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反转
    苏特收起嘴角的冷笑,看向司徒谨,正想伸手召回金鞭和连带被金鞭捆住的司徒谨,场中央的空间突然一阵急剧扭曲,紧接着,一道曼妙丽质的女子身影渐渐从中显出身形,看到这女子,苏特眼中猛然一亮。

    司徒谨也是有些意外:“清筠?”

    远处看热闹的各院学生有一些之前已经见过潼清筠,但更多的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她。

    果然,像是潼清筠这等女子,不管出现在哪里,都会引来无数惊叹,加上她出现的方式又太过诡异,场上无论男女,视线瞬间都汇聚到了潼清筠那张惊为天人的绝色容颜上。

    本来正为司徒谨眼下的处境感到焦虑不已的东华众人,因为早就知道司徒谨跟潼清筠之间的关系,所以一看到潼清筠出现,大家都是一脸惊喜,暗道司徒谨可算有救了。

    阿奇亚跟卡汀娜也都不是第一次见到潼清筠,但是看到潼清筠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众人眼前,两人却是微微一怔,卡汀娜更是露出一脸沉思的样子。

    潼清筠神色平静,对于场上的各色目光视而不见,她看了一眼司徒谨,转而看向苏特,声音淡然道:“胜负已出,再闹下去也没有意义,把他放了吧。“

    听到潼清筠的话,苏特本来略微浮现出一丝喜色的俊颜陡然一滞,表情看起来要多僵硬有多僵硬。

    半晌,苏特的视线直直的射向潼清筠的脸,仿佛要把潼清筠整个人看透一般:“你说你不记得我了,这是骗我的对不对?“

    潼清筠黛眉微蹙,语气平缓:“我确实不记得你了,你是谁?“

    见对面这个女子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件没有生命的物品一样,苏特刚刚生出热度的一颗心越变越冷,就在某个瞬间,在众人越发感到奇怪和不解的目光中,他突然仰头大笑起来。

    笑了好一会功夫之后,他蓦然伸手指向潼清筠,声音失去了他一贯以来的波澜不惊,听起来有些控诉的味道:“你说谎!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是谁?!就算十几年之前那一次见面不足以让你记得我,可是我找了你这么多年!不说在外面,就说在大陆学院,从来到这里之后,我一直在找你,你身为这个学院的院长,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你是不是把我当三岁小孩耍?”

    苏特一口气说完,在场看热闹的各院学生终于明白这个突然出现的绝美女子是谁了,顿时,很多人看向司徒谨、苏特还有潼清筠三人的目光都有些玩味起来。

    跟苏特同一小队的罗文等人显然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苏特,表情看起来都有些意外。

    潼清筠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她沉吟了一下,然后开口:“我知不知道你是谁又能怎么样呢?这好像并不重要,所以也没有探讨下去的必要。”说到这,潼清筠的视线转向了司徒谨,语气淡淡道:“赶紧把他给放了吧。”

    苏特笑了两声,脸色越变越冷:“抱歉,院长大人,恕我难以从命!这家伙是自愿跟我交手的,我没有逼他,他现在是我的手下败将,要怎么处置他是我的事,其他人没有插手的权力,即便那个人是你也不行!”

    见苏特说的斩钉截铁,潼清筠的眼睛微不可查的缩了缩。

    就在潼清筠跟苏特说话的同时,司徒谨却在用意识跟身处他体内的乐乐交流:“乐乐,你是说你可以把捆住我的这条金鞭收进塔内?”

    乐乐道:“没错,别说是一条鞭子啦,就是再厉害的法宝,我都可以把它收走!”

    得到肯定答复,司徒谨内心狂喜:“这么说,没有你不能收的东西?”

    一阵沉默,乐乐的声音再次响起:“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啦,因为我的身体现在还没有完全修复,所以要是太厉害的东西,我也是没办法收走的。”

    司徒谨不太明白乐乐所说的“太厉害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级别的东西,眼下这种情况,他也没有深问的打算,既然乐乐说她可以搞定捆住他的这条金鞭,那么他只要想着怎么给苏特致命一击就好了。

    苏特看着司徒谨,那目光就跟看一个死人无异,跟他内心的妒火滔天相反,他的表情看起来除了让人感到阵阵阴寒之外,跟他以往表现出来的样子倒也没太大不同。

    “司徒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危急关头,你除了等死之外,就只能搬出一个女人来救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孬种!“

    口中尽情奚落着司徒谨,苏特大手一招,被鞭子捆住的司徒谨立马朝着他那边直飞而去。

    眼看着司徒谨距离苏特越来越近,马上就要落到苏特的手中,潼清筠目光微微一闪,大袖一挥,正要出手,就在这时,只见那条一直捆在司徒谨身上的金鞭忽然消失不见。

    紧接着,一道银光从司徒谨袖口处一闪而出,在众人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时,那道银光已经洞穿了苏特的腹部。

    “噗!“

    伴随着一道清晰的利器洞穿肉体的声响,众人终于回过神来,凝目一看,只见一道纯黑色的长剑正插在苏特的胸口下方,剑身已经贯穿了苏特的身体,诡异的是,那穿透苏特肉体之后露出的半截剑身上不但滴血不沾,反而黑的发亮。

    顺着剑身往上看去,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正握在那柄黑剑的剑柄处,而那只手的主人正是刚刚还处于被动地位,眼看着就要落于苏特之手的司徒谨。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众人即使看到了场面的这一惊人转变,脑子还是有些反不过劲来。

    半晌,不知谁大喊了一声“苏特”,打破了场上这份诡异的宁静。

    司徒谨面无表情将握剑的手臂狠狠往后一抽,伴随着又一道“噗“的声响,整把剑的剑身都从苏特的身体抽了出来。

    几乎就在同时,苏特一手捂住了身上被剑洞穿的伤口,他微微低头,眼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之意,可下一秒,他却猛然抬头,看向司徒谨的目光中充满了阴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