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十九章 深泽的回礼
    因为烧制陶瓷需要极高温度的火,而司徒谨的火系魔法恰好可以满足这种高温需求,所以他直接在土洞里释放了一个引火术,然后将晾干的陶壶和陶杯放在洞内烧炼。网?

    如果是普通的火,可能至少都要烧制几个时辰才能完事,但是司徒谨释放出的火魔法可是由天地间最精华的火元素汇聚而成的,温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只是将陶具放在土洞内烧制了半个小时,司徒谨就将陶具取了出来。

    出乎司徒谨的预料,烧好的陶壶和陶杯比他想象的还要精致的多!

    可能因为是用魔法火烧制而成的,这些陶壶和陶杯的表面都非常光滑,而司徒谨之前刻在这些陶具身上的图案此刻看起来也更加生动有形,为这套陶具增添了无限的艺术感。

    看着自己亲手制作的这几个陶具,司徒谨甚至觉得比他前世看到的那些陶壶和陶杯都要精美的多,这让他心里不免有些得意!

    当他将整套陶具递到埃尔温的手中,埃尔温的双眼立马大放异彩,一会拿起陶壶看看,一会拿起陶杯看看,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完美的艺术品!”埃尔温边看边赞叹道。

    夕阳西下,早上出去采药的深泽这个时候也回来了!

    见到自己的父亲,埃尔温立马把他手里的陶具拿给深泽看,深泽看后也是赞叹不已!跟埃尔温一样,深泽对这种奇妙的小壶和杯子也表露出了极大地兴趣。

    不过,司徒谨制作陶壶和陶杯的目的可不只是为了让人观赏的!他将事先放在储物戒指内的茶叶拿出一包,然后邀请深泽和埃尔温一同坐到小院内的石桌旁。

    看着司徒谨将茶叶放入陶壶,然后往内注入沸水,深泽跟埃尔温都露出一副不解的神情。

    “这是什么?晒干的树叶?”埃尔温抓起一小把茶叶放在眼前看了看,然后开口道。

    司徒谨笑笑:“是树叶没错,不过是一种很特别的树叶!”

    说话的同时,司徒谨已经拿起注满热水的小陶壶将深泽和埃尔温面前的陶杯倒满茶水:“你们喝喝看看味道如何?”

    跟之前厄兰岛上一干高层第一次喝茶后的反应相同,深泽跟埃尔温先是啜饮了两口茶杯中的茶水,稍稍回味了一下,二人眼中立马绽放出不一样的光芒。

    “这是什么饮品?香气浓郁,甘醇爽口,喝了两口之后,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深泽看向司徒谨问道。

    司徒谨拿起桌边的一点茶叶,对深泽跟埃尔温道:“这是茶叶,也就是茶树的叶子!这种树木是我在厄兰岛上现的,把从茶树上采摘下来的叶子做几番处理,然后才会变成你们如今看到的这些茶叶!”

    “没想到大6上还有如此奇妙的树种!”深泽又饮了一口茶,然后对司徒谨道:“能于千万种树木当中现这种树木,司徒男爵当真是个妙人啊!”

    司徒谨谦虚的笑了笑,心中却在想,要不是前世的记忆存在,我上哪去知道这些?!

    一边饮茶,司徒谨一边给深泽跟埃尔温介绍了一下有关茶叶的知识,见这一老一少都对这口很感兴趣,司徒谨将他事先放在储物戒指中的几包茶叶都拿出来,送给了这对父子。

    “司徒男爵送我们父子如此大礼,老夫可没什么能报答的啊!”深泽半是玩笑半时真实道。

    司徒谨立马摆了摆手:“一点茶叶而已,如果老先生和令子喜欢喝,我以后每年都让人给你们送来几包!”

    “这......”听到司徒谨的话,深泽先是微微一怔,随即放声大笑:“哈哈哈......”

    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眼睛闪闪亮的埃尔温,深泽突然开口道:“老夫想了想,司徒男爵的这份礼物还真是让老夫难以拒绝啊!”

    顿了一下,深泽抚了抚颚下长须,道:“收下这样贵重的礼物,理当该有回礼!让老夫离开这里是决然没有可能的,但是司徒男爵,我可以送一些你感兴趣的东西给你!”

    “送我东西?”司徒谨闻言愕然。

    深泽笑道:“没错!在我书房内右边的长案上摆着一排书卷,你可以进去看看,我把它们都送给你了!”

    深泽话刚落下,刚刚拿起茶杯的埃尔温的手却猛然一抖,下一秒,他立马看向了他的父亲深泽,深泽却但笑不语。

    司徒谨一脸疑惑的走进木屋右边的房间,也就是深泽口中的书房。放眼看去,房间虽然不大,但里面摆满了书卷书册,让人有种望而生畏的感觉。

    司徒谨没有四下张望太久,而是直接把目光投向了房间内右边的长案上,只见上面果然摆着一排高高的书简和羊皮卷。

    他心下好奇,走到长案边上随意拿起一卷羊皮纸,摊开一看,只见里面记录的是关于如何治理国家内政的一些想法和建议,字迹很工整很秀丽。

    放下手中的羊皮卷,他又随手拿起另外一卷羊皮纸,摊开一看,里面记录的是一些具体的内政管理经验,涉及到很多方面:比如如何搭建行政体系、如何治理农业和经济、如何协调各职能部门之间的关系等等。

    虽然对于这方面不是很精通,但是翻看了几卷羊皮卷和书简之后,司徒谨不禁对写下这些书卷的人感到非常敬佩!不用说,这些一定都是深泽所写,本来司徒谨对深泽的能力还有所怀疑,但是看完这些书卷,他只觉得不能把深泽请出山辅助自己实在是太可惜了!

    不管怎么样,这些书卷都是一笔财富,虽然请不动深泽,但是把他写的这些东西带回厄兰岛也不错,司徒谨在心中如此安慰着自己。

    须臾,埃尔温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司徒谨正在那望着眼前的一堆书卷愣,埃尔温开口道:“怎么样?司徒男爵对我父亲送给您的这份礼物还满意吗?”

    司徒谨坦诚道:“这份礼物凝聚了深泽老先生一辈子的心血,老先生能将它们送给我,我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