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十一章 这里不是很好吗?
    感受到司徒谨的大手已经探入她的衣内,跟她衣服内的肌肤产生了最直接的接触,这下,李.克斯特夫人是真的开始慌了!

    虽然这些日子她一直在主动的挑逗司徒谨,但她可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就发展到现下这一步,这让她感到有些手足无措。

    “不要......谨......”李.克斯特夫人用一副恳求的目光看着司徒谨。

    似要惩罚这位夫人连日来对他的不断挑逗,司徒谨放在李.克斯特夫人胸前衣内的大手不但没有拿走,反而一个向下,在李.克斯特夫人胸前的丰满处狠狠一抓。

    “啊——”一声惊呼不受控制的从李.克斯特夫人那张红润的小嘴里呼出,她的整个身体一瞬间绷紧。

    司徒谨轻笑一声:“夫人,都到这个时候了你才跟我说不要,你觉得我能停下来吗?”

    听到司徒谨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已经掺杂了一丝沙哑,而司徒谨那双碧色的眸子也变得越加深邃,李.克斯特夫人不知怎么就脱口而出道:“不要在这里......会有人看到......”

    直到说完,她才惊觉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脸部顿时感到一阵发烫。

    难得看到李.克斯特夫人这么手足无措的样子,司徒谨不打算轻易放过捉弄这位夫人的机会:”这里不是很好吗?地方够大,有沙发、有桌子、还有椅子,在我看来,这些地方可比床更适合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见都到了这个时候,司徒谨还能保持着绝对的清醒,像是一个优秀的猎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已经到手的猎物一样,对她的言语神态间也充满了捉弄的神情,李.克斯特夫人没由来的感到一阵委屈,眼泪顺着她的眼角就流了出来。

    “放开我!”这位夫人声音有些哽咽道,神态之间的情欲之色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见李.克斯特夫人突然就哭了,司徒谨莫名其妙:“怎么了?”

    李.克斯特夫人摇了摇头,声音平静道:“让我起来!”

    司徒谨将手从李.克斯特夫人的衣服内抽出,帮这位夫人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把她整个人给扶了起来。

    “抱歉,玩笑开过头了!”司徒谨伸手拍了拍李.克斯特夫人的头部,略微一想,他便多多少少明白过来这位夫人的情绪为什么会在突然之间转变的这么快。

    很奇妙,因为被司徒谨的随意对待,李.克斯特夫人的心里本来觉得又委屈又生气,可是感受到司徒谨的大手在她的脑袋上拍了几下之后,李.克斯特夫人心中所有的委屈和气愤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伸出双手整理了一下刚刚被司徒谨弄的都是褶皱的衣裙,然后又理了一下头发,李.克斯特夫人的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好了!说正事吧!”

    李.克斯特夫人看向司徒谨,就好像刚刚的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谨,我承认你很有能力,可是就算你再有能力,也不可能一人承担岛上的所有管理事务,一个英明的领导者绝对不该事事都亲力亲为!”

    司徒谨一边伸手解开衣服最上面的一个扣子,一边长叹了一口气:”我又何尝不知?但是一下子让我去哪里找这方面的人才?“

    李.克斯特夫人略微沉吟,半晌,开口道:”我倒是知道一个人,如果能得到他的辅助,岛上的一切内政相信就用不着你来亲自操心了!“

    “哦?”司徒谨坐在椅子上,看着李.克斯特夫人问道:“这个人是谁?”

    李.克斯特夫人道:“这个人在大陆上颇有名气,但凡对大陆上的事情知之一二的人,应该都不会没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萨佐诺夫.深泽!”

    顿了一下,李.克斯特夫人继续道:“据说老皇帝奥德里奇.二十四世在年轻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找到深泽,希望他能出山帮助自己,但是都被深泽拒绝了!后来,深泽离开亚罗帝国,到大陆上其他国家游历,很多国家的君主都恳求他留在自己的国家帮助自己,深泽都没有答应他们!我听说七八年前他已经回到帝国,就隐居在厄兰岛对面的那片大山里!”

    “深泽?”司徒谨挑起眉毛:“我怎么从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他有那么厉害吗?”

    李.克斯特夫人看了司徒谨一眼:”他的才华你不用怀疑,问题是他现在好像也有六七十岁的年纪了,不知道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上!”

    “他还活着!我知道!”李.克斯特夫人话刚落下,一道声音突然从城堡门口处传来。

    李.克斯特夫人跟司徒谨都下意识的看向大厅门口,只见赫特刚刚在外面巡查完回来,在赫特的身后跟着两个侍卫,刚刚说话的正是那两个侍卫当中的一个。

    赫特显然也没料到自己身后跟着的下属会突然开口,所以他猛然回头看着站在他左手边的那个侍卫。

    司徒谨的目光在对方的脸上微微一扫,随即道:“塔维斯?”

    没错,这个突然开口说话的青年正是之前司徒谨在返回领地途中的酒馆中遇到的那个云游诗人——塔维斯,当时因为听到塔维斯在酒馆里大肆跟人八卦司徒家族的“秘史”,司徒谨心里觉得很不爽,便把他一起给带到了领地。

    回到领地之后,司徒谨因为要忙的事情很多,很快就把这个塔维斯给忘了,所以抓着塔维斯的两个东华学生便把塔维斯随手给扔到了军队里。

    在塔维斯整个人生的前26年里,他一直是靠着他那张能说的嘴在外面混饭吃,所以可以想象,当他骤然被扔到军营这种靠搏命吃饭的地方,那对他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在军营里,塔维斯之前掌握的所有生存法则都失去了它原有的效力!

    刚进军营的时候,塔维斯每天都要挨打,每天都会受到无数的嘲笑!在外面,他讲的越多赚的越多,在这里,他讲的越多挨打的就越多!大家不看他肚子里有多少学识、有多少诗文故事,只看他有没有实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