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百一十八掌 快拦住他们!
    “王姬?”听到拉班对潼清筠说的话,在场所有大院学生都看向潼清筠。天籁小『说Ww』W.』⒉

    潼清筠虽然身为大6学院的院长,但是她却极少出现在学生面前,所以大院绝大多数学生根本不认得她。

    “那个女的到底是谁啊?那个人为什么叫她王姬?”

    “我是越来越糊涂了!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还跟那些人废什么话?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让他们拿命来!”

    ......

    司徒谨也看向了潼清筠,虽然对方刚刚的话说的无头无脑的,但是他直觉对方没有在开玩笑。他早就觉得潼清筠的身份没那么简单,但是因为潼清筠一直没有主动跟他说起,他也就没有开口问过。

    “上域?那是什么地方?”司徒谨在心中暗忖:“从没听说过大6上有这个地方啊!而且也从没在书上看过这个地名!”

    与此同时,苏特也是一脸迷惑的样子,显然对方说的话他也不能理解!

    潼清筠看着拉班,能感觉到她的身体明显在绷紧:“你们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拉班的脸上露出一副高森莫测的笑容:“尊敬的王姬殿下!您怎么能问出这种话来呢?别人不清楚我们要干什么,您还不清楚吗?很久以前我们波塞人没有得到的东西,这次我们是一定会得到的!谁都阻止不了!”

    潼清筠秋眸微闪:”很久以前你们没有得手,这次你们依旧不会得手!”

    拉班十分不以为然:“那可不一定!王姬殿下,您别忘了,很久以前我们之所以没有得手是因为你们唐顿有潘恩在,但是他因为中了你都的美人计,已经被你给害死了!现在没人能挡在我们波塞人面前,你不行!康华尔也不行!”

    就在拉班说出“潘恩”这个名字的同时,潼清筠那绝美的容颜顿时变得面无血色,身子也开始微微摇摇晃晃起来,仿佛随时都要倒的模样,一手更是抬起摁在额头上,整个人看起来好像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拉班却继续道:“说起来,尊敬的王姬殿下,您可是我们波塞人的大恩人呢!当年那场大战,在最后的危急关头,若不是你跟康华尔联合起来弄死了潘恩,我们波塞人可早就被他给赶紧杀绝了,哪有时间做后来的布置呢?现在又怎么会重新面世见到您呢?”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不要......”潼清筠的手紧紧按在她那光滑而又洁白的额头上,因为用力过度,额头上已经被她按出了几道又深又红的指甲印,她嘴上不停地喃喃着,整个人身上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一样,看起来虚弱无力,又痛苦不已!

    “清筠!”见状,司徒谨一下子扶住了潼清筠,几乎就在同时,潼清筠整个身体彻底失去了支撑点,一下子倒在了司徒谨的怀中,司徒谨立马抬手,打横把潼清筠给抱了起来!

    就在这时,苏特整个人出现在了司徒谨的身前,看着司徒谨把潼清筠给抱在手上,他看向司徒谨的目光中瞬间充满了杀气:“放下她!”

    本来看潼清筠突然变成这样,司徒谨就已经担心的不行,听到苏特的话,他怒极而笑,言语间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了:“我说你Tm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她是我女朋友,我凭什么听你的放下她?别说清筠她刚刚已经说了她压根不认识你,就是她真的认识你,你也没资格插手她跟我之间的事情!”

    听到司徒谨的话,苏特仿佛听到了惊雷之声一样,整个人呆立在原地,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倒是罗文,立马对着司徒谨大喝道:“司徒谨,你在乱说什么!你知不知道你手里抱着的女子是什么身份?竟敢口出狂言,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司徒谨冷笑一声:“她是什么身份不用你们来告诉我!”

    这时,加雷斯也从旁道:“你们紫鳞学院的人眼睛都瞎了是不是?没看到潼大美女一直跟我司徒兄站在一起吗?人家恋人之间的事情,你们这些外人插什么手!赶紧闪一边去!”

    这个时候,苏特已经回过神来,他的一双大眼紧紧盯着司徒谨,眼中已不像是之前那么平静,而是夹杂了一丝嫉妒的神色,不过他嘴上却道:“这不可能!司徒谨!你竟敢在公开场合如此玷污她的名誉,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

    看到司徒谨跟苏特因为一个女子而怒目相对,眼看着就要动手,场上各院学生都瞪大了双眼。

    “这又是怎么回事?那女的到底是谁啊?苏特跟司徒谨看起来好像都在争那个女子啊!”

    “司徒谨不说那是他的女朋友吗!”

    “之前在古城,我就看到那女子跟司徒谨站在一起,言谈举止间颇为亲近,我看司徒谨说她是自己女朋友应该是真的!”

    “这里面肯定有故事啊!”

    “那女人还真是不简单,竟让大6学院千年难得一见的两个青年俊杰为她着迷!”

    “算了吧!那种女人,哪个男人会不喜欢?!看到她,我就不信你不动心!”

    “我动心有什么用,我只是普通人一个,可配不上那种世间绝色!”

    ......

    就在以司徒谨为的东华众人跟以苏特为的紫鳞几人针锋相对,而其他学院的注意力又被他们给吸引的时候,对面拉班已经带着他身后的那些人快后退,退到了一处非常开阔的草地上。

    等站好之后,拉班突然大笑出声:“哈哈哈!王姬殿下,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您那魅惑人的本事还是丝毫不减半分啊!当年潘恩若不是被你迷惑,怎会死于康华尔之手?现在你竟然又诱惑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毛孩为你争风吃醋,作为一个女子,您可真是够成功的!”

    “不要再说......不要.......拜托你.......”拉班说完,潼清筠在司徒谨怀里颤抖的更加厉害。

    感受道潼清筠的痛苦,司徒谨猛然抬头,看向拉班:“你给我闭嘴!”

    话落,司徒谨才现刚刚还站立在他们对面不远处的那些人不知何时都退后了那么远,他的眼睛不易察觉的闪过一道紫色光芒,紧接着,他立马察觉到那些人的脚下竟然有个大阵,虽然看的不是很仔细,但因为对无数阵法烂熟于心,司徒谨立马看出那个大阵是个传送阵。

    他立马开口道:“他们要跑!快拦住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