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八十九章 院方来人
    其他学院可能敢设计弄死一个或几个人,但是几十个人,这手笔有点太大了!

    司徒谨眉头蹙起,陷入了沉思当中,突然,他想到了潼清筠之前跟他说的那些不明人,他看向迪那夫,问道:“知不知道这些人都是怎么死的?”

    迪那夫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那支小队所有人全军覆没,没留下一个活口,当我找到他们的时候,场上只剩下他们的尸体,只能说他们的死相很惨,几乎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

    “这......”杰兰特满脸惊骇:“到底是谁跟我们有这么大的仇恨?竟然下手如此狠毒?”

    迪那夫摇了摇头:“按理说这片地域只有我们大院的学生和兽人,兽人力量很弱小,应该做不到这种事情,剩下的就只是各大学院了,虽然我们最近跟很多学院都结了仇,但他们也不至于对我们下这么狠的手啊!何况一下弄死这么多人,院方那块也说不过去!”

    司徒谨因为跟潼清筠的关系,所以知道这片地域不只有大院学生跟兽人,还有另外一些很危险的人,但大院其他学生却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在各大学院当中,迪那夫好歹也算个人物,但自己学院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也让他有些慌了神,整个人看起来都很焦虑。

    想了想,司徒谨开口道:“这事应该不是其他学院的人做的。”

    “什么?”听到司徒谨的话,迪那夫一下子看向司徒谨:“不是其他学院的人做的?那还有谁?”

    司徒谨还没说话,杰兰特插话道:“司徒,我记得你之前有跟我们说过一嘴,说这片地域上出现了一些危险分子,让我们外出行动的时候都小心一些,难道......?”

    司徒谨点点头:“不错,一下杀三十多人,我想哪个学院也没有胆量做出这种事情,只能是那些人做的!”

    杰兰特跟司徒谨的对话让迪那夫有种摸不着头的感觉,他不解道:“怎么回事?这里除了我们和兽人还有其他人存在吗?”

    司徒谨道:“关于那些人的情况我知道的也不是太多,总之他们是一群很危险的人!”

    说到这,司徒谨眸光一定:迪那夫,这种事情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接下来不可让大家化成小分队行动,你尽快去安排,把多个小队都编在一起,每次行动至少要保证有五百以上的人才行,还有,多个队伍同时行动时不可太过分散,以免遇到事情无法及时相互支援!”

    司徒谨说话的时候,迪那夫连连点头,其实就算司徒谨不说,他也不敢再把只有几十个人的小队分散出去了!

    听完司徒谨的话,迪那夫正要转身离开去办理这些事情,司徒谨却喊道:“等下,迪那夫!”

    迪那夫回过头,只听司徒谨道:“你要跟我随时保持联系,一有事情立马想办法通知我,我会第一时间赶到!”

    迪那夫深深地看了司徒谨一眼,狠狠的点了点头,然后才再次转身,快步走出了房间。

    迪那夫前脚刚出门,贝狄威尔和加雷斯又急匆匆的从外面走进司徒谨的房间,刚进屋,脚还没站定,加雷斯就慌慌张张道:“司徒,不好了!学院来人了!”

    “学院来人?”司徒谨微微一怔,一时之间没明白过来加雷斯是什么意思。

    贝狄威尔跟着道:“司徒,确切说是院方来人了,咱们学院一下子死了十几个人,这件事情院方已经知道了,现在过来调查情况!”

    司徒谨看了贝狄威尔和加雷斯一眼:“调查情况?我们自己都没搞明白情况,他们来跟我们调查什么?”

    加雷斯一下子迈步到司徒谨跟前:“司徒,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问题,是院方来的人看到我们学院的学生竟然跟兽人呆在一起,他们说我们违反了大陆学院的规矩,现在正叫你出去呢!”

    脑子里想的都是死人的事情,司徒谨都没想到这件事情,经过加雷斯这么一说,他才突然想到这个关节。

    杰兰特也紧张起来:“这下糟了,虽然大院并没有明文规定不能跟兽人打交道,但是打压兽人一直以来都是大陆学院的根本政策,要是院方不知道我们跟兽人交往密切也就罢了,现在他们知道了,肯定不会继续放任我们这样下去的。”

    贝狄威尔面色凝重:”我现在担心的是司徒,其他人就算了,司徒他是我们整个东华的领头人,院方如果要追究的话,肯定会追究司徒的责任。”

    本来加雷斯就慌得六神无主,听到杰兰特跟贝狄威尔的话,他整个人在屋子里来来回回走个不停,简直都要把屋子的地板给走烂了。

    看着三人一脸担忧的神情,司徒谨轻笑道:“只是院方来人而已,怎么就把你们几个给慌成这个样子?!”

    加雷斯停下脚步,看着司徒谨:“司徒兄,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笑的出来?你知不知道,如果院方要追究的话,你被退学估计都是轻的!?”

    贝狄威尔也道:”司徒,来者不善,院方这次带头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对方看起来很不好说话!“

    司徒谨抬起双手在虚空中往下压了压:“你们先都别慌,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这天都踏不下来!我先出去看看再说!”

    听司徒谨说要出去,杰兰特三人都露出了一丝紧张的神情,加雷斯更是大叫道:“司徒兄,你不要出去!”

    见这三人反应这么大,司徒谨有些哭笑不得:“我不出去,躲在这个小屋里面事情就能解决了吗?

    也难怪这三人会露出如此表情,原来他们三个生怕司徒谨会因为这件事情被退学或是受到更严重的处罚,通过这一年多时间的接触,大家不说结下了生死交情,但比这也差不到哪去,他们实在无法想象东华没有司徒谨的日子要怎么继续下去,更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司徒谨受到什么处罚。

    司徒谨给三人递去一个安慰的眼神,最终还是抬脚走出了房间。

    (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是新的一年了,祝大家新年快乐,新年都有新气象,新年都有好运来!不知不觉这本书也写了大半年了,虽然成绩不咋样,也谢谢这一年来大家对它的支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