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十二章 死牢内的司徒南一家
    在军营里连续被摧残了三个月后,塔维斯一直被隐藏在心里最角落处的狠劲被激了出来,那个时候塔维斯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要么像一滩烂泥死在这里,要么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

    他做到了!做到像个正常男人一样站了起来!

    训练的时候,塔维斯不再畏畏缩缩的退到最后;别人欺负他的时候,他也不再会只用他的嘴来反击,而是学会了用他的拳头反击。天』籁『小说Ww』W.⒉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他依旧每次都会成为被打的一方,但是渐渐地,他察觉到其他人看向他的目光中不再只有嘲笑,而是夹杂了一丝尊敬,而这尊敬,是他用自己的鲜血一点一点换来的。他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自暴自弃,同样,也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军人!

    司徒谨的府邸完全建好之后,赫特到军营去挑选五百侍卫专门跟他一起负责男爵府的防卫工作,当他走到塔维斯面前的时候,一眼就相中了这个虽然身材看起来很瘦,但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精悍气息的青年。

    这几个月来,其实塔维斯一直都呆在司徒谨的府邸内,但是这却是司徒谨第一次看到塔维斯!

    “你怎么在这?”司徒谨看着塔维斯问道。

    塔维斯上前一步,像是一杆标枪一样直立在司徒谨面前:“男爵大人,我现在是男爵府侍卫队中的一员!”

    司徒谨打量了一下塔维斯,点了点头:“不错,看起来像是个真正的男人了!”

    听到司徒谨的话,塔维斯那张看起来已经没有一丝苍白颜色的脸上闪现出一抹不好意思的笑容。

    李.克斯特夫人的声音适时的在大厅内响起:“你刚刚说你知道深泽还活着?这是真的吗?”

    塔维斯点了点头,虽然这段时间来司徒谨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但是他每天都呆在男爵府内,对于李.克斯特夫人并不陌生:“没错!在来到岛上之前,我曾在整个亚罗帝国内游历过一番,最南到达过此岛对面的那片“小斯密特山”,偶然在其中一座山的山脚下遇到过深泽老先生,虽然事隔两年,但我想老先生应还健在!”

    “小斯密特山”是人们对厄兰岛对面那片靠近诺亚海的山脉的总称,因为与帝国中南部那片广而茂密的“斯密特山脉”之间相距不是很远,帝国人为了将它与斯密特山区分开来,所以专门为这片山脉起名“小斯密特山”。

    斯密特山脉连绵不绝,将整个亚罗帝国从中一分为二,是佣兵和冒险者的乐园,其内猛兽无数,危险至极!小斯密特山则不然,虽然它的山脉线很长,但整个山脉内并无什么凶猛魔兽,就算是普通人也敢涉于其内。

    听到塔维斯的话,司徒谨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塔维斯面前:“你现在还能找到这位深泽老先生吗?他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塔维斯道:”老先生的身体状况很好,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在山中采药呢!当时他带我去了他在山下建造起来的房屋,我在那里呆了一周的时间才离开!对于那里我现在还记忆犹新,所以找到那里并不难!“

    司徒谨眼眸一亮:“那太好了!”

    说完,他看向赫特,开口道:“赫特,你赶紧安排一下,明天天一亮我们就离岛上岸,去找那位老先生!”

    然后,司徒谨又对塔维斯道:“你准备一下,明早跟我一起出!”

    ......

    第二天上午,就在司徒谨离开厄兰岛,前往小密斯特山脉的同时,帝都华林死牢内的某一间牢房内,司徒南一家四口正坐在牢房最里面铺着的一层薄薄的稻草上。

    司徒南穿着一身破旧的麻布囚服,头凌乱,两腮和下巴的胡子都已经长的非常浓密。此刻,在这位曾经风光至极的帝国重臣身上,已经看不到丝毫往日从他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雄姿英的气质,如果不细看的话,会以为这是一个已经步入暮年的老人。

    是的,司徒南失去了一件对活着的人来说最为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精气神儿!

    他背靠着墙壁倚坐在墙角,自始至终都维持着低头的姿势,如果不是他的手一直在微微颤抖,恐怕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会怀疑他是不是还活着!事实上,从进入这间死牢以后,司徒南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一夜之间,他同时遭到了三个人的背叛!这三个人当中,一个是他一直倍加宠爱并引以为豪的儿子,一个是他的初恋女人——司徒凯的亲生母亲,另外一个则是他一直全力扶持并尽心尽力辅佐的君主,也就是罗贝尔!严格来说,他们对他的背叛也许早就开始了,只是他却在最后一刻才知道。

    亲情、爱情还有信仰,司徒南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来建立并维护它们,失去它们却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从那一天开始,司徒南的世界彻底崩塌了!

    在司徒南身边的不远处,坐着他的夫人克莱尔,而在克莱尔的左右两边,则分别坐着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

    男孩看起来12三岁,刚刚成年的样子,女孩看起来比男孩要稍长一点,虽然身上穿着破烂的衣服,脸上也脏兮兮的,但却掩盖不住女孩那出水芙蓉般的气质。

    这一男一女正是司徒谨同父异母的弟弟司徒雷耀和妹妹司徒婉。

    一阵清晰的脚步声从死牢走廊的另外一边渐渐传来,司徒南没有抬头,克莱尔跟两个孩子则都抬头朝着走廊的另外一边看去。

    不多时,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带着几个身穿牢狱看守服饰的男子走了进来,那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名叫布德,乃是这个死牢的牢狱总长!除了司徒南一家被投入这个死牢的那一天之外,布德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在这死牢内部。

    顺着死牢内唯一的一条长廊一直往里面走,一直走到司徒南一家所在的牢房门口,布德突然停下了脚步,目光在司徒南身上微微一扫,布德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紧接着,布德直接把目光投在了坐在布莱尔右侧的司徒婉身上,盯着司徒婉看了好一会,布德开口对他身后的一个牢狱兵道:“把牢门给我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