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三十五章 都要归顺你!
    东华大本营。

    自打十个队伍那日出谷之后,大本营里面除了几个留守下来的小队之外,就只剩下司徒谨了。

    这一日,司徒谨突然听到兽人部落传来阵阵十分吵闹的声音,他带着鲁芭芭走过去,发现兽人部落一下子好像多出很多人,心下不禁感到疑惑。

    就在这时,巴查远远看到他,赶紧大步朝着他这里走了过来。

    “司徒老大,您来了!”巴查一脸的风尘仆仆,脸上布满了疲惫之色,但看到司徒谨,脸上还是立马露出笑容。

    司徒谨点了点头,目光看向远处聚着的一堆兽人:“巴查统领,我看你们部落里面好像一下子多了很多人啊!怎么回事?”

    听到司徒谨的问话,巴查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然后讪讪道:“司徒老大,这事你还是找两位族长去问吧!我也只是按照二位族长的命令行事!”

    “嗯?”司徒谨俊眉微微挑起,略微沉思,问道:“考波尔族长和布伦帕族长现在在哪里?”

    巴查指了指考波尔木屋的方向。

    司徒谨没再说什么,直接牵着鲁芭芭的小手朝着考波尔的房子走去。

    一大一小两个人还没走近考波尔的房子,就听到里面传来阵阵笑谈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不像是两个人的声音,而是好几个人的声音。

    司徒谨心里纳闷,看向鲁芭芭,恰好鲁芭芭也眨着一双萌动可爱的大眼睛看向他,看样子心里也跟他有一样的疑惑。

    因为木屋的门是完全敞开的,所以司徒谨跟鲁芭芭一走到木屋门口,他们立刻看清了坐在里面的人,有考波尔、有布伦帕,还有五六个司徒谨毫无印象的兽人老者,看起来年纪都很大了,考波尔和布伦帕二人坐在主位,跟那五六个兽人老者有说有笑的,看起来很是热闹。

    “哎?小司徒,你来了?”布伦帕眼睛余光瞥到司徒谨,立马站起身子。

    而其他人听到布伦帕的话,也都纷纷回过头,看向司徒谨。

    这时,考波尔也站了起来:“司徒啊,我还正想过去找你呢!你来了正好,赶快进来!”

    说完,看到站在司徒谨身边的鲁芭芭,冲着鲁芭芭招了招手:“鲁芭芭也来了啊!”

    “老哥,这个就是?”一个长着牛角的兽人老者看着司徒谨,低声向考波尔问道。

    就在这牛人老者问出这话以后,除布伦帕之外的另外五个兽人老者也都看向考波尔,一脸等待考波尔回答的模样。

    考波尔点头道:“没错!没错!他就是我跟你们说的司徒!”

    司徒谨跟鲁芭芭走进房间,这时,那些兽人老者又把目光放到了鲁芭芭身上:“那么,这个孩子就是你刚跟我们说的那个孩子?”

    见这么多陌生老头看向自己,鲁芭芭有点害怕,赶紧躲到了司徒谨身后,只露出一双大眼睛打量着那几个兽人老者。

    “鲁芭芭,不用害怕!这些老家伙跟你考波尔爷爷和布伦帕爷爷都是同一辈分的,按道理,你也要叫他们一声爷爷!”看到鲁芭芭的反应,考波尔笑着开口道。

    鲁芭芭天生长的就招人爱,那几个兽人老家伙几乎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立马被她可爱的外表给吸引住了。

    “这孩子还真是可爱啊!”

    “乖孩子,到摩多爷爷这里来!”

    “到萨图爷爷这里来,爷爷有好东西要送给你!”

    ......

    司徒谨的目光在几个兽人老者面前扫过,然后开口道:“考波尔族长、布伦帕族长,不知这几位是?”

    考波尔走到司徒谨面前:“司徒啊,相信你刚刚过来的时候应该也发现了,我们的部落里面多出了不少人!”

    司徒谨看着考波尔,没有说话。

    考波尔跟着道:“是这样的,司徒,最近这些天来,我已经让巴查带人去把我族建在百牙山一带的其他部落都接到了这山谷里来,在场的这些都是各个部落的族长!”

    “原来是这样!”司徒谨点了点头,虽说考波尔和布伦帕已经带着整个部落归顺了他,但是人家想要跟其他族人团聚,他也不能拦着,何况这山谷本来就是人家兽人的地盘,人家想要让谁过来他也管不着,所以他只是简单的跟那几个陌生的兽人老者点了点头,随后对考波尔和布伦帕道:“那你们先聊着吧,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了!”

    “你别走啊!”司徒谨话刚落下,考波尔突然一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司徒啊,你又不是外人,怎么能说是打扰我们!”

    考波尔说完之后,立马不由分说的拉着司徒谨走到他的坐席处,然后按着司徒谨坐在了坐席上面。

    等司徒谨坐下之后,考波尔和布伦帕又张罗着让其他几个兽人老者也坐下,鲁芭芭主动走到司徒谨面前,然后坐在了司徒谨旁边。

    这时,考波尔才开口道:“司徒啊,你现在来了正好,其实我们这些老家伙正在商量着要把这些新来的部落也一起并入我们部落的事情!”

    “并入?”司徒谨看向考波尔。

    布伦帕接着道:“小司徒啊,以前考波尔这老东西应该也跟你说过,我们兽人一族本来就是一体的,后来迫于形势不得不分成若干部落,现在既然大家都来到了这个山谷一起生活,自然不能还像以前那样分成几个部落生活,那也太别扭了!”

    司徒谨何其聪明,本来他还没往别处想,这回一听到布伦帕的话,立马明白过来这群老家伙打的是什么主意。

    果然,紧接着,考波尔就暴露了他的本意:“司徒啊,刚刚我和布伦帕已经把我们带着部落之人归顺你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他们也都跟我们两个老家伙一个意思,都愿意带着整个部落归顺你,这样一来,我们这些部落并成一个部落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你说呢?”

    布伦帕跟考波尔相继说完之后,见司徒谨也不说话,只是一脸淡淡的笑意看着他们,两个老家伙不自觉地开始有些不自然起来。

    “咳咳......”考波尔假装咳嗽了两声,然后道:“当然了,这件事情成不成最终还是要看司徒你的意思,我们两个老家伙就是把大家伙的意思跟你转达一下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