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兽人首战!
    虽然吃惊,但是赛德学生心里对于兽人的出手也没当回事。

    他们之前也不是没见过兽人,甚至还不止一次跟兽人打过交道,知道这些兽人都没什么大本事,使出来的尽是三脚猫功夫,比普通人也就多出那么一膀子力气而已,所以看着这些兽人对自己出手,很多赛德学生的嘴角都浮现出一抹讥讽的冷笑。

    可是,这笑容还没下去,等兽人的拳脚一展开,赛德学生见这些兽人出手敏捷,跟他们之前想象的花架子招式完全不同,大惊之余,赛德学生赶紧出手去挡,可是因为过于大意,毕竟还是晚了一步,很多赛德学生直接被兽人给打了个正着。

    兽人可不像是人类,有的人有魔法天赋、有的人有练剑天赋,兽人的一切招式体系都来源于他们天生的蛮力,普通人出一拳一脚,就算力量过人,那最多也只是虎虎生威罢了。可这些兽人大汉的拳脚猛地一出,那简直是带着雷霆之势,让人只是远远看到就有种巨山将要压顶的感觉。

    察觉到这些兽人大汉跟他们以往遇到的那些兽人都完全不同,一些反应快的赛德学生,快速出手格挡,但是因为没料到兽人的力量竟然会这么大,跟兽人的力量一对上,这些赛德学生立马被震的飞出好远,而那些反应慢的赛德学生就不用说了!

    场上本来已经完全倾斜于赛德学生的局势瞬间被这些兽人大汉给打乱,迪那夫一张坑坑洼洼的丑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本来看到这些兽人大汉突然出现,他虽然也感到有些诧异,但是心里根本没拿这些兽人大汉当回事,在他心中,这些兽人就跟小鸡小鸭一样,都不值得他正眼瞧上一瞧,可哪想到,就是这些他丝毫没放在眼中的兽人,竟然一下子把他带来的那些赛德学生都打了个措手不及。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小会功夫,但迪那夫心里也是极度震惊,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些兽人跟他之前见到的那些软弱无力的兽人完全不同?虽然眼前这些兽人大汉的招式看起来杂乱无章、漏洞百出,但是那轻快灵活的动作和迅猛刚烈的气力却不是开玩笑的!

    迪那夫心里明白,真跟这些兽人纠缠起来,虽然赛德学生最终肯定会胜出,但是这当中肯定也要费一些周章,这可跟他的本意大大相违!他一路带人追着东华学生追到这里,是为了要弄清东华最近飞速崛起的秘密,可不是跟这些兽人大汉在这瞎折腾。

    心下拿定主意之后,迪那夫视线在场上微微一扫,将目光锁定在了巴查身上,他已经看出巴查是这些兽人大汉的头领,为了节省时间,他决定直接对巴查出手。

    在迪那夫看来,只要制服了巴查,其他兽人估计也就消停了,到时候他就可以继续对付东华学生了。

    好几千人混杂在一起搏斗,场面本来就非常混乱,加上后来又突然跑出一大批兽人,场中更是闹哄哄的。

    因为局面如此混乱,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俊朗青年和一个可爱的小姑娘,一大一小两人从山谷中慢慢走出,朝着场中走了过来。

    那青年和小姑娘自然就是司徒谨跟鲁芭芭了,硬要说的话,倒是还有个乐乐,不过乐乐的身体外人也看不到,所以姑且只算两人。

    原来自打听到山谷谷口传来一些动静之后,司徒谨就带着鲁芭芭直接朝着山谷谷口走出,他二人只是用正常速度一路走过来,所以等到他们走出山谷的时候,就见巴查带着一众兽人大汉已经跟另外一个学院交上了手。

    司徒谨有心要看看这些兽人恢复力量之后是个什么战斗水平,所以他并不急于出面,只是跟鲁芭芭二人一步一步的走到东华学生的后面,站在那里看着场中局势。

    见很多东华学生都受了伤,巴查对着霍华德大喊了一声:“你先带着东华的兄弟们到后面休息一下,让我们跟这些人过过招!”

    其实就算巴查不说,霍华德也正有此意,刚刚东华学生跟赛德学生交手,那些赛德学生为了尽快制服住他们,招招狠辣,东华学生本来就不是赛德学生的对手,加上对方人数又比他们多出一倍不止,实话说,要不是巴查及时带着兽人战士出来,霍华德估计自己这边肯定有很多人都已经落在了那些赛德学生手中。

    他冲着场上的东华学生招了招手,大家立马会意,都飞身退到了后面,将场面交给了巴查等一干兽人战士。

    一退到后面之后,霍华德立马伸手从衣服里面拿出一个白色小瓷瓶,然后打开瓶盖,从里面倒出一粒深色丹药,放到了嘴里。与此同时,其他受伤的东华学生也纷纷做出跟霍华德一模一样的举动,从衣内取出一个小瓷瓶,然后倒出丹药服下。

    大家服下的丹药就是根据拉尔夫自己研制出的丹药改制而成的恢复伤口的丹药,这几个月来,每次行动之前,司徒谨都会让拉尔夫等药师给每个东华学生都发两粒这种丹药,如今大家受了伤,自然立马拿出这快速疗伤的丹药服下。

    迪那夫虽然视线锁定了巴查,但是眼睛的余光却一直没有从东华学生身上离开,毕竟他此行的真正目标就是霍华德等东华学生。

    当看到东华学生很多人拿出一个小瓷瓶,然后从瓷瓶中倒出一粒深色的药粒服下之后,他立马转过头,目光紧紧的盯着东华学生,想从东华学生的身上找出一些端倪,以便推测出那小药粒的功效是什么,但是看了又看,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皱了皱眉,迪那夫冷笑道:“东华学生什么时候跟兽人走的这么近乎了?咱们大院学生一直以来看到兽人都是极尽打压之事,怎么到了你们东华这,反倒还要来倚仗这些畜生了?”

    “md,谁是畜生!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巴查瞪大双眼,冲着迪那夫怒吼了一声。

    话落,只觉得自己面前突然吹来一阵劲风,下一秒,便感到自己两侧脸颊猛然一痛。

    “啪!”

    “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