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章 讲八卦之人
    一个月后,亚罗帝国东南边境某区域的一家酒馆门前,十几个青年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将马拴好之后,这些青年大步走进酒馆。天籁小说

    这十几个青年正是以司徒谨为的一干东华学生,当日从大6学院离开之后,因为急着知晓国内如今的状况以及司徒家族现在的安危,司徒谨从二百多个跟他一起离开的东华学生当中挑出了十几个人跟他一起骑马先行赶回,让剩下的人带着鲁芭芭随后赶到,然后他便带着这十几个人马不停蹄的朝着亚罗帝国一路狂奔,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他终于就要返回帝国了。

    根据修所说,司徒南早在两年之前就已经给他的领地送去了五千人马,而且,之前在帝国一直跟着司徒谨的13营也被司徒南私下给派往了厄兰岛。

    根据地国法律,这些被派往厄兰岛的所有士兵从接到命令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不再是帝国的士兵,他们的生命从今往后只属于他们的领主,除了他们的领主,其他人都无权对他们下达任何命令,换言之,他们已经跟着领地被一同给分封了出去。

    罗贝尔虽然对司徒家族痛下杀手,但是不知他是已经彻底把司徒谨这个人给忘了,还是顾念司徒谨身为他皇妹特蕾西亚未婚夫的身份,自始至终,他倒是没有对司徒谨下手的意图。

    司徒谨虽然担心司徒南和司徒家族的安危,但是他从来都不是鲁莽之人,从他知道司徒家族的处境开始,他就从没想过要直闯帝都死牢把司徒家的人都救出来。

    先不说他有没有能力做到这件事情,就算他当真能把司徒家族的人都救出来,也绝对没有可能把所有人都救出亚罗帝国,这种没有把握的事情他可不会做,而且以他对司徒南的了解,除非正大光明的走出死牢,否则司徒南是绝对不会跟他离开亚罗帝国的。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种逃兵似的做法司徒谨也不屑采取。

    所以对他来说,眼下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先回他的封地,等探听到司徒家族如今的情况之后,再徐徐图之,看下一步该怎么走。

    司徒谨会这样做并不难猜,正因为猜到他会这样做,所以当初在听到修讲完司徒家族的遭遇之后,杰兰特等人才会毅然决定跟司徒谨一同返回他的领地,助他尽快建立属于他自己的势力。

    而司徒谨,这次回国也是直奔他的领地方向,到达这个酒馆之后,只要再往前走半天左右的功夫,然后再翻过一座大山,就是亚罗帝国的南部区域了。

    司徒谨当先一步走进酒馆,加雷斯、贝狄威尔、特里斯坦还有修都跟在他的身后,而杰兰特则按照司徒谨的嘱托负责将后面2oo多人带到,所以没有跟司徒谨这十几个人一起。

    酒馆从外面看着不大,但是进到里面,却现比在外面看到的要宽敞的多。整个酒馆内摆着二十多张桌子,除了三四张桌子以外,其他桌子旁边都已经坐满了人。

    看到司徒谨等人走进,一个长相憨厚的中年男子快步迎了上来,看了一眼司徒谨等人的穿着打扮,那中年男人笑着道:“各位客人,欢迎光临本店,请问有什么可以为你们效劳的?”

    司徒谨径直走向一张桌子,然后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加雷斯、贝狄威尔、特里斯坦还有修四人立马围坐在他的身边,其他十人则分别挑了另外两张桌子坐下。

    “快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酒肉都拿上来!”加雷斯开口道:“别让我们等太久!”

    那貌似是这个酒馆老板的中年男子连连点头,陪着笑道:”好的,好的,客人请稍等片刻!”说完,转身去安排店内伙计准备酒肉了。

    从司徒谨一行人走进酒馆开始,酒馆内的所有客人就已经都把目光投在了他们身上,在这个地处荒郊野外的酒馆内,来吃酒的人大多都是一些游历之人、冒险者或是佣兵,这些人无论是气质亦或是穿着打扮相对来说都比较粗野,所以乍一见到司徒谨他们这些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外貌气质都非常儒雅的年轻男子,大家心中难免感到好奇。

    不过看了司徒谨等人好一会也没看出来什么之后,大家就收回视线,该吃吃该喝喝了。

    突然,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大汉从一张桌子旁边站起身子,几步走到靠墙的一张桌子旁,对肚子坐在那桌子旁边的一个看起来不满3o岁的瘦弱男子道:“小子,你刚刚说你知道亚罗帝国司徒家族为什么会突然完蛋?我对这事很感兴趣,你赶紧给我说说!”

    那大汉刚坐在那瘦弱男子身边,酒馆内其他人也嚷嚷起来:“小兄弟,反正我们在这干喝酒也无聊得很,你就当讲故事给我们好好说一说吧!”

    “是啊!不说那司徒家族非常厉害吗?怎么说完蛋就完蛋了,我们都好奇的很呢!”

    “小兄弟,这消息是真的吗?要是真的话那可太好了!要知道,我是个专门做倒卖贩卖兽皮、兽骨还有兽牙生意的人,亚罗帝国从司徒南掌握军政大权之后,一直主张极力限制我们这些他国人往亚罗帝国内部倾销这些商品,要是他真的完蛋了,或许我就可以把生意做到亚罗帝国去了!”

    ......

    那瘦弱青年好像非常乐于见到大家请他讲“故事”,做出一副非常高深莫测的样子,一脸神秘的笑了笑,道:“好,既然大家都想听听这事,那我就给你们讲讲!”

    酒店老板也就是刚刚亲自接待司徒谨一行人的那个中年男子看来非常会做生意,冲着那瘦弱青年大喊一声:“小兄弟就尽管讲吧,今天你的吃酒食我都包了!”

    在众人期待而又八卦的目光中,那瘦弱青年的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目光瞥到司徒谨这几桌人,见大家目不斜视,好像对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完全不感兴趣一样,那瘦弱青年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