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七章 必须拆除!
    平心而论,司徒谨对这些被帝国派给他的士兵心中是有歉疚的,大家跋山涉水来到这个要什么没什么的地方,而他这个领地的主人又一直迟迟不露面,所以即便看到这种种的混乱和无序,他心中对这些人依旧没有一丝一毫动怒的意思。

    可是,当他让13营的人去召集这些人集合之后,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依旧还有几十个人没有出现的时候,他的这种歉疚终于尽数转化为怒火。

    不过,虽然司徒谨算不上是完全的喜怒不形于色,但是,两世为人,除非遇到什么大乐大哀之事,否则别人也休想从他脸上看到什么端倪。

    所以,虽然这些个士兵已经已经响应了他的召集,并且站在了他的面前,但是当看到他那张平淡的不能再平淡的脸,大家立马把他当成了一个好欺负的贵族公子哥。

    很多人甚至毫不避讳的对他评头论足起来,当然,这种评头论足更多的都是嘲讽和不屑。

    “这就是咱们的男爵大人?啧啧,真是个俊俏的小白脸啊!”

    “老子的命竟然就要搭在这么一个小白脸身上,真TM为自己感到不值啊!”

    “是不是让我们就地解散啊?赶紧的吧,我们就等着这一天呢!”

    “传闻果然都是传闻,什么大陆三星名将?什么国家英才?老子才不信!”

    “哈哈,这话听听就行了,这种小白脸恐怕连鸡都不敢杀,还名将?大陆人都死光了不成?”

    “哈哈哈哈!”

    ......

    司徒谨没有说话,但是也站在队列里面的13营的人却听不下去了。

    “MD,说什么呢你们?”

    “有种再给老子说一遍?老子打掉你们门牙!”

    “敢这么对男爵说话,你们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

    13营这一叫,本来看司徒谨不顺眼的那些人立马把气洒到了13营身上,很快,双方越吵越凶,司徒谨只是在旁边站着,也不说话,而跟在他身后的加雷斯等人脸上则都挂着一脸意味深长的笑意。

    眼看着双方就要大打出手,还是高文忍不住出来说话:“大家都不要吵了!难道你们都想公然违反帝国军纪吗?”

    “关你鸟事!”一个留着平头的高个男子立马骂道:“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

    那平头男话落,那迟迟还没来的十几个士兵也终于摇摇晃晃的来了,只不过一个个衣衫不整、满身痞气,如若不是身上穿的那身帝国军装,就是说他们是土匪恐怕也没有人会怀疑。

    见那些人抬脚就要往队列里走,司徒谨突然出声道:“谁让你们归队了?”

    听到司徒谨的话,为首一个圆脸大汉看向司徒谨,满脸挑衅:“不是说男爵大人回来了,让我们过来集合吗?要是不用我们来,那我们现在就走!”

    说完,大汉还冲着身后那几十个人招手:“走咯,咱们回去继续睡大觉咯!”

    一边说着,那大汉一边转过身体,正欲抬脚,一道冰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给我站住!”

    大汉回过头,看着司徒谨,虽然刚刚他的身体下意识浮现出一种冰冷感,但是当他转过头,看司徒谨的脸色依旧是那么平静的时候,他立马把那种感觉当成了他的错觉。

    在大汉的注视下,司徒谨抬起脚步,一步步走向大汉,在他身前两米处停下,语气跟他的脸色一样很平淡:”别人怎么对待自己手下的士兵我不管,也不好奇,但是如果我手下的士兵敢当众挑衅我的权威,我绝对不会对他手软!”

    那大汉跟司徒谨对视了两秒钟,突然笑道:”哦?这么说来,男爵大人是要用军法来处置我了?“

    司徒谨微微一笑:“说实话,我对军法并不是很清楚。”

    “那么......?”

    大汉嘴唇一动,刚吐出两个字,下一秒,只见一道银光在他面前一闪而过,等他回过神来,只见一条血线从他脖颈处喷射而出,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体味到痛的感觉,就已经睁着眼睛咽气了。

    刚刚还闹哄哄的场面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再次看到司徒谨那一脸平淡的模样,心下都不寒而栗。

    让大家震惊的不只是司徒谨抬手间就杀了个人这么简单,而是司徒谨在杀人过程中表现出来的那种淡然,好像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不足轻重的小虫子一样。

    都是军人,仅此一点,大家就立刻明白了,司徒谨的手上绝对不止沾着一条两条人命那么简单!

    也许,这位看似人畜无害的贵族子弟压根就是一个杀神转世,这个想法已经在很多人心中浮现,而且挥之不去。

    如果说这两点是让大家感到震惊,那么从始至终大家都没看到司徒谨是如何把那大汉给杀死的这一点,就是让场上所有人感到无比骇然了!

    大汉的血喷到了司徒谨的脸上,被司徒谨抬手轻轻擦掉,可此刻就是他擦血的这个动作,都让众人感到心里无端发冷。

    那些跟刚刚那个大汉一起晚到的那些士兵,看着司徒谨的眼中已经充满了恐惧,想动却发现自己的整个身体竟僵硬的不似自己的。

    好在司徒谨没有再要继续拿他们开刀的意思,而是将目光转向场中央,视线在所有人身上微微一扫,问道:“你们这五千人的最高长官是哪一个?”

    一阵沉默,刚刚冲着高文大骂出口的那个平头男子一脸忐忑的站了出来,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的脸此刻已经苍白的就像一张白纸。

    司徒谨点点头,语气却越发冰冷:“好好地一支队伍你竟然给我带成这样,看来你并没有做长官的才能,从现在开始,你被贬为普通士兵。”

    说完,司徒谨看着那平头男问道:“有意见吗?”

    那平头男摇了摇头,声音听起来有些有气无力:“没有......”

    司徒谨又看向那些晚到的士兵,命令道:“现在归队!”

    听到司徒谨的话,那些士兵脸色都下意识一松,大有种刚从鬼门关逃出来的感觉。

    等所有人都站好队列,司徒谨对高文道:“高文,这些人暂时由你来带,怎么带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高文走上前一步,点了点头。

    紧接着,司徒谨又对高文道:“你现在立马安排给我升军帐,然后到我军帐来,我有事要说!“

    话落,看了一眼岸边那些参差不齐的木屋,司徒谨又道:“还有岸边这些木屋,今天之内必须都给我拆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