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四十四章 心中创伤!
    司徒谨道:”深泽虽然没来,但是他儿子不是来了吗?”

    “那个埃尔温?”李.克斯特夫人一脸怀疑:”他才多年轻!再说了,你以为当父亲的厉害,做儿子的就也一定厉害吗?“

    司徒谨道:”埃尔温跟我说他会在一个月内给我培养出一批政务官,姑且看看吧!现在也只能在他身上赌一把了!“

    “这可不是儿戏!谨!”李.克斯特夫人一脸凝重:”你怎么能用赌博的心态来对待呢?一旦一个月后他不能把人交给你,到时候你再找人可就晚了!“

    司徒谨抬起一手按住额头,罕见地露出一脸疲惫的样子。

    是啊!他就算再强悍也只是一个人而已,从回岛上到现在,他的精神没有一刻放松过,每天他的睡眠时间加起来不超过三个小时,就算是一个铁人,也经不起这种高强度的运转!他怎么可能不累?只是一直没有表现在别人的面前罢了!

    “我何尝不知?但现下确实没有其他办法了,就让埃尔温试试吧!我们先观察几天,如果觉得他不行再另想他法!”司徒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力。

    看到这样的司徒谨,李.克斯特夫人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她走到司徒谨面前,突然上前一步抱住司徒谨,然后轻轻的拍着司徒谨的背道:“知道了,就让他试试!你太累了,谨!今晚好好睡个好觉吧!”

    闻着李.克斯特夫人身上淡淡体香,司徒谨下意识的将头靠在李.克斯特夫人的肩膀,眼皮越来越沉重。

    突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将司徒谨从欲睡状态中唤醒:“男爵大人!”

    一个女仆从楼上快步跑下来,看到司徒谨.跟李.克斯特夫人抱在一起,女仆先是一惊,随即一脸尴尬。

    李.克斯特夫人赶紧松开抱住司徒谨的胳膊,然后退后一步,看了一眼那正看向她的女仆,这位夫人的脸不禁一阵发烫。

    司徒谨看起来则神态自若:“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司徒谨的声音,女仆终于回过神来,忙道:“男爵大人!您快去看看吧!之前我们伺候婉儿小姐洗过澡后,便离开了她的房间,可就在刚刚,我听到从婉儿小姐的房间内传出嘤嘤的哭泣声,我敲了敲门,婉儿小姐又不答应,真是让人担忧!”

    “什么?”司徒谨神色一紧,抬脚便朝着楼上跑去,女仆和李.克斯特夫人则立马跟在他的身后。

    在女仆的指引下,司徒谨来到司徒婉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婉儿?开门!”

    里面传来一阵轻微的抽泣声,却没有人来开门。

    司徒谨直接推门而入,见床上没有司徒婉,他脸色一变,下一秒,透过从窗户传进房间的月光,他却看到司徒婉正光着脚、抱膝缩坐在墙角哭泣。

    因为门被从外面突然打开,司徒婉下意识抬头,那一脸的惊慌之色正好悉数落进司徒谨的眼中,月光照在司徒婉那张娇婉可人的小脸上,将她那一脸的泪痕照的莹莹发亮。

    司徒谨心中痛极,几步跑到司徒婉面前蹲下,见司徒婉一脸惊恐的样子看向他,他声音温和道:“婉儿别怕,是哥哥!”

    司徒谨依旧瞪大眼睛怔怔不语,仿佛被抽走了意识一样。

    司徒谨伸出双手小心翼翼的抓住司徒婉的双臂,没想到,司徒婉却突然剧烈挣扎起来!司徒谨赶紧用力按住司徒婉,口中不停道:“婉儿,是哥哥啊!”

    这时,站在司徒谨身后的李.克斯特夫人也走上前来蹲下,用手紧紧握住司徒婉的手:“婉儿,别害怕,已经没事了!”

    司徒谨又连着喊了两声,就在某个瞬间,司徒婉身体一僵,眼睛终于恢复了色彩:“哥?”

    “是我!婉儿,没事了!”见司徒婉恢复正常,司徒谨终于松了一口气。

    下一秒,司徒婉整个人却猛地扑到司徒谨的怀里,大哭道:“哥!我害怕!”

    司徒谨一边用手轻拍司徒婉的头部,一边温柔道:“婉儿别怕,哥哥不是跟你说了吗?有哥哥在,以后没人敢再欺负你!”

    直到这个时候,司徒谨才佩服李.克斯特夫人的先见之明。

    司徒谨又安抚了司徒婉几句之后,李.克斯特夫人开口对司徒婉道:“婉儿,你是不是害怕一个人睡觉?接下来姐姐晚上在这里陪你一起睡好不好?”

    之前带着司徒婉和司徒雷耀跟李.克斯特夫人乘坐同一辆马车回来的时候,司徒谨让弟弟妹妹称呼李.克斯特夫人为“夫人”,可李.克斯特夫人却坚决让司徒婉跟司徒雷耀叫她“安妮姐姐”!

    按照李.克斯特夫人的年龄来说,这么叫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会听到李.克斯特夫人自称姐姐,不知为何,司徒谨心里还是觉得有点奇怪,可能这位夫人太像一位贵妇,很难跟司徒谨心中的姐姐形象联系在一起。

    本来司徒婉还是一脸不安的样子,听到李.克斯特夫人的话,她立马点了点头。

    李.克斯特夫人对着司徒婉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然后对司徒谨道:“谨,你出去吧,这里交给我就好!”

    又看了看司徒婉,司徒谨点了点头,他打算再去司徒雷耀的房间看看。

    作为一个男孩子,就算心里有不安有恐惧可能也不会像女孩子表现的那么明显,但这并不代表他的内心并不害怕,司徒谨心里非常惭愧,作为兄长他竟然没有提前想到这个问题!

    是啊!婉儿跟雷耀还都是孩子,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们的心中肯定有很多创伤,如果不能尽快帮他们平复这些创伤,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可能会在他们心中留下磨灭不掉的阴影,这可不行!司徒谨暗自决定,以后每天都要花些时间陪他们!

    走到司徒雷耀的房间门前,司徒谨敲了敲门,等了许久,里面传来司徒雷耀不安而又彷徨的声音:“谁?”

    “雷耀,是哥哥!”司徒谨回答。

    又过了一会,房间内响起一阵很轻的脚步声,紧接着,门被从里面打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