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九十四章 紫塔变化
    脑子里来来回回的想着关于他今天所听到的关于他母亲的讯息,司徒谨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处深水潭附近,他拿出他母亲留给他的两个笔记本,放在手中来回摩挲,心里却在试图勾勒出他母亲的容颜。

    在此之前,司徒谨极少听到关于他母亲的事情,他一直觉得自己对那个把他生下来的女人没有太多感情!对于那个可怜的女人,他心中更多的是一种同情心理,同情她嫁人不淑,同情她得不到丈夫的怜爱,也同情她去世的那么早。

    可是,当今日听到了关于他母亲的事情,他才发现血浓于水、母子连心这些话真的不虚,虽然那个女人在给了他一条生命之后就撒手而去了,但是那个女人却还是他的生身母亲,对于她的一切他无法置之不理,更无法在听到关于她的事情之后还能保持绝对的冷静。

    此时此刻,他急于知道更多关于他母亲的事情,比如他母亲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能坐上大陆学院的院长之位?还有为什么会流落到亚罗帝国,这中间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

    想到这些,司徒谨越发的想要去唐顿帝国了,他觉得这些他应该可以在那里找到答案,毕竟他的母亲就来自于那个国家!

    脑子里想东想西的,司徒谨在水潭边上一站就站了大半天,直到天都黑下来了,他那不安而又有些急迫的心绪才终于渐渐平复了一些。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司徒谨决定暂时把有关他母亲的事情压在心底,在水潭边上找了一处地方随身坐下,司徒谨又在心里想了许多事情。

    自打他从亚罗帝国出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年多的时间了,这距离他出来时的打算已经超出了很多。

    当时他从亚罗帝国出来的时候,本来只想着在外面晃荡个两年就回大皇子罗贝尔赏给他的领地去,没想到他在来大陆学院的路上就耗费了两年多的时间,可能是因为刚刚听到关于他母亲的很多事的缘故,他下意识的又想到了他的父亲司徒南。

    虽然司徒谨对于自己的这个父亲并没什么感情,甚至因为被司徒南逐出家门,他现在都算不上是司徒家族的人了,可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却还是不争气的对司徒南升起了那么一丝丝的挂念。

    不过一意识到自己心中的浮出的这个想法,司徒谨就在内心自嘲的笑起自己来,司徒南贵为亚罗帝国数一数二的重臣,司徒家族更是亚罗帝国响当当的老牌世家,有什么值得他挂念的?

    相比那个父亲,他倒更应该为自己多想想,也不知道他那个领地现在是什么情况?他父亲有没有把罗贝尔当时许给他的五千人人给他派过去?还有黎明,现在怎么样了?有修在,他虽然不怎么担心黎明的运行状况,但谁晓得组织内这几年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还有【13营】和高文,他们现在又怎么样了?当时他离开提亚斯的时候,大家还以为他之后还会回去,哪想到后来经历那么多事情,他竟就那么离开帝国了!虽然走之前他派人给高文送过信,但司徒谨心中也不是个滋味,总觉得好像是他抛弃了【13营】一样。

    还有商行,现在运营的如何了?约翰现在还好吗?他有没有把根据他给的酿酒方酿出来的那种酒推向整个大陆?

    当时离开亚罗帝国的时候,因为司徒南将他逐出家族,司徒谨的心情其实很糟糕,所以他有意不去想在帝国内发生的一切事情还有认识的一切人。

    后来随着离开的时间久了,他心中对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也渐渐释怀了,可他又被其他经历的事情分去了大部分精力,每天忙忙碌碌,也从没想起这些。

    今天听到了关于他母亲的事情,倒让他一下子想起了这种种,他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觉得他在外面呆的也是够久的了,等他的积分一到300万,拿到了那个唐顿帝国颁发的勋章之后,他就立马离开大陆学院,返回亚罗帝国。

    想完这些,司徒谨闭上双眼,沉下心神,意识进入到了识海当中,发现在他识海上空漂浮的紫色宝塔看起来竟跟之前有很大不同。

    之前那紫塔看起来黯淡无光,可现在,这紫塔周身却是瑞光流转。

    司徒谨直接进入到紫塔内部,惊讶发现,紫塔里面竟然也较之前发生了很大变化,不管是里面的装饰还是里面的摆设,看起来都充满了光泽,总之,整个紫塔都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好像被重新打造了一番一样。

    司徒谨正在四下张望,乐乐小小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司徒的身边:“咦?司徒,你来啦?”

    司徒谨转过头,看向乐乐,将心中的疑问问出口:“乐乐,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这个紫塔跟之前有些不同了?”

    “嘻嘻,那当然啦!”乐乐跳着道:“你忘啦,我之前不是从那个异域空间中吸取了很多可以修复我身体的灵气吗?!”

    司徒谨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那么这紫塔现在算是恢复了它本来的样子了吗?”

    乐乐摇了摇头:“肯定是没有啦!我现在就等着你带我去那个什么亚罗帝国了,如果那里真的像大姐姐说的那样,有很大的一片异域空间,那么吸收了那个空间里的精华气息,我想我的身体就可以完全修复啦!”

    说完,乐乐突然道:“对了,司徒,我还正想问你呢,你没有试过去解通往第四层的塔门?我看你在阵符上面很有天分,凭你现在的能力,应该能解开通往第四层塔门的阵符了吧?”

    司徒谨回道:“我也不知道,之所以现在进来就是想试一试,自从上次那把大剑断掉之后,我手里也没个趁手的武器!要是接下来我没办法解开封住第四层塔门的阵符,那我也就只能等过些日子去极乱之地的交易场所,看看能不能淘到一把合适的宝剑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