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十七章 在我家住几日如何?
    从说完那句“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之后,埃尔温的目光就一直紧紧盯着司徒谨,看到司徒谨的脸上自始至终都没有露出一丝怒意,后来反而还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埃尔温微微一愣,随即开口道:“在我家住上几日如何?司徒男爵?”

    说完,还没等司徒谨说话,埃尔温又补了一句:“当然,如果觉得这里的环境不符合你的身份,你也可以拒绝我!”

    没料到这个深泽的儿子会突然开口邀请自己在这里住下,司徒谨一时愕然,待听到埃尔温后面加上的那句话,略微沉吟,司徒谨便开口道:“这里的空气环境都很清新,我很喜欢这里,住上几日没有什么不可以!”

    见司徒谨竟然答应要在这里住几日,赫特立马上前一步,在司徒谨耳边道:“少爷,岛上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您回去处理,您为什么要答应他住在这里呢?”

    司徒谨笑笑:“赫特,别紧张!在这里住上几日并没有什么不好,正好为我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向深泽老先生讨教一些问题!”

    司徒谨跟赫特说话的时候,埃尔温脸上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而埃尔温的父亲深泽则自始至终都一直安静的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没有说话。天籁小说Ww『

    就这样,司徒谨带着赫特跟塔维斯两人在这山脚下的小木屋中住了下来。

    木屋里面只有两间房,一间是用来睡觉的,一间则摆满了书册画卷,可以算是书房。在木屋的外面还有一间草棚,是专门用来堆放干柴的,司徒谨三人晚上就睡在这草棚里。

    躺在干草堆上好一会,赫特依旧还在抒他对埃尔温的不满之情:“深泽的儿子实在是太过分了,留少爷在这住下,却又让少爷睡在这种地方,我看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见司徒谨躺在干草堆上一言不,赫特又道:“少爷,既然深泽已经确定不会跟我们走,那我们就尽早离开算了,何必在这里遭这份罪?而且少爷您的身份尊贵,实在不适合睡在这种地方!”

    “这里不是很好吗?赫特?”司徒谨突然开口:“有厚厚的稻草,有棚顶,还能观赏到夜空美景,我并不觉得呆在这里是遭罪!”

    “可是,少爷......”赫特还想开口。

    司徒谨却已经打断了赫特接下来要说的话:“我没你想的那么娇贵,赫特!事实上,有无数个夜晚我曾呆在比这里的环境还要恶劣百倍的地方过夜,可我现在不还是好好的吗?”

    赫特呆呆的看着司徒谨,他总是下意识的把司徒谨当做是司徒雷耀或是司徒婉那种从小就生长在温室环境中的贵族子女,可是现在他突然明白过来,司徒谨跟他的弟弟妹妹不同,跟他所知的那些贵族子弟都不同,甚至跟他的父亲也不同。

    从不满2o岁开始,赫特就一直呆在司徒南的身边,多数时候,司徒南还未开口,他已经明白司徒南想要说什么。可是对于司徒谨,赫特却一丝一毫都看不透,诚然司徒谨是司徒南的亲生儿子,赫特却在司徒谨的身上找不到丝毫他父亲司徒南的影子。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当赫特醒来的时候,却现司徒谨并不在自己身边。

    他看向也刚刚睁眼的塔维斯,开口问道:“男爵大人哪去了?你看到了吗?”

    塔维斯坐起身子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摇头道:“没有啊!我刚刚睡醒!”

    赫特一下子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稻草,就打算去找司徒谨。就在这时,埃尔温从木屋里面走了出来。

    看了一眼草棚,埃尔温道:“你们司徒男爵呢?”

    赫特和塔维斯相视一眼,没有说话。

    埃尔温道:“还想让他出去找些吃的,他不会因为受不了呆在草棚,所以半夜偷偷逃跑了吧?”

    “你说什么?”赫特一脸怒容:“小子,你为什么总跟我家少爷过不去?少爷堂堂贵族,你凭什么让他出去找吃的?”

    埃尔温笑笑:”贵族?贵族难道就不用吃东西了吗?”

    “你......”

    赫特正想再开口说话,突然,小院的院门被从外面推开,紧接着,手上拎着两只野鸡还有几条大鱼的司徒谨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站在小院内的几人,司徒谨笑道:“你们都起来了?看看我找来了什么?”

    “少爷!”赫特立马迎着司徒谨走上前去:“这一大早的,你怎么一声不吭就独自出去了?”

    司徒谨笑笑,没有回答赫特的话,而是将手中的鸡和鱼递给赫特道:“赫特,赶紧把这些东西处理一下,我来搭个临时火架,今天就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从司徒谨走进小院开始,埃尔温就一直怔怔的看着司徒谨,半晌,方回过神来,轻笑一声道:“司徒男爵还真是让我感到意外啊!”

    司徒谨看向埃尔温:“意外吗?刚刚你不是还说贵族也需要吃东西吗!你说的没错,我正是为此才起个大早出去!”

    埃尔温先是一愣,随即放声大笑:”哈哈哈......好个司徒男爵!”

    一边笑着,埃尔温一边抬脚走到赫特面前,看着赫特手中的野鸡和大鱼道:“赫特先生,你出去找些干木头,至于你手上的这些东西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赫特看向司徒谨,见司徒谨对他点了点头,他才将手中的野鸡个鱼递给埃尔温,然后走出了小院。

    须臾,等赫特找回木头,埃尔温已经将鸡和鱼都处理干净而且洗好了。见司徒谨麻利的把火架给搭起来,埃尔温饶有兴趣的看着司徒谨道:“司徒男爵跟我所知的大多年轻贵族可大不相同啊!”

    司徒谨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火架一搭起来,再把鸡和鱼放在上面一烤,很快,整个小院内都飘满了烤肉的香气,最后,当司徒谨将他随身携带的香料瓶拿出来一一洒在烤好的肉上,这种香气就更加浓郁了!

    没用人去喊,深泽已经自己先一步走出了屋子,看着烤火架上架着的烤鱼和烤鸡,他不吝赞叹道:“没想到司徒男爵还有这种手艺,当真是让老夫刮目相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