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我有办法!
    别说其他人,就是司徒谨也被鲁芭芭的举动弄的大吃一惊,他站在一旁,看着鲁芭芭高举巫仗,身后的黑色小披风鼓鼓生风,一时之间觉得很难把这个可爱的小姑娘跟一个大巫师的身份联系起来。

    随着越来越多的赛德学生被那些小稻草人给附上了身子,场上痛苦的哀嚎声顿时此起彼伏,终于,一些赛德学生开始挺不住了,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声:“我们大家还是先撤吧!到时候再想办法来救迪那夫老大!”

    这道声音一出,立马得到了其他赛德学生的一致赞同,这短短的一会功夫,大家已经被那些诡异的小稻草人弄的吓破了心神,恨不能立马跑得远远的,再也不要看到这些小稻草人。

    不大一会功夫,还没被小稻草人附上身体的赛德学生就搀扶着那些已经中招的赛德学生跑出了很远,可能是心中对小稻草人的恐惧太盛,两千多的赛德学生在逃跑的过程中竟然没一个人敢回头往后看一眼。

    见刚刚还在那大喊着叫嚣不已的赛德学生拼命逃跑,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东华学生和场上的兽人都是目瞪口呆。

    半晌,不知道谁先欢叫了一嗓子,紧接着,所有人都跟着欢呼起来!

    跟赛德学院的这场对决就这样结束了,结果让大家都觉得有点无厘头!赛德学院的老大迪那夫被他们给抓了,剩下的两千多赛德学生刚刚还在那咋咋呼呼的叫嚣个不停,转眼角就逃跑的无影无踪!

    迪那夫被几个东华学生抓在手中,刚刚看着众多赛德学生一副死活都要救走他的模样,他还觉得有点小感动,哪想到结果竟然如此不忍直视!

    想想这一会功夫所发生的事情,迪那夫心中的屈辱感已经达到了极致,他干脆选择闭上眼睛,什么都不去看,仿佛这样子自己就可以与世隔绝了一般。

    东华学生和兽人又在谷口欢叫了一阵,紧接着,大家都跟着司徒谨返回了谷内。

    回到山谷以后,司徒谨注意到很多兽人都受了伤,他把巴查叫到面前,让他去找拉尔夫拿些疗伤的药剂,巴查忙不迭的答应,然后转过头离开了。

    跟着,几个东华学生把迪那夫带到了司徒谨面前。

    司徒谨看着迪那夫,心里却在寻思要怎么安置这个家伙,虽然他把迪那夫给抓到了东华大本营,但是说到底大家都是大院的学生,他也不可能真的拿迪那夫怎么样,最多就是折磨折磨这家伙罢了。

    不过这也是司徒谨把迪那夫抓到大本营的本意,见这个家伙一副怎么都要把东华的秘密探究到底的样子,司徒谨知道,要是只是打败迪那夫,过不了多久,迪那夫肯定还会找东华学生寻衅挑事,与其那样,不如先把他带到东华。

    不过这也是司徒谨临时想到的一个主意,他却没有想过把迪那夫带到东华以后要怎么处置他,所以这会看到迪那夫,他也是有些头疼。

    迪那夫站在司徒谨面前,依旧是闭着眼睛,嘴里却气愤道:“东华的人还真是厉害啊!我倒是想看看你们把我抓来,到底是想要把我怎么地?”

    司徒谨轻笑一声,迪那夫立马有些心慌的忍不住睁开眼睛。

    这时,只听司徒谨道:“你不是对我们东华的事情很感兴趣吗?我现在带你来东华大本营了,你怎么还反倒不高兴了?”

    知道司徒谨是在暗讽自己,迪那夫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他心里觉得就算司徒谨把自己抓到东华大本营,也肯定不能拿他怎么样,所以心里颇有些有恃无恐。

    突然,只听一直站在司徒谨的身边的鲁芭芭用脆生生的声音道:“司徒哥哥,我有办法让这个家伙只能呆在山谷里面,不能跑到外面去!”

    “嗯?”司徒谨低下头,看着鲁芭芭道:“鲁芭芭,你有什么办法?”

    鲁芭芭小嘴微微翘起,一副很是自得的模样道:“司徒哥哥,你看着好啦!”

    说完,只见她将手里的巫仗轻轻往上一抬,紧接着,便开始低头念念有词,虽然距离鲁芭芭很近,但是在场众人却都听不懂鲁芭芭在念的到底是什么。

    迪那夫的目光也紧紧地盯着鲁芭芭,想到鲁芭芭刚刚在谷外也是这么一副念念有词的样子,紧接着就召唤出一大堆恐怖的小稻草人,迪那夫心里顿时有些发怯。

    就在鲁芭芭这样念了大约有十几秒的功夫后,只见鲁芭芭手中那根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巫仗突然间一亮,紧接着整个巫仗都被一层淡黄色的光芒给包裹住,随着巫仗的光芒越来越盛,一个小稻草人蓦地自鲁芭芭身前浮现。

    一看到这个小稻草人,迪那夫的整张脸瞬间都绿了,他有些心虚的大叫道:“臭丫头,你到底要对我做什么?”

    鲁芭芭依旧在念念有词,很快,又是一个小稻草人自她身前浮现出来,这后一个出现的小稻草人要比之前出现的那个小稻草人小上很多,只有成人手指般的长度。

    见状,包括司徒谨在内的众人都以为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稻草人浮现出来,可是,等了好一会,却再也没有小稻草人出现,反而是那个后出现的小稻草人,一点一点的朝着迪那夫的身体靠上前去。

    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在看过之前鲁芭芭用这些稻草人对付自己学院的那些学生之后,迪那夫心里也明白一点,那就是绝对不能让这小稻草人靠近自己的身体,他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却被站在他身后的几个东华学生一把按住。

    终于,小稻草人已经飞到了迪那夫的跟前,在迪那夫骇然的目光中,那小稻草人突然一下子隐入了他的身体,然后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鲁芭芭也放下了手中的巫仗,并且停止了继续念念有词的举动。

    她伸出小小的手掌,紧接着,依旧漂浮在她面前的那个最初出现的小稻草人立马飞到了她的手中。

    鲁芭芭拿起那个小稻草人,先是对着迪那夫嘻嘻一笑,然后突然一个用力掐住了那个小稻草人的脖子,几乎就在鲁芭芭做出这个举动的同时,迪那夫突然大叫一声。

    “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