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百零三章 亲我一下!
    看到潼清筠那微微颤动的睫毛,司徒谨轻笑一声,心中莫名生出一种得意感。

    跟潼清筠认识这么久,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潼清筠总是波澜不惊,即便是对他,也总是不咸不淡。

    为此,司徒谨曾不止一次想过,或许他在潼清筠心里根本不算什么,当时潼清筠答应跟他在一起,也许只是在特殊环境下的一时起意而已,这让他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沮丧。

    但是此时此刻,感受到怀中潼清筠那微微颤栗的曼妙躯体,还有心中因他而泛起的阵阵涟漪,司徒谨终于确定,潼清筠对他并不是没有感觉。

    确定了这一点,对司徒谨来说来说,比什么都让他高兴!

    潼清筠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不断钻进司徒谨的鼻孔,让他感到深深地迷醉!

    这次不再像刚刚那么狂野,司徒谨先是微微探头,在潼清筠的唇边轻吻了几下,然后才将唇覆上了潼清筠的嘴唇,在上面辗转反复。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之后,司徒谨又将舌头缓缓探进潼清筠的口内,刚一触碰到潼清筠的小舌,那小舌立马下意识的往后一缩。

    司徒并不气馁,而是缓缓追上,这次潼清筠没有再躲开,终于放任司徒谨缠上了她的小舌。

    刚开始的时候,潼清筠只是放任司徒瑾予求予取,并没有给司徒谨任何回应,但是随着司徒谨的动作越来越轻柔,她的意识终于开始一点点涣散开来,就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她竟开始一点点的回应司徒谨的亲吻。

    而就在潼清筠做出回应的那一刻,司徒谨只觉自己的脑袋轰然炸开,欲念如潮,世界纷乱。

    他托住潼清筠腰身的的双手下意识的收紧,好似要把潼清筠整个人揉进怀里一般,嘴上的动作也在瞬间变的急切而又狂暴起来。

    明月高悬,四野沉寂,唯有二人的心跳声砰砰作响,伴随着清风吹入树林。

    与此同时,杰兰特、加雷斯等人依旧围坐在原地,刚刚司徒谨突然间就说吃饱了,然后跟潼清筠二人走开,当着潼清筠的面,他们不敢说什么,但是等司徒谨跟潼清筠二人的身影一消失不见,大家立马开始眉飞色舞的猜测司徒谨跟潼清筠二人去干什么了。

    “司徒兄真是太过分啦!要我说啊,我们这次就不应该跟他一起出来,这不是虐死我们这些单身汉了吗?!”加雷斯故作抱怨的样子道。

    杰兰特粲然一笑:“怎么?羡慕啦?羡慕的话你也找一个啊!”

    加雷斯立马哭脸道:“你当我不想找啊?可也得有看对眼的啊!说的倒是轻巧!”

    加雷斯话落,贝狄威尔立马笑道:“我看你跟咱们学院那些姑娘走的都挺近的,怎么就没有一个让你看得上的?”

    “说什么哪!?”一眼瞥到在场的几个新生,尤其是安娜和拉维尼亚两个女生,加雷斯顿时急道:“我跟她们只是正常的同学关系好不好?“

    说完,加雷斯主动转移话题道:“你们说,司徒兄跟潼大美女去干啥啦?”

    杰兰特故意打趣加雷斯:“人家两个去干啥关你什么事?你就好好的吃你的东西吧!”

    加雷斯挤眉弄眼:“我就不信你们就不好奇!你们又不是没看见,刚刚司徒兄不知道跟潼大美女说了句什么,潼大美女那么一个清冷的美人儿,脸一下子就红了,我敢说他们两个肯定是去做坏事啦!”

    见考迪几个新生满脸通红、坐立不安的样子,贝狄威尔故意板起脸道:“行了,加雷斯,学弟学妹还在这里,你满口胡说八道些什么!?”

    加雷斯看了一眼考迪几人,嘿嘿一笑:“我说贝狄威尔,学弟学妹虽然是新生,但是又不是未成年的小毛孩,看你这样子,倒好像是我在污染未成年人的耳朵一样!”

    特里斯坦突然开口道:“事实上,你现在是在污染我们所有人的耳朵!”

    “哈哈哈......”大家哄然大笑。

    见大家都来拿自己说笑,加雷斯没好气道:“行行,你们都是正人君子,就我一个八卦小人,你们就装吧!”

    ......

    另外一边,司徒谨已经放开了潼清筠,<a class="__cf_email__"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data-cfemail="38dc80b8dc8092dda883d0a185dfbc8edc80b5d0bb85dd96b4ddbd90dd818bdeb997dc83aedd87bbdc8095dfbeb2dfbeb2dfa2bcde948a78dfb993">[email protected]</a><script data-cfhash='f9e31' type="text/javascript">/* <![CDATA[ */!function(t,e,r,n,c,a,p){try{t=document.currentScript||function(){for(t=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e=t.length;e--;)if(t[e].getAttribute('data-cfhash'))return t[e]}();if(t&&(c=t.previousSibling)){p=t.parentNode;if(a=c.getAttribute('data-cfemail')){for(e='',r='0x'+a.substr(0,2)|0,n=2;a.length-n;n+=2)e+='%'+('0'+('0x'+a.substr(n,2)^r).toString(16)).slice(-2);p.replaceChild(document.createTextNode(decodeURIComponent(e)),c)}p.removeChild(t)}}catch(u){}}()/* ]]> */</script>,但能得到潼清筠的回应,已经让他觉得非常欣喜。

    二人都站在原地平静了好一会,半晌,潼清筠看着司徒谨,淡淡道:“你......突然之间是怎么了?”

    司徒谨两道浓眉稍稍向上扬起,脸上浮现出一丝邪魅的浅笑:“没怎么,就是想亲你,不行?”

    接触到司徒谨那异常明亮的双眼,潼清筠心中不禁漏了一拍,她先是微微一怔,随即整个人便恢复了正常:“好了,我们回去吧,休息一下,明天还要赶路。”

    话落,潼清筠直接转过身子,想要离开,可她还没抬脚,司徒谨的手已经从身后抓住了她的玉臂。

    “刚刚你不是也回应我了吗?怎么一放开你,你立马又变回这么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潼清筠没有回头,清丽的声音透过空气缥缈的传进司徒谨的耳中:”我没有变,是你奢求的东西变的多了。”

    “什么意思?”司徒谨的声音里已经没有笑意:“因为我刚刚的举动,所以你不高兴了?”

    “没有。”潼清筠语气平淡。

    “没有?”司徒谨突然轻轻一拉潼清筠的手臂,将她整个身体转了过来,正面朝向他,然后盯着潼清筠的面容道:“可我觉得你有,如果你现在跟我说你不愿意我碰你,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也都是你非自愿的,那我以后绝对不再碰你一下!”

    见司徒谨动了真,潼清筠微微叹了口气,抬眼看着司徒谨道:“你别多想,我只是有些不太习惯这样而已,真的没有不高兴。”

    司徒谨依旧紧紧看着潼清筠的脸,好一会,他道:“那你跟我证明一下,我才相信你确实没有不高兴。”

    潼清筠道:“怎么证明?”

    司徒谨想了想,一本正经道:“你主动亲我一下,我就相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