给我回来集合!”

    “吃饭?他么能去吃饭了?”新兵们努力瞪大眼睛去看司徒谨,想笑却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

    司徒谨伸手指了指站在新兵最前排的一个肤色很白、看起来很文弱的青年,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青年愣了一下,看了看四周,然后才确定司徒谨问的是他:“纳达!我叫纳达!”青年伸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沙哑着嗓子开口说道。

    司徒谨点了点头,从上午跑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个纳达,虽然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样子,但是却一直咬牙跑在最前面!

    刚刚跟人对打,他几乎一直处于挨打的状态,可是每次倒下之后,他就会一脸狠狞的样子快速爬起来,像一匹发怒的小狼一样再次朝着对手扑过去!不得不说,司徒谨喜欢他的眼神!

    “纳达!很好!”司徒谨看着纳达道:“你今天表现的很不错!”

    似没料到司徒谨竟然会开口表扬自己,纳达的表情先是一僵,随即脸上焕发出一种不一样的光彩!

    而站在纳达身边的那些新兵,听到司徒谨的话,看向纳达的目光则都充满了不屑和嘲讽!

    原来,这个纳达出身于帝国东部边区的一个屠夫家庭,家里世世代代都是杀猪的!一年前,帝国跟周边四小国的战争爆发以后,纳达一家不得不离开土生土长的故园,然后就来到了这厄兰岛上!说起来,纳达一家算是移居到岛上的第一批居民。

    按照家里的惯例,纳达的父亲也想把自己杀猪的手艺传给他这个唯一的儿子,但纳达从小就对屠夫这个职业相当排斥,而且手上一拿起杀猪的刀,他就会瞬间面色发白,浑身战栗不止。

    试了无数次以后,纳达的父亲不得不放弃让儿子继承他手艺的这个想法!

    在纳达的父亲看来,屠夫的儿子就只能做屠夫,本来纳达生的文文弱弱就没个男人的样子,加上又不敢拿刀,纳达的父亲越发觉得他是个没用的人,对他也感到越来越失望!

    正好上岛以后家里分到了不少田地,纳达的父亲干脆让纳达在家专门种地!

    可是纳达却不认为自己没用,他觉得杀猪和种地都不适合他做,他一直想找机会向他的父亲还有那些跟他父亲一样看不起他的人证明他自己,所以前些日子一听说岛上征兵,他立马给家里留书一封,然后就偷着跑来报名参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