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十六章 看来我们不谋而合
    就在帝都死牢内上演着这一幕幕的同时,司徒谨已经出现在了小密斯特山脉某座大山的山脚下。

    在司徒谨面前的是一处地势相对较缓的平岗,平岗上面立着一个独门独院的小木屋,可能是为了防雨,木屋上面盖着一层厚厚的动物毛皮。虽然木屋和院子都不大,但放眼看去却颇为雅致。

    司徒谨身后只跟着赫特和特维斯两个人,看到木屋,司徒谨看向塔维斯,问道:“是这里吗?塔维斯?”

    塔维斯立马道:“是的,男爵大人!就是这里!”

    司徒谨点了点头,当先一步朝着木屋所在的小院走去。

    走到小院门口,发现小院的门是虚掩着的,司徒谨抬手敲了敲院门。

    “咚咚咚——”

    “谁啊?”不多时,一道苍老且略带沙哑的声音从小院里面传来。

    司徒谨正在斟酌要怎么回答,院门已经被从里面打开,下一秒,一个身材很瘦、个子不高的老者出现在了司徒谨的面前。

    目光先是在司徒谨脸上扫过,当看到司徒谨身后的塔维斯时,老者微微一怔,随即眼睛一闪,道:“塔维斯?”

    “深泽老先生,是我!”塔维斯一步上前,握住老者的手。

    没错,这老者正是司徒谨此行特意来找的人——萨佐诺夫.深泽!

    别看深泽看起来很瘦小,而且现在发须皆白,看起来就跟一个普通的老头差不多,但就是这个不起眼的老头,十多年前可是大陆上的一个风云人物!好多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在跟他谈过话之后,都评论他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治国理政人才,有些人甚至还说,这个家伙的脑袋里装着整个世界!

    李.克斯特夫人只知道老皇帝年轻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邀请深泽出山帮助自己,她却不知,就在罗贝尔刚刚即位之后没多久,也派人来找过深泽,想让他出山帮助自己,最终却被深泽以自己已经老了为理由给拒绝了!

    塔维斯跟深泽聊了几句之后,想到司徒谨来此的目的,立马将司徒谨引荐给深泽。

    待听到司徒谨的身份,深泽那双不大的小眼睛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道颇具玩味的光芒。

    本来司徒谨在第一眼看到这个深泽的时候,还觉得这个老头非常普通,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当塔维斯将他介绍给深泽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却突然觉得这个老头已经知道自己来这的目的了!

    不止如此,虽然下一秒钟,这个深泽立马和颜悦色的邀请他到自己家里去坐,但是司徒谨却敏锐的感觉到,这个深泽一定不会答应跟他去厄兰岛辅助他。

    本来在来到这里的路上,司徒谨的兴致还非常高昂,当察觉到自己的这一想法后,司徒谨心中立马忍不住开始失落起来。

    说不上来为什么,他就是能肯定,眼前的这个老头就是那种不管别人说什么,他都不会被人说服的那种人!

    司徒谨跟着深泽走进小院,然后在小院内摆放的一张石桌旁坐下,塔维斯跟赫特都没有坐,而是站立在司徒谨的身后。

    从坐下开始,深泽就一直笑容温和的看着司徒谨,见司徒谨良久都不开口,这个老头开口道:“司徒男爵既然前来探望我,为何久久都不说话?”

    司徒谨苦笑一声:“本来在来此之前,我是有很多话想要跟老先生说的,但是现在,我知道自己即使说了也是白说,所以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

    听到司徒谨的话,深泽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都还什么都没说,司徒男爵为何就能肯定自己说了也是白说呢?”

    司徒谨道:”实不相瞒,深泽老先生,我之所以会来这里找您,是想请您出山帮我!本来我觉得自己可以说服你,但是方才一见到你我就知道,即使我说再多,你也不会出山帮我!”

    听到司徒谨的话,深泽先是微微一怔,随即大笑起来:“哈哈哈......”

    笑过之后,深泽开口道:“司徒男爵,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不会出山帮你!不过我很喜欢你的睿智,看在这一点上,我可以告诉你,这些年来,曾经有多个国家和多个势力的首脑都找过我,我没有答应他们,自然也不会答应你!”

    司徒谨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塔维斯却急道:“老先生,你是不是觉得我们男爵的爵位很低,而且领地还是海岛,所以你才不愿意出山帮助他?”

    塔维斯刚说完,深泽还没说话,司徒谨却已经先一步开口:“塔维斯,不要乱说话!深泽老先生不是这样的人,如果真的如你所说,老先生恐怕早就已经出山了!”

    塔维斯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马开口道:“抱歉,深泽老先生,我是太着急了,所以才口不择言!”

    深泽根本没有把塔维斯的话放在心上,闻言,他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小院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很快,院门被从外面推开,紧接着,一个穿着一身粗布麻衣、背后背着一捆柴火的青年男子从外面走进小院。

    青年身材高瘦、相貌俊朗,看起来二十五六的样子!一头长发虽然披散在肩,但却不会给人带来丝毫凌乱的感觉。

    看到司徒谨三人,青年顿住脚步,这时,深泽开口对司徒谨道:”司徒男爵,这是我的儿子埃尔温!”

    说完,又对青年道:“埃尔温,这位是从厄兰岛来的司徒男爵!”

    深泽话落,埃尔温将身后背着的一捆柴放到地上,走到司徒谨面前,看了看司徒谨,道:”大陆新晋的三星名将司徒谨是吧?我知道你!”

    司徒谨谦虚道:“运气罢了!”

    埃尔温笑笑:“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见埃尔温语气间对司徒谨毫无尊重,站在司徒谨身后的赫特感到非常不满,他正想开口说话,司徒谨却在他开口之前抬手制止了他,然后笑着对埃尔温道:“那看来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