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我再教给你几个阵法!
    杰兰特说完,贝狄威尔也沉声道:“没错,如果不能找到大数量的任务物品,我们出动这么多人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

    贝狄威尔属于比较沉稳的那种人,平时话不多,一般是有什么说什么,不会跟你弯弯绕绕,挺多人其实都喜欢跟这种人打交道。

    听到杰兰特跟贝狄威尔两人的话,司徒谨却微微一笑:“任务物品你们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找到。”

    “嗯?”

    司徒谨话落,杰兰特几人都用一脸惊愕的目光看向他,显然没太明白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一阵沉默之后,

    加雷斯最先开口道:“司徒兄,你可又把我吓到了啊!”

    塔里斯坦本来低头看着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手,这会也抬起头来了,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却带着一丝怀疑:“你能找到?你去哪里找?去其他学院的地界上?”

    司徒谨修长的手指开始惯性的一下一下敲击着他面前的桌面:“当然不是,虽然你说的也是一个办法,不过前期的时候我可不打算这么做,毕竟我们学院学生的总体实力现在还太弱,就算要抢人家的东西,也得先把自己的本事练出来!”

    “不去跟其他学院抢,那我们去哪找那么多的任务物品啊?”加雷斯下意识问道。

    司徒谨却道:“具体去哪找我到时候再告诉你们,你们几个现在赶紧去安排一下分队的事,要是分成十个小队的话,就算你们四个各带一队,剩下六个队还没人带呢!杰兰特跟贝狄威尔都是东华的老人了,谁有能力你们应该比我清楚,分完队之后就赶紧把各队的带队人确定好,一周之后我们就行动!”

    见司徒谨二话不说就这么拍板定下了这件事,杰兰特几人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不过大家也知道,司徒谨都这么说了,这事也就是定下了,几人相互对视一眼,然后纷纷站起身子,打算先去按司徒谨所说的把队分好!

    刚走出司徒谨的房间,只见巴泽尔好像正打算敲门的样子,杰兰特冲着巴泽尔笑笑:“你们那边忙完了啊?”

    杰兰特整天处理大本营内的事情,对于巴泽尔等人的动态肯定是了解的,本来他倒是不认识巴泽尔这个人,毕竟东华那么多人,他不可能哪个都认识!但是当司徒谨亲自点了巴泽尔这个人之后,他就不可能不认识了!

    别说他,现在“巴泽尔”这个名字在整个东华几乎都没有人不知道,大家都知道,这个以前默默无闻的家伙最近刚刚得到了司徒谨的看重,不止是在东华这边,就连兽人那边,现在也没人不认识巴泽尔!

    听杰兰特直接叫出自己的名字,巴泽尔有一瞬间错愕,随即赶紧点头道:“嗯,差不多了!”

    杰兰特又道:“那你应该是来汇报工作的了!司徒现在就在里面,

    你进去吧!”说完,他才跟贝狄威尔三人一起离开。

    望着杰兰特几人离去的背影,巴泽尔又在原地站了一会,过了一会之后,才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抬脚走进司徒谨的房间。

    另外一边,杰兰特几人一边往大本营那边走,一边聊着天。

    “刚刚那人谁啊?杰兰特?”加雷斯问道。

    平时的时候,加雷斯、特里斯坦还有贝狄威尔虽然也协助杰兰特处理一些事情,但是他们只是协助,大多事情都是杰兰特一人处理,所以他知道消息比加雷斯三人要快得多。

    “最近司徒把咱们学院的阵符师都叫去,让他们帮那些兽人画阵,你应该知道吧?”

    加雷斯点了点头:“我知道,怎么了?”

    杰兰特看向加雷斯:“巴泽尔就是司徒亲自点的将,帮兽人在身上画阵的一系列事情都是由他在负责,看他刚刚的意思,这事他们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

    “啥?这事不是司徒兄亲自负责的吗?司徒兄在阵法上的本事我清楚,那个巴泽尔有什么本事?”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杰兰特脸上露出一个俊朗的笑容:“不过能被司徒看重,想必是有些能力的!”

    ......

    司徒谨抬头,见巴泽尔从外面走进来,他笑道:“怎么了?巴泽尔,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巴泽尔快步走到司徒谨面前,虽然不是第一次面对司徒谨,但他看起来依旧有点拘谨:“不是,司徒老大,是我们那边已经差不多完事了,所以我特意过来跟您说一声。”

    “完事了?”司徒谨眼睛微眯:“你是说你们已经帮山谷内所有兽人都画好阵图了?”

    司徒谨对巴泽尔笑的时候,虽然每次笑容都很浅,可巴泽尔看了之后却总是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如今司徒谨把眼睛微微一眯,巴泽尔又立马觉得司徒谨看起来很危险,浑身上下好像都散发着一种让人感到十分心悸的气场。

    在此之前,巴泽尔从不知道一个十分细微的举动可以给人两种如此截然不同的感觉,他心里对司徒谨越发敬畏起来,口中也忙道:“是的,除了两位族长说他们年纪大了,不需要恢复力量之外,其他兽人我们都已经为他们画好阵图了!”

    “不错!你们效率很高!”司徒谨微微眯起的眼睛重新恢复正常,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笑容,这举动立马让巴泽尔感到身体一松。

    “司徒老大过奖了,我们其实也只是按照正常进度进行而已!”巴泽尔谦虚道。

    本来他以为说完这事之后,司徒谨应该就会让他和其他阵符师各自归队,毕竟事情办完了,他们也没有继续留下的理由,没想到,司徒谨却突然开口道:“巴泽尔,你坐下,我再教给你几个阵法,你学会之后再去教大家!”

    “嗯?”巴泽尔的表情先是有些木然,下一秒,待反应过来司徒谨说了什么,他的整张脸都因为太兴奋而红了起来,呼吸也有些急促:“这......这......司徒老大,我没听错吧?您要教我阵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