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五十六章 银橡叶勋章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司徒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非常的客观,仿佛说的不是他自己一样。

    这也难怪,虽然知道自己身上有半个唐顿人的血统,也就是说唐顿帝国也算是他的第二个母国,但是他对那个唐顿帝国可没什么感情,所以即使对方不对他开放,他心里也毫无失落的感觉!

    潼清筠转过身看着他,突然道:“你若是想进入帝国,眼下就有一个途径!”

    “哦?”司徒谨习惯性挑起眉毛:“什么途径?”

    潼清筠:“只要你在大陆学院的积分达到300万,学院就会送给你一枚银橡叶勋章,只要得到那枚勋章,你就可以自由出入唐顿帝国,即便是不对帝国普通人开放的帝都,你也可以随意进入!”

    听到潼清筠的话,司徒谨大感意外:“银橡叶勋章?那是什么东西?”

    “是唐顿帝国对外颁发的一种荣誉勋章。”

    司徒谨有些诧异:“获得一定的学院积分竟然还能得到唐顿帝国颁发的勋章,这事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潼清筠语气平淡道:“这没什么奇怪的。很多事情,你没有到达一定的层级自然就不会知道,而且从大陆学院建立以来,获得这枚勋章的学生总共都加在一起还不足五十人,对于一般的学生来说,知不知道这些对他们来说并无分别,因为就算知道了他们也做不到!”

    司徒谨心下一动,从身上拿出紫晶牌,在上面随便点了几下,便点出了大院学生现如今的积分排名。

    只见排在第一位的乃是紫麟学院一个叫做苏特的家伙,这家伙如今的积分有160多万,遥遥领先排在他后面的其他人,就连排在第二位的一个叫做伊普尔的家伙,距离苏特的积分也还有将近30万的差距,而积分在100万以上的,整个大院包括斯特和伊普尔在内总共也就八个人!

    这个数据很好地说明了问题,100万积分对于绝大多数的大院学生来说已经是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天文数字了,何况是300万积分?那可将近是100万积分的三倍啊!对于如今大陆学院的第一人苏特来说,距离300万积分都还有一半的差距,何况其他人?

    也难怪潼清筠刚刚会说,从大院建立以来,获得那个勋章的人加一起还不足五十人!

    来到大陆学院这么久,司徒谨对于积分一直没有什么概念,他总觉得那就是个可有可无的数字,所以他并不怎么看重积分。不过听到潼清筠刚刚的话,再加上大致扫视了一眼紫晶牌上的积分排名,他心里对积分总算有了那么一丁点的概念。

    司徒谨正想把紫晶牌给收起来,突然,脑中传来乐乐有些急促的声音:“司徒,不管用什么办法,你可一定要带我去那个什么唐顿帝国啊!我的身体能不能完全修复可就全看你了!”

    可能是觉得自己一不小心就有被潼清筠给发现的可能,所以在司徒谨直接面对潼清筠的时候,乐乐很少会主动开口跟他说话。

    可这一次,乐乐明显是忍不到之后再开口了,虽然司徒谨就站在潼清筠的身边,但她还是主动给司徒谨传音。

    司徒谨拿着紫晶牌的左手微微一顿,但很快就恢复正常,不漏声色的将紫晶牌给收好,他对潼清筠开口道:“300万积分?你刚刚也说了,从大院建立开始一直到现在,积分超过这个数字的人加起来还不足50个,我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得到那么多积分!”

    司徒谨说完,潼清筠突然将转过头,将视线移到了他的脸上:“如果没有你母亲给你留下的那两个笔记本,你可能很难获得那么多的积分,但是有了那两个笔记本,我想对你来说,区区300万积分并不是难获得!”

    “区区?”听到潼清筠将几百万的积分说的如此微不足道,司徒谨苦笑了一下:“看来你对我倒是很有信心。”

    潼清筠没有接司徒谨的话,而是转身开始朝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司徒谨见状,也立马跟了上去。

    走了一小会之后,潼清筠突然开口道:“虽然我刚刚告诉了你一个进入唐顿帝国的途径,但事实上我并不建议你去那里。如果你想要借助异域空间修炼的话,就到山谷里面那个小型的异域空间中去修炼吧!”

    司徒谨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关于他体内的紫塔,他自己都不知道那紫塔是个什么来历,加上乐乐在潼清筠面前总是一副小心谨慎的模样,明显很怕被潼清筠发现,所以司徒谨并不打算将紫塔的事情跟潼清筠说。

    二人就这样并肩的走着,又走了一会之后,两人突然看到远处一个身影朝着他们这边一点点走来,那身影的主人一边走一边四下张望,好像是在勘察地形一般,一时之间也没注意到司徒谨和潼清筠两人。

    直到双方的距离越来越短,突然听到司徒谨跟潼清筠走路的声音,那身影吓了一跳,转头看到司徒谨时,那身影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迪那夫?”司徒谨跟潼清筠停下脚步。

    没错,那个东张西望、四下查看的身影正是刚刚被抓到山谷来没多久的迪那夫。

    自打鲁芭芭在迪那夫身上施展了巫术之后,大家也不怕迪那夫会逃跑或是做出什么其他不轨的事情,加上司徒谨都说了允许迪那夫在山谷里面自由活动,所以倒也没人对迪那夫怎样。

    刚刚东华学生都散去之后,见没人搭理自己,迪那夫干脆一个人在山谷里面瞎转悠起来,虽说因为身上被施展了某种随时都能要了他命的巫术,他心里愁苦的要命,但是考虑到这也是个近距离挖掘东华秘密的机会,他还是快速收拾起心情,到处查探起来。

    没想到,才跟司徒谨分开不到一会的功夫,他竟然在这里又看到司徒谨,迪那夫说不上自己心里是个什么心情。

    作为司徒谨的手下败将,他心里对司徒谨有怨恨、有不甘,作为东华学院的俘虏,他心里又羞愧、又觉得耻辱,但是不管他对司徒谨和东华有多大的怨恨,现在他的整条小命都握在人家手上,他也不能太不识好歹,做些什么举动去激怒人家。

    不过他也有属于他自己的高傲,让他对司徒谨做些什么低声下气的举动他是绝对做不到的,冷哼了一声,他正想越过司徒谨离开,一眼瞥到站在司徒谨身边的潼清筠,迪那夫整个人立马怔住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