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有什么不可以?
    司徒谨没有多想,转而为潼清筠介绍道:“这是苏亚学院的阿奇亚。”

    潼清筠微微点头,并没有说什么。但即便这样,也让阿奇亚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众人重新坐下,气氛却变的一阵生冷,阿奇亚在潼清筠面前好像非常拘束,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司徒谨只当阿奇亚是忌惮潼清筠身为院长的身份,也没有多想。

    场中央,东华学生跟兽人虽然都在欢唱跳舞,但是潼清筠本来就是那种她一出现在哪里,立马就会成为那里焦点的那种女人,所以虽然她出现的方式很低调,可还是立马引来了大家的注意。

    安娜等新生因为是第一次见到潼清筠,并不知晓她跟司徒谨之间的关系,刚刚卡汀娜出现时,她的美貌已经让他们感到惊叹不已,没想到卡汀娜人才刚走,又来了一个远远比她还要漂亮很多的女子,一干新生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呆呆的看着坐在司徒谨身旁的潼清筠。

    “巴泽尔学长,那个漂亮的女人是谁啊?”安娜忍不住对一直站在她身边的巴泽尔开口问道。

    巴泽尔看了一眼潼清筠:“嘿嘿,那是司徒老大的女朋友。”

    “什么?”听到巴泽尔的话,安娜一张小嘴微微张开,看着坐在潼清筠身旁的司徒谨,她觉得这二人简直是世间绝配,但是同时,她的心里也莫名的生出一种淡淡的失落感。

    这时,玛丽卡嬉笑的声音从旁传来:“安娜妹妹,看来司徒老大的女人缘非常好哦,恐怕你是没机会咯!”

    被玛丽卡一语道中女儿家那点心事,安娜立马有点恼羞成怒,跺着小脚道:“玛丽卡,你在胡说些什么啊?”

    玛丽卡立马笑道:“哎呀,我只是那么一说嘛,安娜妹妹,你还真生气啦?”

    二人在场上一追一跑,很快闹作一团.......

    潼清筠并未久坐,可能是察觉到了阿奇亚的不自在,她只是坐了一会,就起身打算离开,司徒谨赶紧站起身来,陪着她往前走了一段。

    路上,潼清筠开口道:“过些日子我可能要出谷一下。”

    司徒谨看向潼清筠:“是不是有你上次说的那些人的消息了?”

    潼清筠知道司徒谨问的是波塞人,她摇了摇头:“不是,我是打算去极乱之地的古城内办点事情。”

    “古城?”司徒谨眼睛一亮:“你说的是那个可以交易兑换东西的古城?“

    潼清筠轻轻点头:“是的,怎么了?”

    司徒谨笑道:“来这里这么长时间,我还没去过那里,正好最近想抽时间过去见识一下,既然你也要去那里,不如我们一起吧?”

    潼清筠停下脚步,看着司徒谨,没有说话。

    司徒谨立马道:“怎么?不方便一起?”

    潼清筠淡淡道:“倒也没什么不方便的,那就一起吧!到时候我走之前过来叫你!”

    司徒谨展颜一笑:“好!”

    ......

    送走潼清筠之后,司徒谨返回晚会场地,阿奇亚看他回来,立马把他拉到身边坐下:“司徒,你跟......院长怎么会是男女朋友关系?”

    司徒谨挑眉:“有什么不可以?”

    阿奇亚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跟他之前在司徒谨面前没表现出的那种把什么都不放在眼中的模样完全不同:“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认识......院长她的?”

    司徒谨似笑非笑的看了阿奇亚一眼:“可以是可以,不过你竟然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这还真是让我觉得有些意外呢!“

    听到司徒谨的话,阿奇亚尴尬的笑了两声,倒也没说什么。

    紧接着,司徒谨简单的把自己是如何跟潼清筠相识的过程跟阿奇亚说了一下,阿奇亚一直听的很仔细。

    之后,二人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很多事情,司徒谨敏锐的察觉到,这个阿奇亚貌似对有关潼清筠的事情非常感兴趣,总想从他嘴里旁敲侧击的问出一些事情来,聊了很久之后,阿奇亚又把话题转移到了兽人身上:“司徒,我看你们学院的学生跟兽人之间走的很近,我劝你们收敛一些吧!”

    司徒谨喝了一口酒:“怎么,你也要来跟我说,打压兽人才是我们大陆学院的政策?”

    阿奇亚突然问道:“你知不知道大陆学院当初之所以会建立起来的初衷是什么?”

    司徒谨放下酒碗,略微沉思,然后道:“不会就是专门为了打压这些兽人吧?”

    阿奇亚道:“差不多吧,当初经历过一场大战之后,我们唐顿人初步平定了各方力量,但自己也元气大伤,无力把一些强大的种族赶尽杀绝,最后只能选择用各种方法压制他们!而兽人就是那些强大种族中的佼佼者!”

    “兽人族不但力量强大,而且繁衍速度极快,虽然我们唐顿人设置了一个大阵压制住了他们的力量,但却无法压制住他们的繁衍速度,为了把他们的力量控制在一个可控制的范围内,上层人物约定每家每年都派出一些子弟,通过传送阵把他们传送到兽人大陆,让他们在那里猎杀兽人,也算是对家中子弟的一种磨练。”

    “随着进入到兽人大陆的各大家族子弟的慢慢增多,大家之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慢慢的也演化出了一些无形的法则,见状,帝国干脆在这之上建立了一个学院,然后定下了一系列的规矩,这个学院就是大陆学院的雏形!“

    “听说唐顿帝国的高层都把自家子弟送到大陆学院,后来,大陆上其他国家和势力也都争相把自家子弟往大陆学院送,渐渐地,是否在大陆学院呆过已经成了大陆权贵子弟的一种身份的象征,就这样,大陆学院一直发展到现在!“

    阿奇亚一口气说完,看向司徒谨,却发现司徒谨正凝视着场中间的篝火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阿奇亚想要再开口说话时,司徒谨突然来了句:“所以,你也是唐顿人?”

    似没想到司徒谨会这么问,阿奇亚有一瞬间愣神,随即立马道:“当然,你不也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