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十八章 艺术品?
    虽然司徒谨有很多问题想要跟深泽讨教,但深泽却好像并不想跟他聊太多。吃过东西之后,深泽跟司徒谨打了个招呼,就背着个竹篓上山去采药了。

    司徒谨安排赫特跟塔维斯把吃过的东西收拾一下,然后他便独自走出了小院。

    早上出去的时候,他曾在小院门口看到一处矮坡,而那矮坡上的土质都是陶土。

    说实话,自打在厄兰岛上发现茶树以后,司徒谨一直都觉得用玻璃杯喝茶很没有喝茶的感觉,恰好在这看到可以制作粗陶的陶土,而他前世又参加过学做陶瓷的课程,所以他有心想制作出几个喝茶的茶杯还有茶壶!

    当他扛着一大袋从山坡上挖的陶土返回小院时,埃尔温一脸疑惑的看向他:“司徒男爵,你扛这么多泥土回来做什么?”

    司徒谨笑笑:“做几个杯子!”

    “杯子?”埃尔温想了一下,明显没明白司徒谨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也没再开口问什么,只是站在那里,做出一副要看看司徒谨接下来到底要干什么的样子。

    司徒谨不去看埃尔温,独自走到小院一角,将拿回来的陶土都倒在地上,然后在上面浇上水,开始揉泥!

    揉泥是一个体力活,前世司徒谨每次都要花上好长时间才能把陶泥揉开,现在则不同,之前练习雕刻的时候,他练的最多的就是对自己身体力量的把控,现在把这种对身体力量的绝妙把控用到揉泥上,同样也很适用!

    很快,揉泥的工作就大致完成了!

    紧接着,司徒谨又抬脚走出小院,再次回来的时候,手中捧着两棵大树的树桩,明显是在外面新砍下来的。

    在埃尔温有些惊讶的神情下,司徒谨开始制作陶轮。

    所谓的陶轮,就是用来塑造陶瓷胚型的主要工具。以现有的条件来说,司徒谨是没办法制作出太复杂的陶轮的!但简单又原始的陶轮,对他来说制作起来却毫无难度。

    如何制作简单的陶轮?概言之,只需要两个步骤,一是用木头先做出一个类似“轱辘”的轮盘,然后再在轮盘中间直立一个轴就可以了!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两个步骤、尤其是第一个步骤做起来会很有难度,但对于已经把雕刻技术练得炉火纯青的司徒谨来说,却丝毫不存在这个问题。要知道,在练习用石头雕刻石像之前,他不知破坏掉了多少树木,雕刻出多少木雕!

    对于木头,司徒谨恐怕比很多木匠都要熟悉!不止如此,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司徒谨在这方面的手艺恐怕要比大陆上绝大多数的木匠都要高出许多!

    这个时候,司徒谨之前在刚到大陆学院时得到的那套刀具就派上了用场!

    看到一片片木屑被司徒谨像是飞肉片一样片片飞掉,埃尔温、赫特还有塔维斯三人都瞬间呆立当场!

    这还只是开始,紧接着,司徒谨拿刀的那只手挥动的越来越快,埃尔温三人除了能看到司徒谨不停挥刀的虚影,却已经看不清司徒谨的手在哪里。

    而司徒谨的周身则很快被他飞掉的那些木屑片给团团包围,他整个人看起来好像坐在乱舞的雪花当中一样,有种极不真实的感觉。

    埃尔温三人还在望着司徒谨呆呆发愣,突然间,司徒谨却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三人下意识的看向司徒谨的手,惊讶发现刚刚还拿在司徒谨手中的一块圆木已经神奇的变成了一个类似车轮的小轱辘。

    稍稍的将这小轱辘处理了一下,司徒谨又花了点时间弄了一个竖轴立在了小轱辘中间,这样一来,一个简单的陶轮就做好了!

    紧接着,司徒谨拿了一团他之前揉好的陶泥,开始在陶轮上塑造茶壶的胚型!这道工序在整个制陶的过程中,可以说是最重要也是最考验人手艺的一道工序,制作出来的陶瓷合不合格、好不好看,几乎就看这道工序成不成功!

    司徒谨一边用脚选择小陶轮,一边小心翼翼的用手将陶土放在陶轮上,然后塑捏成型!而在他做这道工序的时候,埃尔温、赫特还有塔维斯则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司徒谨的手,想看看他到底能弄出一个什么东西。

    过了好一会功夫,确定对自己塑造出来的小茶壶形状还算满意,司徒谨又换了一把弯刀,然后开始在上面雕刻图案。

    当他把图案在茶壶上雕刻完后,埃尔温的视线在茶壶上一扫,脸上立马露出叹为观止的神情,原来司徒谨雕刻图案的就是他家的这个小院还有小院中的小木屋。

    能一眼就让旁人认出他雕刻的是什么,可见司徒谨的手艺有多精湛,难怪埃尔温会露出这种神情来。

    完成这一步,制作陶具的工序已经可以说是完成了一大半,接下来他只要把塑形好的陶壶放在外面晾一下,然后再将陶壶放在高温火中烧炼一番就可以了!

    虽然这件陶壶还没有完全完成,但在埃尔温的眼神中却不难发现他对这件陶壶的喜爱:“司徒男爵?这是什么壶?为何外形如此奇怪?”

    司徒谨将陶壶放到一边晾晒,开口道:“这是用陶土做的,所以可以叫做陶壶!”

    “可以?”埃尔温敏锐的抓住了司徒谨话里的字眼:”难道它还有其他的称呼吗?“

    司徒谨一边从旁又拿了一团他视线揉好的陶泥,打算继续制作茶杯,一边开口道:”当然,我更习惯叫它茶壶!”

    “茶壶。”埃尔温自己跟着念了一遍,然后问道:“为什么叫茶壶呢?”

    司徒谨故意卖起关子:“这个你晚点就知道了!”

    埃尔温点了点头,看了看摆放在一旁的陶壶,赞叹道:“司徒男爵,没想到您竟然还有这种手艺,当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虽然这个壶的做法和形状都很奇怪,但我认为它绝对可以被称作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说完,埃尔温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司徒男爵,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你可不可以将这个陶壶送给我?我真的是很喜欢这个陶壶!”

    司徒谨抬起头,对着埃尔温微微一笑:“放心,我不止会把这个陶壶送给你,我还会送你几个陶杯!”

    (有木有票票了?有的话不要藏着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