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八十三章 你还能坐得住?
    听到卡尼俄说要走,巫乐和巫咸的脸上都有出现了一丝慌乱。

    尤其是巫咸,他刚刚还在想,只要有卡尼俄在,就算他一会打败了杰兰特,估计司徒谨看在卡尼俄的份上,也不会拿他怎么样,但没想到,转瞬间,事情就出现了变化,卡尼俄竟然要在这个时候离开?

    巫咸的目光在半空中跟巫乐遥遥对望了一眼,巫乐立马明白了巫咸的想法,在卡尼俄还未转身之际,他上前一步,试图请求卡尼俄留下:“卡尼俄老大......”

    可巫乐才刚把“卡尼俄老大”这五个字说出口,卡尼俄立马出声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巫乐,不要以为你们兄弟俩打的那点小算盘我不知道,魔晶矿的事情泡汤了,你我之间的约定就此作废,希望你以后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丝毫不留情面的说完这番话后,卡尼俄看都没看巫乐,转身便带着他小队中的几个人朝着谷外的方向离去。

    被卡尼俄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巫乐整个人呆立在原地,半晌,他才转过身子,卡尼俄可以离开这里,但是身为巫咸的亲哥哥,他却不能对巫咸置之不理。

    见卡尼俄离开的事实已经无法挽回,巫咸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抬头看向杰兰特,他突然诡异了的笑了起来,紧接着,用好似豁出去一般的口气道:“好啊!杰兰特,既然你这个废物这么着急想要去死,那我就看在我们同学一场的情分上,亲自送你一程好了!”

    其实从巫咸刚刚跟随着卡尼俄出现的时候开始,东华绝大多数学生就已经对他露出了一副嫌恶的神情,要不是碍于巫咸是跟着卡尼俄一起来的,大家可能早就已经忍不住对巫咸开骂了。

    之前巫咸在东华党同伐异,绝大多数东华学生都受过他的坑害,说心里对他没有怨恨那是不可能的,听到杰兰特站出来说要为沃辛报仇,很多东华的老生心里都感到非常振奋,但与此同时,大家心里也有很多担忧。

    巫咸的实力虽然跟司徒谨没法比,但是在司徒谨来到东华之前,巫咸确实是东华的第一人,而杰兰特,不说他已经荒废剑术多年,就是在全盛时期,他跟巫咸谁更厉害一些也不好说,大家心里的担忧也不并不是没有缘由。

    就连一直最了解杰兰特的贝狄威尔,脸上都是一片阴郁,但反观司徒谨,脸上却一直平静异常。

    卡汀娜看了看杰兰特,然后又看向司徒谨,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看来这事你还真不打算插手啦?”

    司徒谨对卡汀娜笑笑,然后又看向站在他身边的阿奇亚和加雷斯三人,道:“大家都坐吧,别这么站着了。”

    说完,司徒谨当先一步坐下,见状,阿奇亚和卡汀娜也纷纷都坐到了草地上,特里斯坦略一犹豫,最终还是选择坐下,只有贝狄威尔和加雷斯两人,依旧没有坐下。

    加雷斯一脸惊讶的看着司徒谨:“司徒兄,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能坐得住?”

    司徒谨抬起面前装着半碗酒的木碗,送到嘴边饮了一口,然后反问加雷斯:“这个时候是什么时候?”

    加雷斯一时语噎,这时,只听司徒谨淡淡道:“既然是杰兰特自己站出来的,那我们就都对他有点信心吧!胜负还未可知,你们紧张什么?!“

    听到司徒谨的话,杰兰特跟贝狄威尔只能将对杰兰特的担忧放在心底,然后坐了下来。

    就在他二人刚刚坐下的时候,巫咸整个人突然动了,如大雁展翅一般一下子扑身飞到了杰兰特身前,本来展开的双臂对着杰兰特的胸口便是一击。

    危急关头,杰兰特翻身向后一跳,勉强躲开了巫咸的这次攻击,但紧接着,巫咸的下次攻击又紧跟而来。

    场上气氛一开始就紧张异常,不管是下方的东华学生还是那些兽人都瞪大了双眼,紧紧地注视着杰兰特跟巫咸二人的一举一动,既怕自己错过什么,又为杰兰特感到担心。

    相比众人的这种紧张心理,另外一边,司徒谨、阿奇亚和卡汀娜不但没有去关注场上的战斗形势,反而还聊了起来。

    阿奇亚一双眼睛不时在司徒谨和卡汀娜之间瞟来瞟去:“司徒,早就听说你跟千黛女王卡汀娜之间的关系不太简单,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啊!”

    之前司徒谨跟卡汀娜联手共闯秘境,被很多学院的学生看到过,这片地域虽然很大,但身处这片地域上的各大学院之间却根本藏不住什么秘密。

    阿奇亚身为五大学院的首领人物之一,不可能没听说过司徒谨跟卡汀娜走的很近的事情,毕竟卡汀娜本身就是公众人物之一,一举一动都极受别人关注。

    卡汀娜一对凤目微微转向阿奇亚,性感的嘴唇弯成一个极为好看的弧度:“阿奇亚,我从来都不知道,你也是一个如此八卦的人呢!“

    阿奇亚笑笑:“对于别人的事情我自然是没有兴趣关心的,但是司徒现在毕竟是我的朋友了,朋友的事情,我关心关心也很正常吧?!”

    这下换成卡汀娜的目光来回在司徒谨和阿奇亚之间来回扫视了:“朋友?阿奇亚,听你口口声声说出朋友这个词,我还真是感到很不习惯!看来司徒的魅力还真是不小啊,竟然能让你这种人也折节下交。”

    阿奇亚的手在他面前的木碗上来回摩挲:“卡汀娜,是你太小看司徒了,依我看,他可不比你我差到哪去!”

    似没想到阿奇亚会说出这等谦虚的话语,卡汀娜美目中闪过一丝意外。

    就在这时,司徒谨从边上随意拿过一个木婉,然后从酒坛里舀了一碗酒,递给卡汀娜道:“卡汀娜,尝尝这酒吧!”

    卡汀娜看了一眼司徒谨,又看了一眼司徒谨递过来的酒,没有接过来,而是道:“我不喜欢喝酒。”

    没等司徒谨说话,阿奇亚道:“卡汀娜,这酒跟寻常的酒可大大不同!相信我,不尝尝的话,对你来说可是一大损失!”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