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九十六章 选对了?
    乐乐也是一脸意外,她闪着一双大眼,貌似对眼前的这一幕感到颇为惊奇。天籁小说Ww『W.⒉

    不过紧接着,她的眼睛滴溜溜一转,好似明白过来什么一样,正想说话,那道浑厚的声音又在她的脑海中响起:“小丫头,你不要再给我多事!虽然这小子已经来到了这一层,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能轻轻松松得到我!这里这么多剑,你让他从中选出一个,如果他能找到我,那我也无话可说,不然的话,他连碰我的资格都没有!“

    乐乐没有回那道声音什么,而是转身直接对司徒谨道:“司徒,这里既然这么多剑,你就从中选一个你最喜欢的吧!”

    司徒谨没料到乐乐会这么说,他微微一愣,随即道:“什么叫选一个我最喜欢的?乐乐,你应该知道,这么些年来,我之所以这么想进入这紫塔的第四层,就是因为想得到当初你跟我说的那把绝世好剑!现在我终于来到这第四层了,你却反倒跟我说让我自己选一把剑,你这不是耍我玩吗?“

    见司徒谨动了急,乐乐道:“司徒,虽然我是跟你说这第四层有一把好剑,但你最终能不能得到那把好剑,还要看你跟那把剑之间是不是有缘分!如今,那把剑就在这第四层之中,你若能把它找出来,那它自然就是你的,否则,那也只能怪你跟它无缘!”

    本来破开通往第四层的塔门,终于来到这第四层,司徒谨的心里是激动之极。毕竟他当初之所以选择学习阵符,还有用尽方法增强身体气力,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乐乐当初跟他所说的那把好剑!

    但是没想到,他费尽心力好不容易来到这一层之后,乐乐居然又跟他说他最终能不能得到那把剑还要看他跟那把剑之间有没有缘分,这让他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看乐乐的神情,明显不是在跟他说笑,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司徒谨也只能选择按照乐乐说的去做。

    他抬起头,视线在整个第四层内一扫而过,所及之处尽是宝剑,长的短的、宽的窄的、颜色各异、样式各异,整个一层剑光闪耀,让他看的眼花缭乱。

    他抬起脚步,穿梭在无数宝剑之中,看哪把剑都觉得不错,就这样走了来来回回走了好久,也没决定到底是要哪一把。

    最终,司徒谨还是走到乐乐面前,开口道:“乐乐,我费尽心思登上这一层,为的就是想要得到你之前跟我说的那把好绝世好剑,现在这么多把宝剑飘浮在我的眼前,想要从中找出你说的那把剑简直是难于登天!你能不能给我点提示,让我也好有个方向?”

    乐乐摇了摇头:“司徒,这事我真的帮不了你。”

    司徒谨叹了口气,重新转过身体,再次走进了剑海之中。又来来回回又看了好一会,就在某个瞬间,他双目一凝,一双碧瞳陡然间变成了紫色。

    紧接着,他就看到这一层的最里面好像有一道红光一闪而过,司徒谨快步走到里面,现在最里面的角落中,漂浮着一把纯黑色的长剑!

    长剑的剑柄同样也是黑色的,中间嵌着两条金色的龙纹,让整把剑看起来有种低调的华丽感。这把剑随意的飘浮在那里,却让犹如帝王一般,不但浑身上下透着十足的高贵气息,而且还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压迫感和庄重感。

    司徒谨觉得非常诧异,这诧异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方面,他确信刚刚他所看到的那道红光确实是从眼前这把剑的剑身上面释放出来的,可眼下,这把剑周身都是黑漆漆的,哪有一点红色?

    另一方面,这么一把好剑,他刚刚明明来来回回的在这么多宝剑当中穿梭了那么多次,为什么就没注意到它呢?以至于现在他看到这把剑,有种惊喜异常的感觉。

    他试探性的伸出手,想握住这把剑的剑柄,没想到,就在他刚刚朝着这把剑伸出手的同时,这把剑却好像不想让他触碰自己一般,竟自己往后退了一步,这下可把司徒谨惊的不轻。

    不过下一秒,他心中就生起一种狂喜之情,他心中突然非常坚定的浮现出一个想法,眼前的这把剑就是他想要的那把剑!

    不再有任何迟疑,他猛然伸手,不给那把剑任何逃开的机会,一把握住了那把剑的剑柄,紧接着,他的手上就传来一阵沉甸甸的厚重感。

    这种厚重感有别于他之前用的那把大剑所带给他的厚重感,把这把长剑拿在手中,不但有着不小的分量,却也让司徒瑾内心有种一拿起这把剑就再也不想把它放下的感觉。

    手中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司徒谨不但不觉得冷,反而还觉得很舒服。怎么说呢?从剑柄处散出来的这种丝丝入骨的凉气就好像在不停的滋养着他握剑的整条手臂一般,让他丝毫感不到手上有什么负担。

    乐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司徒谨的身边,看着司徒谨手中握着的长剑,她俏皮一笑:“司徒,你打算选这一把?”

    “就是它了!”司徒谨满心欢喜:“我选好了!”

    乐乐看着司徒谨,继续问道:“确定了吗?选错了也不后悔?”

    司徒谨狠狠的点了点头:“确定,就是它!即便它不是你之前跟我说的那把剑,我也绝不后悔!”

    司徒谨话落,只见整个一层除了他手中握着的那把长剑,其他的宝剑突然闪动了几下,然后竟然就那么凭空消失不见了。

    “这......”司徒谨大惊:“怎么回事?那些宝剑怎么都没了?”

    乐乐耸了耸肩:“既然你已经找到了人家的真身,那些个被幻化出来的假象自然也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

    乐乐话落,司徒谨先是没有反应过来,随即脸色一喜:“乐乐,你是说我选对了,就是它?它就是你跟我说的那把剑?”

    “嘻嘻......”乐乐笑着点头:“没错,看来你们之间还真是蛮有缘分的啊!恭喜你啦,司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