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不是吗?
    司徒谨本来来大陆学院就只是想见识见识而已,并没有想在这里呆上个几年,甚至他内心早就已经做好了打算,在这大陆学院最多呆上两年就会离开。

    现在他进入大院已经将近一年的时间了,而他的积分现在还不到100万,距离300万实在是还有很大一部分距离!

    虽然有了他母亲留给他的两个笔记本,东华的学生在这大半年的时间也足够努力,但是毕竟东华这些年里实在是太差劲了,学院的综合实力在这么短的时期里根本没办法大幅度提升!

    所以在看到以迪那夫为首的赛德学生之后,司徒谨心里立马又冒出另外一个计划来,那就是让赛德学院归附东华!而如何让赛德学院归附呢?那当然是从赛德学院的第一人迪那夫下手了,只要把他摆平,跟摆平整个赛德学院根本没什么差别!

    诚然,司徒谨也可以单纯的用武力或者是其他冷硬的办法强迫迪那夫低头,但是那样的话,就算赛德学院的人归附了,心里也肯定随时都想着如何反抗东华,这可非司徒谨所愿!

    所以他干脆来个软硬兼施,把迪那夫人给抓到山谷里,但却又不限制他的人身自由,而且像是魔晶矿和丹药药剂啊,也都允许迪那夫探查,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让迪那夫清楚,东华现在好东西可真是不少的。

    当然,虽然允许迪那夫探查,但是对迪那夫开放的探查范围也是有限的,就拿五se魔晶矿来说,其实山谷里面有十几个这种小型矿!

    但是这件事情别说是迪那夫了,就连东华的绝大多数学生都不知道,当初考虑到这件事如果被其他学院知道,肯定会引起大家的极度眼红,所以司徒谨和杰兰几人决定只跟大家说有两三个魔晶矿,大家一直以来也都没怀疑过。

    这半年多的时间来,东华也只是在开采两座魔晶矿而已,所以迪那夫这段时间来所看到的自然也就只有这两座魔晶矿了,不过就是这样,他当初也是狠狠的吃惊了一把。

    从某种程度来说,司徒谨也不怕被其他学院的人知道这些,毕竟这事也根本瞒不住,只要东华学生在外面使用魔晶石,就肯定会被有心人知道,稍稍一分析,就知道东华手里肯定掌握着魔晶资源。

    当然了,如果没有实力,手上握着这种东西也只是自惹麻烦!但是只要有绝对的实力,其他学院就算知道了也抢不走,而司徒谨恰恰有这种自信!

    以后他不敢说,但现在只要有他坐镇东华,其他人就别想从他手里抢走任何东西!至于他离开东化之后,这些魔晶矿能不能保住,那就不是他所关心的了,毕竟这里的规则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他可无法凭借一人之力改变这种规则!

    而将魔晶分给赛德学院使用,他也没什么心疼的,魔晶矿本来就有十多个,短期内根本也无法用完,要是现在不用,以后他离开学院,这些魔晶矿说不准就被其他哪个学院抢走了,现在可以说是不用白不用!

    当真东华以后很强大,就算这些魔晶矿都用完了,也可以去抢其他学院的嘛!反正这片地域上又不是只有这十几个魔晶矿。

    见迪那夫脸色不定,司徒谨也不说话,脸上只是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坐在那里,仿佛并不着急听到迪那夫的回答。

    短短一会时间,迪那夫心里想了很多东西,最后,他神色一定,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十分平静:“哼!司徒谨,你还真是可笑!我承认,你是比我厉害,若是再有几年时间,说不准东华真的会在你的带领下变成一个十分强大的学院!但是现在,东华学院跟我们赛德学院之间可存在着不小的差距,难不成你想就凭着给我们的一点点恩惠,就让我们赛德学院任你驱使?”

    司徒谨看了迪那夫一眼,淡淡道:“一点点恩惠?迪那夫,你这话可说的有点不对呀!这么说吧,虽然刚刚我跟你说每月为你们赛德定量提供一些魔晶和药剂,可这个定量可不是少量,我自认为那将会是一个让你十分满意的数字。”

    司徒谨话落,迪那夫的瞳孔微不可查的缩了缩,但他却依旧没有说话。

    司徒谨微微一笑:“而且只要你们归附东华了,我向你保证一点,以后你们还会尝到很多其他的甜头!”

    “其他甜头?”迪那夫粗眉竖起:“你指的是什么甜头?司徒谨,你可别在这里给我许一些空头支票!”

    迪那夫说完,司徒谨轻笑一声,只是这声轻笑却散发着一种极寒的冷意,让迪那夫瞬间觉得身体一冷:“迪那夫,我看你现在还是不太清楚自己的处境呢!你现在整个小命都握在我手上,我貌似没必要跟你许诺什么!之所以跟你说这些,只是因为我这个人喜欢提前把事情说清楚罢了!”

    停顿了一下,司徒谨复又开口,语气依旧很淡,却让人觉得冰寒刺骨:“而且就算你不答应我的提议,我也还有很多其他的选择!可不要以为我非你和你们赛德学院不可!”

    司徒谨说完,迪那夫的心一沉,他也清楚司徒谨所说不错,虽然临时再找其他学院可能会有点麻烦,但是只要听到司徒谨提出的优厚条件,相信肯定会有其他学院愿意归附东华,毕竟那些魔晶和丹药药剂对大家的诱惑可实在是太大了!

    迪那夫一脸阴晴不定的在原地站了好一会,突然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道:“好!我们赛德可以归顺你们东华,但我想问你,我身上被下的巫术你打算什么时候让这个小丫头为我解开?“

    “别急。”司徒谨从床上站起身子,走向迪那夫:“我说了,到了合适的时候,自然会为你解开!只要你不做什么傻事,这巫术对你来说有和没有并没有差别,不是吗?”

    迪那夫就是这么一问,他也知道司徒谨现在根本不会为他解开他身上的巫术,所以他只是冷哼一声,然后便不再说话。

    (今天估计只有一更,明天会三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