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分享是什么意思?
    听到巴泽尔的问话,司徒谨微微一笑,然后简单的跟巴泽尔说了一下这片地域上面存在着一个五星大阵,而兽人一族的力量则被这个五星大阵给完全压制住了的事情。司徒谨并没有解释太多,只是很客观的阐述了这样一个事实,可即便这样,还是让巴泽尔狠狠吃惊了一下。

    紧接着,司徒谨告诉巴泽尔,他已经找到了可以抵消那个大阵对兽人一族力量压制的方法。

    巴泽尔很聪明,立马猜到了是司徒谨让他照着画出的那个阵图。

    经过那晚的篝火晚会之后,整个东华的学生都已经知道了山谷中的兽人已经全部归顺司徒谨的事情,所以对于司徒谨想办法为兽人族解开那个阵法对他们的力量压制并不奇怪。

    相比这些,

    巴泽尔感到更加震惊的是,那样一个他之前完全没有察觉到的超级大阵,司徒谨竟然能找到这样一种他之前完全没有想到过的破解方法,这也证明了一件事情,一件让他非常不敢相信的事情,司徒谨之前画出的那个阵法真的是他自己创造出来的。

    那是什么概念?一个让他照着画他都画不出来的阵法,人家却能给创造出来,这简直是天差地的距离!

    不管做什么,从无到有的过程才是最难的,巴泽尔现在终于确认了一件事情,司徒谨在阵符上的级别比他高出太多太多,多到他就算使劲点着脚尖,都看不到人家脚后跟!

    不说别的,但在阵符这个领域,巴泽尔现在对司徒谨就一个字,那就是“服”!他甚至在想,就算是紫麟学院那个大院公认第一的天才阵符师比勒尔,在阵符的造诣上恐怕也远远比不上司徒谨。

    短短一会的时间,巴泽尔脑中想了很多事情,他隐隐觉得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可遇而不可求机遇。

    司徒谨并不关心巴泽尔此刻心中作何感想,他更在意的是他心中之前想好的那个大计划最终能不能完美实行下去。

    “巴泽尔。”司徒谨开口道:“现在你可以画出这个阵图了,但这并不是我最终想要的结果!”

    “司徒老大,您的意思是?”巴泽尔立马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司徒谨直接道:“我希望的是不止你一个人,而是咱们学院的所有阵符师,都能画出这个阵图!”

    “什么?”听到司徒谨的话,巴泽尔微微一怔,随即道:“司徒老大,这个可有点困难啊!”

    司徒谨笑笑:“巴泽尔,困难有时也代表机遇,这件事情我想交给你来做!”

    巴泽尔承认司徒谨所说的“困难有时也代表机遇”一说,可困难也分是哪种困难,有能力解决的困难代表机遇,没能力解决的困难不但不是机遇,有可能还是灾难!

    他知道,如果他能把这件事情办好,以后他在司徒谨心里肯定有着不一样的地位,可他也知道,如果他把这事办砸了,不但之前的努力全部白费,大家还会觉得他这人不自量力,明明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还非逞强接下来。

    司徒谨也不说话,

    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巴泽尔。

    巴泽尔就那么站在那里,脸色变幻不定,过了好一会之后,他狠狠一咬牙,脸上闪过一丝决然:“行,司徒老大,这个任务我接了!”

    听到巴泽尔的话,司徒谨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紧接着来了一句:“你只有三天时间!”

    “什么?”听到司徒谨的话,巴泽尔险些没吐血,事实上他刚刚之所以鼓起勇气接起这活,在他想来司徒谨怎么也会给他一两个月的时间,毕竟这不比他自己一个人研究阵图的时候,他要做的是让一百多名东华的阵符师都能画出那个阵图来,或者说,至少也要保证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能画出那个阵图,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

    巴泽尔将目光汇聚在司徒谨的脸上,想看看司徒谨说出刚刚那话是不是在开玩笑,可很快,他就明白了,司徒谨压根就没有一点跟他开玩笑的意思。

    “司徒老大,三天时间,这对我来说难度太大了!”想了想,巴泽尔还是坦率开口道。

    可他说完之后,司徒谨却并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

    半晌,巴泽尔咬了咬牙,狠心道:“好,那我就试试!”

    巴泽尔说完,司徒谨终于对他露出了一丝笑容:“巴泽尔,我给你一个建议吧!”

    “建议?”巴泽尔一脸狐疑的看向司徒谨。

    司徒谨微微点头:“我给你的建议其实就只有两个字,那就是“分享”!”

    “分享?”

    “没错,主动跟比人分享你的想法、你的经验,这对你来说并没有损失!”

    “这些也能分享给别人吗?”

    “当然可以,你跟其他人分享你的东西,其他人跟你分享他们的东西,只有这样才会进步的更快!”

    司徒谨说完,见巴泽尔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他开口道:“巴泽尔,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司徒谨提出的“分享”理念,如果在他前世所生活的地球的话,大家听了之后肯定会深表赞同,但是锡兰大陆总体来说是一个十分落后的大陆,生产力也是极度低下,这么先进的理念,不说巴泽尔,恐怕随便拉出一个人,这个人都不会理解!

    对大家来说,自己的一些珍贵想法还有经验,不说要藏着掖着吧,也肯定不能随随便便拿出来跟别人分享啊!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就会慢慢被其他人赶超了?

    巴泽尔现在就是别不过这个劲,但是出于内心对司徒谨的绝对信服,他又不相信司徒谨会坑他,想了想,还是道:“司徒老大,我明白了!”

    知道巴泽尔没有真明白,只是不想违背他的意思,司徒谨也不多说,只是道:“行了,时间有限,你赶紧去把其他人叫齐吧,具体怎么做,就看你自己的了!”

    巴泽尔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抬脚离开了司徒谨的房间。

    就在巴泽尔前脚刚刚离开的时候,鲁芭芭小小的身影一下子从床上面跳了下来,吧嗒吧嗒走到司徒谨面前,仰起头问道:“司徒哥哥,“分享”是什么意思?”(未完待续。)